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藝旦王香禪 幫夫從政求功名

◎文╱朱建陵、陳柏廷、余明洙、唐一寧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文╱朱建陵、陳柏廷、余明洙、唐一寧】

謝介石波瀾壯闊一生的背後,是一位台灣傳奇女子王香禪。王香禪本名罔市,出身台北永樂座頭牌藝旦,愛詩文,所以改名王香嬋,後因遇人不淑,一度遁入空門,法名香禪。王香禪還俗之後改嫁謝介石,協助謝介石在上海、吉林、天津、北京之間求取功名,但在謝介石於滿洲國新京(長春)最風光歲月中,王香禪卻與謝漸離漸遠,帶著兒女留居北京,日日禮佛。

謝介石二房系出的孫子謝輝說:「據我所知,我祖父之所以從政,和王香禪有很大的關係,我們謝家的人講,王香禪在台灣的知名度,當時比我祖父要大得多」,再且,「我祖父在從政期間,所有的資助都是出自王香禪的手,據說當時王香禪拿出了五斤的黃金」。

王香禪能彈、能唱,還能寫詩,是當年大稻埕紅極一時的藝旦。在學詩的過程中,王香禪還與連橫有過交往。連戰說:「我的祖父用《玉山集》來教授她,香禪讀之大悟,受到了啟發,繼之又課以八經,深以楚詞,香禪詩風為之一變,斐然成章。」連橫、王香禪的師生關係,有野史記載著曖昧,稱王香禪欣賞連橫出眾的才華和人品,但可惜使君已有婦。

不論如何,在王香禪再嫁謝介石並同赴大陸之後,又與連橫重逢,連橫甚至在謝介石的推薦下,加盟了吉林的《吉林新報》,彼時連橫、王香禪兩人經常寫詩寄語,至今流傳。一九一四年,當連橫準備離去時,還寫了一首詩答謝王香禪:「平生不作離愁語,今日分襟亦惘然。客舍扶持如骨肉,人間聚散總姻緣。」

對於這段姻緣,連戰說,連橫在東北從事報業的原因,是他在當地報紙批評袁世凱,除了日本人之外沒人管,而報紙不但可以賣到全中國,還可以賣到海外去,他說:「我認為這是主要的原因,否則在東北兩三年幹什麼?」

連橫的政治選擇與謝介石不同,未知是否受連橫政治意識影響,王香禪晚年與謝介石的婚姻關係「相敬如賓」。謝介石三房所生的小兒子謝白倩說,王香禪晚年之所以日日禮佛,「年齡大了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兩人的性格差異越來越大,(王香禪)思想和我父親有很多是對立的,所以合不來」。

王香禪的孫女謝孟姑說,謝介石、王香禪兩人「沒有相處,我爺爺吃葷,我奶奶吃素,我奶奶都在房裡,他們根本就不講話的」。

對王香禪的回憶,謝孟姑說:「她不吭氣的啊」,「她總是拿著佛珠,就這樣子啊,如果她兒子回來了,才會跟她講講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