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發展如何影響酒旅業的未來?

·14 分鐘 (閱讀時間)

“元宇宙”最近特別火,從國外火到國內,從理論界到各垂直領域,從資本到科技界一概如此。旅遊行業包括大住宿業也開始關注這個新物種,大多數迷茫外,不屑一顧者有之,斥之為“噱頭”甚至“騙局”者也有之。元宇宙對旅遊酒店業究竟為何物?是一次新的技術革命,或稱為”下階段的互聯網”?還是正在進行的旅遊住宿業數字化的終極形式?抑或是和旅遊住宿業數字化平行的的一個階段?還是資本炒作下的一波過眼雲煙?

一、

分辨這些問題,釐清“元宇宙”的來龍去脈成為關鍵的一環。

最早提出元宇宙概念是一部發表於1992年取名為《雪崩》(Snow Crash)的科幻小說,作者Neal Stephenson在書中提出了“metaverse(元宇宙)”的概念。《雪崩》描寫了一個現實人類通過VR設備與虛擬人共同生活在一個虛擬空間的未來世界的故事。

《雪崩》發表後吸引了大量企業和機構,按照這個理念開始打造各種虛擬平台,以游戲的方式,將現實世界發生的社交、購物、建造、經商搬到了虛擬平台上。一些世界級的企業如IBM也一本正經地在游戲平台上采買地產並建立企業的銷售中心;一些西方國家政府也正兒八經地在虛擬平台上建立了大使館;有些西方政黨將嚴肅的政題放到游戲中進行辯論。可以說,以虛擬技術為平台的“元宇宙”從它誕生的那天起一直在悄悄地但緩慢地生長著,只是沒有引起我們注意。

2020年突如其來的那場覆蓋全球的疫情,整個世界被按下了暫停鍵。人們被隔離在家,通過網絡觸及世界,線上生活由原先短期的例外狀態成為了常態,由現實世界的補充變成了與現實世界的平行世界。注意到沒有:Zoom成為最流行的工作平台、騰訊會議一夜爆紅、阿裡釘釘使用者迅速增長。電商的普及從Z世代飛跨到老人、電子支付更加紅火。幾乎一夜間橫亙在線上與線下的種種障礙被極大地移除,現實生活開始大規模向虛擬世界遷移,人類彷彿成為現實與數字的兩棲物種,正是在這一背景下,“元宇宙”開始竄紅,而2020年也被冠以“元宇宙元年”。2021年6月美國的“臉書”直接將公司名字改為“meta”,宣佈5年內轉型成為元宇宙公司;Roblox一向以“元宇宙”號稱於世,今年3月份上市股價估值比上市前猛漲10倍,成為“元宇宙第一股”。國內的騰訊、字節跳動等也紛紛動作,在國內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投資與探討的熱潮。

而且,我注意到在中國的這一波元宇宙潮中,北京和東南沿海互聯網公司集中的地區關注度明顯高於其他地區,輿論場對此肯定的比否定的更加顯著。這種現象顯示中國對於新科技概念的敏感性在提升,同時也表明在元宇宙技術和產品不太明顯的狀態下,各方觀察多於行動。

那麼“元宇宙”究竟是什麼東西?百度的解釋是:利用科技手段進行鏈接與創造的,與現實世界映射與交互的虛擬世界,具備新型社會體系的數字生活空間。它整合了多種新技術而產生的新型虛實相融的互聯網應用和社會形態,它基於擴展現實技術提供沉浸式體驗,基於數字孿生技術生成現實世界的鏡像,基於區塊鏈技術搭建經濟體系,將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在經濟系統、社交系統、身份系統上密切融合,並且允許每個用戶進行內容生產和世界編輯。

幾個關鍵字有助於我們的理解:與現實平行的虛擬世界、基於數字孿生技術生產現實世界的鏡像、允許用戶內容生產和編輯。也就是用技術在現實世界外再造一個的與此平行虛擬世界,並允許人們同時生活在兩個世界中,並在後一個世界中允許參與並編輯你想要的生活內容。

如此看來,叫“元宇宙”還是“末宇宙”其實並不重要,也許“元宇宙”這個有點故弄玄虛的名詞幾年後會被人們丟掉,但“元宇宙”所代表的平行於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一旦真的被“虛擬”出來卻是真真的大事、一場能和互聯網比擬的影響人類和各行業的大事!如果結論真的如此,那對旅遊住宿業的影響會小嗎?

