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供膳祕不發喪 臭鮑魚掩人耳目

文/王立群
旺報

趙高確實在秦始皇死後,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左右了秦國的政局,但是,那一切都發生在秦始皇去世之後,如果秦始皇尚在,趙高就要對其下手,毒殺秦始皇,一是恐怕辦不到,二是他未必敢這樣做。

另外,不排除高溫致病的可能。秦始皇這次出巡,是從頭年十月到第二年七月。六、七月份正是高溫酷暑時期,天氣炎熱,加上長途奔波的辛苦,增加了發病的幾率,一旦發病又極易使病情惡化。

生命提前謝幕

雖然我們細緻分析了秦始皇病死說的各種可能,但是也有人認為即使以上諸因素併發,促使他在途中生病,但導致他突然一命嗚呼,還是令人懷疑。秦始皇並不像歷史上有些封建帝王那樣體弱多病。遍查史籍,也沒有發現他患有任何疾病的記載,而且他的身體一向健壯。因此有人認為秦始皇不會因為一次生病就命喪黃泉,這裡面也許隱藏著謀殺的可能。如果是謀殺,那麼究竟誰最有可能是謀殺秦始皇的兇手呢?

關於謀殺秦始皇的兇手,又有三說,一是胡亥,二是趙高,三是李斯。

郭沫若先生曾經寫過一篇歷史小說《秦始皇之死》,描述秦始皇在平原津渡黃河時,癲癇病發作,後腦撞到了青銅冰鑑上,加劇了腦膜炎的病發,陷入昏迷。趕到沙丘,住了一夜。第二天,趙高、李斯發現秦始皇已死,右耳流著黑血,右耳內有一根寸長的鐵釘。郭老的這篇小說表達了對秦始皇之死的一種推測。那麼,是誰謀殺了秦始皇呢?小說中認為是胡亥。因為胡亥得知秦始皇立遺詔封長子扶蘇為繼承人,心中十分不滿,所以下此毒手。

謀害秦始皇的另一位元兇疑是趙高。秦始皇病危時詔書、玉璽都留在他最相信的趙高手中,君位繼承的決定權也取決於趙高和李斯的傾向。假使胡亥弒父,如果沒有趙高、李斯配合,胡亥不僅得不到皇位,反而會自取滅亡。所以胡亥即使想殺父,其能不能繼位也還得取決於趙高。趙高常常隨侍秦始皇左右,下手的機會比胡亥多得多。

那麼害死秦始皇的主謀到底是誰呢?歷來都有人認為是趙高,但實際上李斯的可能性也很大。因為李斯擔心在秦始皇死後自己的祿位不永,所以,想擁立一位公子為皇帝。有了擁立之功就可以永保祿位。

但是,上述謀殺諸說純屬猜疑,既無文獻記載,又無出土文物佐證,僅存的一線根據是邏輯推理,而這些推理都是依照秦始皇死後,胡亥、趙高、李斯的表現倒推出來的。我認為,這幾個人謀殺的可能性都不大。趙高確實在秦始皇死後,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左右了秦國的政局,但是,那一切都發生在秦始皇去世之後,如果秦始皇尚在,趙高就要對其下手,毒殺秦始皇,一是恐怕辦不到,二是他未必敢這樣做。

對秦始皇之死,民間有更多的說法。如說秦始皇東巡,發孔子墓,看到墓塚內寫著:「後世一男子,自稱秦始皇。上我堂,躍我床,顛倒我衣裳,行至沙丘而亡。」《淵鑑類函》。

南朝的志怪小說《異苑》也有類似的記載:秦世有謠曰:「秦始皇,何強梁。開吾戶,據吾床。飲吾酒,唾吾漿。飧吾飯,以為糧。張吾弓,射東牆。前至沙邱(丘)當滅亡。」始皇既阬儒焚典,乃發孔子墓,欲取諸經傳。壙既啟,於是悉如謠者之言。又言謠文刊在塚壁,政甚惡之,乃遠沙邱而循別路,見一群小兒輦沙為阜,問云沙邱,從此得病。

說這歌謠傳到秦始皇耳朵裡,秦始皇自然是非常不爽,於是在巡遊途中,特意囑咐,見了沙丘繞道而行。最後始皇帝病入膏肓,前方有一群小孩在玩耍,擋住了他的道路。秦始皇命手下去詢問這群孩子:你們在玩什麼啊?孩子們回答:我們在玩沙丘呢!原來這群孩子正在做堆沙丘的遊戲。始皇帝一聽,到底還是沒有躲過百姓的詛咒,遂兩腿一蹬,就此嗚呼哀哉!

當然,民間的這些說法都是無稽之談,但它們反映的是普通老百姓對秦始皇暴政的詛咒和對秦始皇的仇恨。秦始皇在統一天下之後,志滿意驕,凶暴殘忍,酷法嚴刑。無休無止地徵調賦稅和夫役,修長城、建宮殿、築陵寢、開邊戍守,使剛剛脫離戰亂之苦的廣大農民又陷於疲於奔命的勞役之中。因此,民間傳唱這些歌謠是很自然的。秦始皇聽到這些歌謠、預言,心胸鬱結而病死,這當然不可信。不過,《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的天現凶象、沉璧復返、隕石降落的事情,肯定對秦始皇的心理有重大影響,如果秦始皇真的是病死的,那麼這些怪事造成的心情鬱結或許加速了他死亡的速度。

無論如何,秦始皇三十七年(西元前二一○年),秦始皇的生命提前謝幕,匆匆走完了他的一生。但是,秦始皇死前犯了一個絕大的錯誤,就是沒有立皇后,也沒有立太子,甚至連傳位給扶蘇的詔書都沒有及時發出。皇帝已經死了,左右之人卻祕不發喪,這些究竟是因為什麼呢?

丞相李斯難言之隱

歷史最怕意外,但是,歷史往往充滿著意外。秦始皇巡遊途中的意外離世讓隨從人員慌了手腳,讓手握大權的丞相李斯非常犯難。秦始皇之死形成了大秦帝國「瞬間的權力真空」,在新的接班人沒有正式確立之前,他遇到的第一個大難題就是要不要立刻公布這一消息。李斯是怎麼做的呢?據《史記‧李斯列傳》的記載,秦始皇仙逝之後,主政的丞相李斯決定祕不發喪,沒有立刻起駕回京,而是按既定的路線繼續巡遊。這個決定好做,問題是秦始皇死的時候正是炎熱的夏季,腐爛的屍體不可避免地要散發出難聞的臭味,隨行的大隊人馬不可能聞不到。而且秦始皇是一個勤政皇帝,在巡遊途中他還要批閱公文,如果長時間不辦公也難免會引起懷疑。那麼李斯怎樣才能使眾人全然不知呢?李斯決定祕不發喪的背後是否有什麼難言之隱呢?

先看李斯怎樣做到祕不發喪。

要讓隨行的大隊人馬不懷疑秦始皇已經駕崩,必須做好兩點,一是要讓秦始皇「正常生活」、「正常工作」,一切一如既往;二是要保證屍體在盛夏腐爛發臭之事不被懷疑。

前者好辦。該值班的宦官每天照樣在秦始皇的車上值班,該上膳的時候照樣送到秦始皇的車上(不知道便宜了哪位有口福的宦官),該處理朝政時照樣在車上通過值班的宦官批准百官的上奏(不知道哪位宦官有這麼大的才華)。 (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