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新加坡防疫模式

葉駿
旺報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已經兩個多月,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的傳播也催生出不同的公共衛生反應機制。除了中國大陸舉全國之力應對疫情並已經取得顯著成果以外,新加坡對疫情的防控也獲得了世衛組織專家組的肯定。截止當地時間2月25日,新加坡已經有58人從感染中完全康復並出院,累計感染人數91人,暫無死亡病例。

觀察新加坡近兩個月的防控模式,有幾個顯著特點:

首先是鬆與緊的結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疫情爆發之初,就告訴民眾新冠疫情致死率較低,因此無需恐慌。在輿論適當宣導的同時,防控體系及時因應,層層管控。早在1月2日新加坡衛生部就向所有醫療機構發出警報,並形成公立醫院─社區醫院─家庭診所的聯動防控,並最大限度做到和疫情相關的信息公開。

其次是精細的防控策略。新加坡對疫情的防控並未採取一刀切的模式,對於新加坡這種較小的國家而言,國家本身的醫療資源較為有限,為了防止疫情帶來的醫療資源擠兌與經濟崩潰,新加坡將醫療資源集中在重症、危重症的治療上,而對輕症患者實行嚴格的居家隔離制度,追蹤每一例確診患者的傳染路徑,3個環節採取不同的應對策略,努力維持社會的正常運轉。

新加坡政府在疫情中展現出的是底線思維,做最壞的打算,做最全面的準備,在社會資源合理分配的情況下,將疫情從社會肌體中最大程度分離,這樣既可以控制住疫情,又可以維繫社會的正常運轉。

世衛組織對中國與新加坡防控策略的肯定,證明兩國的兩種策略本身不是相互矛盾的。一方面,這兩種策略是結合本國國情的實踐,中國大陸人口眾多,傳染病防控體系自非典以後雖有進步,但疫情已經爆發,防控體系與醫療資源不足以抵禦如此大規模的疫情,必須動用行政資源切斷病毒傳播。犧牲一段時間內的經濟發展是必須且必要的,而且大陸作為疫情首先爆發的地區,對疫情的認知是逐漸深入的,一開始在科學研究與社會防控上都走了一些彎路,這已經被其他國家所分享和避免;而新加坡的疫情尚未廣泛傳播,且新加坡的政治體制、防控體制、醫療體制都與中國不同,再加之新加坡的經濟高度依賴進出口,必須要維繫疫情與經濟民生的平衡,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中國與新加坡不同的防控策略,啟示世界上其他國家和地區從中汲取經驗與教訓,調整本國的防控策略。尤其對於目前疫情正在肆虐的日本、南韓、意大利與伊朗等地,政府應對本地區的疫情狀況有基本判斷,疫情有沒有進入到社區傳播、較強的人傳人並且出現無明確傳播路徑的感染者的階段?本地區的醫療資源與疫情的嚴重程度之間如何平衡?公眾對疫情發展的認知與政府部門的信息公開是否形成互動?疫情發展與本國經濟、民生的正常運轉之間如何平衡?這些問題都不斷促使決策者對本地區的疫情防控策略進行調整。

對於台灣而言,疫情的發展已經來到一個相當重要的時刻,如果大規模的社區感染在台灣擴散,那麼台灣整個防疫形勢將變得非常複雜。台灣可以總結大陸與新加坡不同的防控模式,研究符合本地疫情的防控模式。

(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碩士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