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和粉絲的互害:川普政治生命的完結

二大爺
·11 分鐘 (閱讀時間)

有些記錄無論怎樣說都是不光彩的——比如被彈劾。在美國時間1月13日國會眾議院以「煽動叛亂」之名對川普提起第二次彈劾,且以微弱優勢通過之後,川普成為了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在任內遭到兩次彈劾的總統。

彈劾案對川普是重重耳光

從彈劾程式上來說,由於川普僅僅只剩下不到一周的任期,事實上這個彈劾程式已經無法完成,在參議院要獲得三分之二的多數也不太現實。但是針對川普提出的這個彈劾案,卻是一記重重的耳光,它在將來可能引發一些列後續的訴訟,可以說基本宣告了川普未來政治生涯的完結。

在任期僅剩下區區幾天的時候,還被二次彈劾所羞辱,被國內媒體集體封殺,大選的失敗無可避免,信譽的危機接踵而至,甚至卸任後是否會被起訴都成了未知數。任內政績亮眼的川普,為什麼在任期的末尾,授人以柄,遭遇人生的滑鐵盧?他到底輸在哪裡?

1月6日華盛頓出現極端川粉衝擊國會事件,造成了4名抗議者死亡,1名員警傷重不治的慘重後果。從1812年英美戰爭,英軍攻入華盛頓火燒白宮報復以來,這是美帝最高立法機關兩百多年來第一次被衝擊破壞。更關鍵的是,這次衝擊國會的目的不僅是為了洩憤,而是阻止總統大選的最後認證,這使得其超越了一般的抗議衝突,成為類似於政變、暴動的破壞美國立國根基、憲政程式的嚴重事件。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全國上下對此反應激烈的原因所在。更甚于一般意義上的打砸搶。

首先要說,很多人謠傳衝擊國會事件是民主黨栽贓,是左派激進組織「安提法」所為。這不成立——目前被逮捕的70個沖進國會有視頻、圖片為證的極端分子,全部有個人資訊可查,均是川普的支持者無疑。

目前被逮捕的70個沖進國會有視頻、圖片為證的極端分子,全部有個人資訊可查,均是川普的支持者無疑。(湯森路透)

這些極端粉絲的行為,能不能算到川普頭上?答案是要算。1月5日的挺川集會,是川普倡議召集的,而且他還現身演講,其中有多段造成此後失控的鼓動:「永遠不會認輸」,「你必須有力量、必須強」,「我們國家受夠了,我們再也不會忍,這就是這場大進軍的意義」。

川普演講剛一結束,衝擊國會的事件就隨即發生。

失智、失義、失仁、失信、失禮的川普

這個事件不僅沒能如願阻止國會對選舉結果的認證,反而激怒了參眾兩院,隨即才讓二次彈劾成為現實;共和黨大佬聲討、內閣多位要員辭職切割,兩大得力幹將彭斯和蓬佩奧均在事後明確表態,譴責試圖顛覆憲政的暴力行為;美國的盟友,幾乎都已經公開譴責,英國首相詹森甚至直接點名川普「完全錯誤」;全美媒體不論左右更是一致聲討,推特、臉書等一馬當先,直接以煽動暴力為由封了川普的帳號;即便在大選中投票給川普的選民中也出現了大面積倒戈。

我作為一個一直高度評價川普政績、川普主義的時評人,對11月3日大選之後,兩個多月川普的諸多表現可以說是從不解到震驚。很多時候甚至不願意評價。粉絲被偶像帶動,甩不掉狂熱有時候我可以理解,但是偶像自己也一路失控,這是匪夷所思的。如果要我總結一下,那就是昏招連連,步步失據——失智、失義、失仁、失信、失禮。

