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復興vs.兩岸關係

石齊平
中國時報

解放軍空軍少將喬良發表題為〈台灣問題攸關國運不可輕率急進〉的文章指出,從台灣情勢看來,文統無望,只能武統,但是不能輕率急進。

喬良表示,當前中國處於千年復興,機遇難得,將強未強,將成未成之際,此時外部的約束條件很大程度上仍制約中國崛起。喬良指出,基本判斷武統台灣時,美國不會以武力直接干預,但間接干預是肯定的。喬良進一步指出,台灣問題並非中國復興大業的全部內容,甚至連主要內容也談不上;對中國人來說,沒有比實現民族復興更大的事業!一切都必須給這一大業讓路,包括台灣問題的解決。從台灣角度看,多少有鬆一口氣的感覺,但喬文許多觀點迥異以往,自也難免引起不少爭論甚至質疑,可以想見的,至少有幾個方面。

首先,關於偉大復興。習近平看到並提出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字面解讀,應是當前中國因重視中華民族歷史上曾經有過的輝煌時代,比如漢唐盛世。一般理解,偉大復興應具體體現在至少三個層面:一、綜合國力全球第一,至少為居前沿,位處世界中心;二、國家領土主權完整;三、廣受國際社會敬畏。喬良認為「當前中國正處於千年復興之機遇」,十分正確。但他又說「復興大業的主要內容是14億人的幸福生活」,而非台灣問題的解決。這話令人不解:難道2300萬台灣人民不算在中華民族範圍之內?難道國家領土主權仍處於分裂竟可言「偉大復興」?難道國家民族之尊嚴可以容忍主權領土的不完整?

其次,「兩岸統一」的定義是什麼?「統一」除了必須由法律及政治上的嚴格要求之外,也必須滿足民心之回歸與對民族之認同。喬良似乎不否認民族認同已是台灣內部的嚴重問題,所以他說「2000多萬不認同甚至敵視你的人口,用什麼方式管?」既然如此,難道等到來日,復興大業完成之後,就真如他所言,台灣問題之解決將易如反掌了?那時2000多萬人口就從不認同轉變為認同?還是比現在更不認同了?

再次,擔心外部約束也就是來自美國的干預將導致大陸當局謀求兩岸統一的努力付出昂貴的代價,以致影響到甚至破壞了民族復興的進程,這或許是一個更大的誤區。很多人以為美國如今壓制中國是因為中國忘了韜光養晦的結果,其實不是。美國如今敵對中國,就是因為中國成了老二,成了全球唯一能挑戰並動搖其霸權地位的對手。無論中國做什麼或不做什麼,把中國打下去,打到再也威脅不到她,是當前美國唯一的戰略要務,中國就算公開宣稱不尋求兩岸統一,美國一樣把中國往死裡打。

中美的全球霸權之爭,是歷史發展的必然,也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最後一關,勇敢面對是唯一的選擇。(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