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存舊照中 圓明園舍衛城現身

記者林至柔/綜合報導

大陸考古團隊經過半年的考古,圓明園舍衛城第一期500平方公尺考古發掘告一段落,「園中佛城」南城門出現大致輪廓,不過也有與現存圖紙記錄不一樣的地方,還有待考證。目前考古團隊清理出南城門、南城門東西兩側城牆各一段及馬道等處,還意外發現城內建有良好的排水系統。

舍衛城是圓明園中唯一獨立開闢的城池式的寺廟建築群,東、西、北三面環繞有護城河,據說,裡面曾經還有集市,如同古裝劇《延禧攻略》裡,純妃討太后歡心的「蘇州市集」一樣,扮演商販的都是「太監」,直到1860年英法聯軍占領圓明園後,舍衛城的大批佛像及各種法器被洗劫一空。

許多匾額為清帝御筆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圓明園課題組組長張中華介紹,舍衛城位於圓明園北部,環境幽靜,是圓明園內唯一一座獨立的城池式建築群,城四周有厚實堅固的城牆,舍衛城的很多匾額都是清朝皇帝御筆親題,歷屆皇帝在圓明園期間每逢初一、十五要到舍衛城拜佛。

1860年英法聯軍占領圓明園後,舍衛城的大批佛像及各種陳設法器被洗劫一空,損失之龐大無法估計。隨著時代的更替,遺址被渣土或垃圾堆埋沒,完全看不出本來的模樣。

張中華說,根據1882年的一張法國人拍攝的舍衛城的老照片上,雖然圓明園已經衰敗,但舍衛城前雍正皇帝題字的匾額、南城門都還在,但是位於城門樓上的多寶閣沒有了。1900年拍攝的照片上,城門和匾額已蕩然無存,到了1921年,老照片上連剩餘城牆都被拆除了,只剩下了土牆,1965年的一張照片上,舍衛城的北城牆上已被改建成靶場。

張中華說,2019年6月至12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對舍衛城遺址進行了第一期考古發掘工作,發掘面積500平方公尺,清理出南城門、南城門東西兩側城牆各一段及馬道、南城門內外御路各一段、城門東西兩側值房及南城門下涵洞一段,且很意外地發現,在門道的正中間有暗涵洞,用石板蓋住,底大口小,推測是一個排水通道,通道一直通向城外,城南有河,水可以直接入河。此項發現讓考古人員很驚訝,說明舍衛城在設計的時候就已經充分考慮了城內排水的問題。

盛期全貌 靠文獻推測

對於舍衛城的盛期全貌,後代主要依靠文獻和「樣式雷」家族(清代負責主持皇家建築設計的家族)流傳下來的設計圖來了解。不過在此次考古中,研究人員也發現了一些跟「樣式雷」圖的不同之處,例如在南城門外發現了兩側的值房,以及城門內外兩側青石基座,但在「樣式雷」的圖樣裡,值房的位置並不如此。

張中華表示,此次發掘出土遺物比較少,但也因為此次發掘了解舍衛城遺址南城門、南城牆及馬道的形式和工程結構,為舍衛城遺址下一步的保護和發掘提供了重要依據。

小靈通 舍衛城

舍衛城是圓明園中專門開闢的城池式的寺廟建築群,名稱源自佛教史上第一座佛寺的所在地──古印度舍衛國城,在今印度北方邦北部,拉普底河南岸的謝拉瓦斯蒂縣,是古印度重要的思想交匯發源地。在佛教史上,舍衛城是著名的精舍所在地,據說釋迦牟尼長年在此居留長達二十多年,因此名聞遐邇,成為佛教八大聖地之一,不過西元7世紀玄奘法師來此時,舍衛城已經荒廢。(林至柔)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