什麼是失智?作為總統,川普不會不知道美國選舉的奧義,理應懂得什麼樣的程式才能決定大選的結果。所以最應該用力的方向,是用心收集自己聲稱的「大選舞弊」證據,好好打官司。只有通過司法程式才可能明明白白、光明正大的掰回來。可事實是,川粉手中證據滿天飛,川普能夠提供給法庭的卻無一能夠得到支援,在各州打的數十起官司,宏大開頭,慘澹結尾,沒有一起獲勝。連他自己任命的三個高院大法官,都否決了上訴,這是值得深思的。華盛頓有沼澤,難道美國引以為傲的司法系統也全是沼澤?華爾街可以買通很多州很多人,難道所有州所有人都被買通了嗎。

什麼是失仁?從美國憲政設計來說,投票日過後,群眾呼聲再高不可能改變結果。用群眾運動來達到某些正常程式達不到的政治目的,奪取不屬於自己權力,那是我們熟悉的文革。憲政體制下唯一合法的途徑,就是說服人民為你投票,而不是讓人民為你擋槍。川普當政四年,應該非常瞭解美國憲政運作的機制——靠群眾運動奪權,這是極為不理智、事先就應該知道完全達不到目的的做法。明知道不可能到達自己的目的,為什麼還要不顧一切,冒著身敗名裂的風險去鼓動粉絲?利用粉絲的熱情,最終造成國會山莊死傷多人、無數川粉身陷牢獄、還陸續被全國追捕的結果,這是失仁。

靠群眾運動奪權,這是極為不理智、事先就應該知道完全達不到目的的做法。(湯森路透)

什麼是失義?副總統在選舉人票認證過程中是主持,忠實宣佈各州的認證結果。其實是沒有任何實權、也不可能推翻結果的。但是川普強行要求彭斯違反程式,這不僅僅是強人所難,而是以權壓人。把自己的副手擺上所謂「叛徒「的祭壇。而彭斯其實是川普最忠實、最得體的夥伴,他履行了自己的憲法義務,而且還拒絕了民主黨要求他利用憲法第25修正案罷免川普的提議……相比之下,川普顯得非常不道義。而且在川粉衝擊國會獲罪後,他斬釘截鐵的與之切割甩鍋,好像這個事情根本與己無關,沒有一句道歉和愧疚。粉絲為你犯罪斃命,你卻如此心安理得。

什麼是失信?曠日持久的選舉糾紛中,面臨不斷敗訴無法挽回的現實,川普也曾經說過,只要12月14日各州選舉人投票正式有了結果,自己就承認結果。但是很顯然,他沒有在意這個承諾。而是持續不斷的利用民意進行聲討,使得關於大選的猜疑和裂痕不斷加深,不僅無助於大家瞭解真相,得到所謂的公平和正義,反而陷入無休無止的陰謀論和攻訐。為你投票的7500萬人是美國人,沒有為你投票的那一半,也是美國人。你是所有美國人的總統,不僅僅是7500萬人的總統。這是一個民主國家政客的基本覺悟。

什麼是失禮?中國人古代所謂禮是指社會秩序。作為一個從沒有從政經歷,但是成功實現跨界奇跡的總統,川普本身是這個憲政體制最重要的形象代表,現在你因為不如意,就反過頭來,用憲政下不可能被接受的運動方式,來試圖破壞憲政的程式,滿心想要推翻這個成就你的體制,這是失禮。要真的是為了美國再次偉大,就該用美國認可的方式,而不是隨心所欲的方式。到底是為抽幹沼澤,還是權柄永固?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就不需要法律和秩序

在去年的BLM運動中,以安提法為代表的左派組織借著政治正確的口號大肆破壞,受到聲討,川普也曾經高舉聖經,獨自站在教堂前,一遍又一遍的要求「法律和秩序」。在大選的最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難道就不需要法律和秩序了嗎?這種前後矛盾,大大削弱了自身的道德形象。導致授人以柄被政敵、媒體、盟友甚至黨內力量一起反對,這就無話可說了。

