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完美」作文和實驗 小心沒人信!

呂佳穎 張鎮安
·3 分鐘 (閱讀時間)

「理科的學生可以傳實驗,那文科的學生要傳什麼?」台大招生辦公室主任同時也是副教務長、機械系教授的詹魁元,經常和招生組長李宏森走訪各個學系,和學系交換討論教授們看學習歷程的意見。這天他們來到社會系,才一坐下就和社會系主任林國明,討論起上述的問題。

台大招生辦公室成員。(圖/TVBS)
台大招生辦公室成員。(圖/TVBS)

理科的學生,一定是傳實驗、傳作品,這毋庸置疑。但是詹魁元說如果一直都呈現非常正面成功(實驗或作品),我們就覺得「不是」真的,我們反而會去問他「這邊哪邊一定會錯」。「對」,馬上接話的人是林國明,「我不是只要看結果」,學生不要失敗就不敢呈現;而是你要從失敗的過程中,告訴我們你學到了什麼,「我們教授很重視看這種東西」。

不只是成績,台大希望能夠招收適合的學生。(圖/TVBS)
不只是成績,台大希望能夠招收適合的學生。(圖/TVBS)

不是只要接受失敗,還要擁抱失敗,最後甚至要敢跟別人說這個失敗,這種「失敗哲學」向來不在台灣的社會文化、和教育主流裡,老師、家長、學生都在學習和適應中。失敗哲學不是只適用在實驗類的作品,語文類別的作文同樣適用。可是如果只傳一篇作文,那就實在太「單薄」,李宏森甚至說「還會被人懷疑這真的是你寫的嗎」!?

不只是成績,台大希望能夠招收適合的學生。(圖/TVBS)
不只是成績,台大希望能夠招收適合的學生。(圖/TVBS)

「這篇文章可能改三遍,那你就把第一版、第二版、第三版都放上去啊」,林國明說用過程讓我們知道,這真的是你寫的,而且從過程中讓我們看到成長的軌跡。「最後在寫一個介紹的東西,我怎樣去改變,怎樣去調整的」,不用怕第一版、第二版很遜,因為每一個人都是從醜小鴨開始。

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林國明是社會系的 ; 詹魁元是機械系的,他們是大家印象中傳統典型的文科和理科,但是不管是對理科的實驗作品,還是文科的作文,他們都異口同聲表示,大學教授想看的其實沒差那麼多,甚至是有那麼點殊途同歸。林國明說他想看的就是「學生到底學到了什麼」; 詹魁元邊聽邊點頭說「就是他的反思啦」; 招生組長李宏森則適時補一句「還有適不適合我們學系」。

能夠去申請台大的學生,幾本上都是學測的佼佼者,也就是都是成績好的學生。但是成績好的學生,不見得都喜歡這個科系,有些只是想進「台大」而已。這樣的學生,學習動機不強烈,也不太可能有興趣支撐,等於渾渾噩噩過四年。

當台大也想收「適合」的學生時,說明的是,成績好的學生,不見得就是適合的學生,兩者之間的差別,就在於思考和反思!當成績好的學生,也開始不死讀書,並且重視反思和探索,相信台灣的高等教育將會變得很不一樣。

~開啟小鈴鐺 TVBS YouTube頻道新聞搶先看 快點我按讚訂閱~

更多 TVBS 報導
吃避孕藥恐導致終生不孕? 迷思、副作用ㄧ次看
軍人尪陪伴少月給7萬彌補 妻「領光3800萬」跑路
大事頻發!唐綺陽示警重大轉折「嚴防疫情擴散」
部桃醫護合唱抗疫神曲《手牽手》 暖哭網友:聽到眼眶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