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課程不會教你倫理 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反應出怠惰和官父母心態

民眾日報

文 / 葉文凌

若説高跟鞋是女性優雅的像徵,真是再貼切不過了。但在三百年前的巴黎街頭,大男生穿著高跟鞋可是為了閃避路上厚厚的排泄物,而高高的鞋跟可以避免屎尿濺到褲腳。時至今日,雖然巴黎公厠仍稀少,至少不必沿路閃躲地上的黃金和天上的噴尿。難道這三百年來,法國人一直在上倫理課程嗎?還是因為下水道工程和社區營造的持續發展呢?

當韓國科學家偽造幹細胞研究以求登上一級期刊時,須要有人告訴他,這是不對的?當一個侯選人買票以求當選,也須要有人告訴他,買票是不對的?當你罵人土包子時,又怎知土包子"們"是有牙齒的。簡單的事並不需複雜的解方,也不需囗腔肛門反射式的作法,因為解出的排泄物又要另外想辦法解決。而一堆如斯的反射動作就會把社會推向三百年前的巴黎,上倫理課就是三百年前的男人高跟鞋。

今日台灣需要產業提升,新技術研發。偏偏法律遠跟不上科技。所以,無可避免的會有不斷的嘗試錯誤。只要出發點是良善的,為公眾的,就算有錯也該有補償機制。而非以密密麻麻的繁文縟節和評鑑制度,以究錯為出發點,三不五時要搞些小朋友上倫理課的行為,弄到研究者和新創者什麼也不敢做。如此一來,奢望技術提升只是空中樓閣,台灣只剩沈淪一途。

歸根結底,甲人違反倫理卻叫其他人一起上倫理課程,反應的是怠惰和官父母心態。不思解決問題的方法,反而製造恐慌和浪費社會成本。本質是內縮型思維。因為浪費大量人力和時間成本,社會成長率會下降,不掉到通貨緊縮已是萬幸,又何論開創新局面。倫理課程可休矣!

(本文作者為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會員、台灣運動醫學會榮譽理事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