川普在這兩個月中匪夷所思的昏招,讓我想起一句話,你在凝視深淵,深淵也在凝視你。你還沒有改變深淵,深淵可能已經改變了你。袁世凱一世梟雄,實事求是的說是辛亥革命成功的第一功臣。沒有他,滿清不可能和平遜位。論眼光、論資歷、論能力,他都遠高於孫中山。但是一時的利令智昏,一個洪憲稱帝,「毀滅共和」的駡名就毀了他一世基業、一生口碑。政治人物,有些底線是不能突破的。

川普現在的口碑到了什麼程度?蓬胖本來想在任期末尾出訪歐洲,鞏固一下政治遺產,結果居然被多國拒絕!因為不想再跟這一屆政府打交道。堂堂美國國務卿,居然被拒絕出訪,這可能是史上第一遭,打的是蓬胖的臉,但實際上是給川普難堪。

針對川普提出的這個彈劾案,卻是一記重重的耳光,它在將來可能引發一些列後續的訴訟,基本宣告了川普未來政治生涯的完結。(湯森路透)

成也跨界 敗也跨界

回首川普的4年,可以說成也跨界,敗也跨界。政治素人讓他可以擺脫傳統政治的諸多藩籬,大刀闊斧的幹自己想幹的事情;同時又讓他加固了自己性格中的某些缺陷,在巨大的權力和影響下,無限的放大,最終和部分粉絲一起,節節敗退,步步失控。

當偶像崇拜和革命衝動代替了對於民主和憲政的體會和觀察,成為一場黨同伐異的群體攻訐,在虛無的正義中吵得不可開交。那麼恢弘壯麗的戲劇,最終也只會變成一出偶像和粉絲互害的悲劇。「讓美國再次偉大」初心,在目前的局勢下,恐怕正在漸行漸遠。最終成為美國憲政的威脅和傷疤。美國兩百多年來的偉大,其實從來不是那一個人的偉大,而是從五月花號那份光耀史冊的契約開始,一個制度的偉大。它不能也不會跟個人的興衰榮辱相捆綁——否則它就根本走不到今天,取得如此傲人的成就。

我這裡還要再說一個早就想說的故事。美國大選史上最悲情的候選人,我認為2000年驢党的高爾。我們都知道他僅僅以區區537票之差輸掉了關鍵的佛羅里達,最終在總票數領先的情況下,最後一刻選舉人票被逆轉,痛失大選。

而佛羅里達當時的州長是競爭對手小布希的親弟弟傑布•布希。這個難免就會讓人浮想聯翩,有沒有選舉舞弊?有沒有計票黑幕?高爾把重新計票的官司打到最高法院,被9個大法官以5:4的微弱多數否決。他雖然不服氣,但最終宣佈「為了我們人民的團結與民主的力量,我作出讓步」,承認落敗。

但這不是他最悲情的地方。

高爾是當時的副總統,參議院的議長。和今天的彭斯一樣,他還有一項憲法賦予的在選舉中必須執行的義務,那就是他必須為對手小布希認證選舉結果。為一個自己不服氣的對手在法律上加冕,宣告他戰勝了自己……

我不知道高爾當時的心態,但是他確實風度翩翩的完成了,沒有任何曲折,更沒有什麼集會與挑戰。這樣的輪迴其實在2016年也有,川普當選在法律上的認證,就是今天的對手、當年的副總統拜登完成的。

是無數高爾這樣並不偉大甚至資質平平,但是內心認可憲政規則且身體力行的人,成就了美國憲政。

川普的成績不會因為他最後的敗筆而被掩蓋和抹殺,但同樣,他最後的敗筆,也不會因為成績而被原諒和忘卻。

無數高爾(如圖)這樣並不偉大甚至資質平平,但是內心認可憲政規則且身體力行的人,成就了美國憲政。(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標題為編者所加,原標題為「偶像和粉絲的互害:川普的滑鐵盧」,原文出處。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