借貸路路不通 民企老闆硬撐

香港《文匯報》本報財經組╱整理報導
中時電子報

旺報【香港《文匯報》本報財經組╱整理報導】

去槓桿背景下,貨幣環境收緊,企業融資多條通道受阻。債市股市再融資門檻提高,導致民間借貸資金成本上升至20%以上,不少企業面臨無錢可借、發債無門的境地。

「去年11月中,《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出台之後,我就沒從銀行拿到一分錢,原來的貸款說好可以再續,但至今沒到位。」一間在A股上市的民企實際控制人表示,去年初公司收購了一塊核心資產進行重組,在經歷了競爭對手舉報和財務核查等,終於在今年初審批通過,還有3億多(人民幣,下同)的現金對價7月底要付完。另外,上市公司去年還進行了定向增發,併購了北美一塊油田資產,但定向增發的條件是大股東兜底8%收益,現在中美貿易戰開打,股價連續陰跌,兜底定向增發的利息支付迫在眉睫。

這位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說,其公司年淨利潤10億元左右,大舉擴張有苦衷。「我們如果不把規模做大,金融機構根本不認可,政府也不會給支持。前幾年人行放水時,各路機構都找上門來讓我們融資併購擴張,快馬加槓桿,跨行業經營;但現在流動性一收緊,金融機構跑得比誰都快。借不到錢,即使在民間借到融資成本也超過20%,所以只能硬撐,在企業內部騰挪資金,實在不行再賣資產。」

此外,隨著境外債務違約激增,海外融資渠道也被封堵。建行金融市場部數據顯示,截至5月末,已有4間中資企業13檔海外債券出現違約,涉及債券規模53.5億美元,創歷史新高。一位開發商表示,地產調控收緊後,近兩年主要通過境外發債融資,成本比大陸還低,但二季度以來發債越來越難,原因是大陸債市頻頻違約,引發海外買家擔心,故暫時只能靠銷售回款支撐現金流,下一步再看形勢。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