二、

當我們還在推敲“元宇宙”名字的時候,元宇宙所代表的虛擬世界已經來到我們的身邊,影響著我們的行業。疫情期間,人們開始大量使用視頻會議,線上辦公、商務和娛樂活動代替了面對面的接觸,鍵盤的敲擊縮短了人們時空的距離。其實,視頻會議就其屬性就是二維的虛擬世界。

越來越多的AR和VR技術出現,加上日臻完善的網絡,裸眼(或佩戴VR視鏡)而立體的人物從視頻上走下來,通話者彼此相隔千裡卻感覺近在眼前。假如你帶著觸覺感知器,甚至可以彼此握手且感受到對方的手溫和握力。這種高度擬真的網絡視頻系統—思科的“網真”身上曾有點影子,未來卻完全可期。這樣的虛擬平台一旦出現,高端酒店完全可能因為其密佈的網點和完備的接待場景而織成一張巨大的商務視頻會議網絡而成為行業的下一個功能亮點,贏得其競爭優勢?

高度發展的MR技術對旅遊和酒店場景的虛擬同樣充滿了技術的沖動。我們到酒店裡參加婚禮,殿堂美輪美奐,新人婚禮的場景卻各不相同,別致新穎。婚禮結束,現場一片狼藉,所有鮮花、舞台造型頓成廢物,下一場婚禮從頭再來。且不說這每一場婚禮一次性場景的巨大浪費,現實空間場景造型的侷限性讓我們很難徜徉在海上、森林、花間、月上。元宇宙背後的虛擬技術卻會讓我們得以所願。如果哪一天,婚禮場景虛擬成真,我們的酒店產品會變得多麼綠色、多麼浪漫、多麼酷炫?

我們常說酒店提供住、吃、娛樂、會務的功能,住要實實在在的一張床、吃要提供實實在在的菜和飯。但是很多人住酒店並不是真的要在你的酒店住一晚或吃上一頓飯,他要的只是入住豪華酒店的和品嘗美味佳餚的體驗。比如許多人希望能到世茂的深坑或到上海中心的J酒店酒店住一晚,是他今晚沒地方住嗎?不是。現實的邏輯是因為要體驗所以必須住。如果元宇宙的技術告訴你,在家裡或在其他地方,只要你鏈接了這個虛擬平台你同樣能得到入住J酒店或深坑酒店的體驗,甚至比身臨現場更細致入微的體驗,你還堅持要去實地住那一晚嗎?

同樣的情景也會發生在旅遊業虛擬情景再造上。相信有無數人曾希冀能在中國最美最險318國道上騎行一圈或徒步一次,最好走到珠峰腳下甚至直接攀上8千多米高的頂峰,無奈體能、時間、膽略、高反等限制,大部分人止於暇想。當元宇宙把一個與真實世界完全一致的虛擬世界(318和珠峰)搬到你面前時,讓你在家裡或在一個特定的場所,真實而又無危險地體驗這個旅途過程時,你是期待還是拒絕,你是把它當做游戲還是看作你生命的拓展?

現在的虛擬環境大多以游戲方式呈現,這就是Roblox作為一家生產游戲內容的生產商市值大漲的原因,但要是認定虛擬的都是游戲就有點偏頗了。

從米蘭·昆德拉虛擬補償理論,我們知道:“人永遠都無法知道自己該要什麼,因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來生加以修正。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檢驗哪種抉擇是好的,因為不存在任何比較。一切都是馬上經歷,僅此一次,不能准備。”現實世界是唯一的,它只能“是其所是”,但意義只有在比較中才浮現,而虛構世界可以“是其所不是” ,從而挖掘出存在的多種可能性。因此,當元宇宙能夠創建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時,人類文明的底層沖動被激發是自然的。

同時說到底,人生一切都是體驗而並非結果,甚至吃飯、穿衣等物質活動也是為了保障體驗的進行。住酒店和探險大多數是出於體驗,各種娛樂更是出於體驗的需要。只要技術支持,理論上各種場景都是可以被虛擬的。這一推測符合元宇宙構建的三個階段理論即數字孿生—虛擬原生—虛實融合。

如此說來,將來旅遊、探險、娛樂、住酒店、品美味、聚會等等一切,只要有需要都可被虛擬進而被“編輯”,然後參與到虛擬之中去?現實中實現不了的可以在虛擬世界中得到補償?其實這一切有著隱約的脈絡可循:《西遊記》繪聲繪色在人們的頭腦中構建了一個虛無的神鬼世界,《阿凡達》用視聽造夢的技術給了人們飛行地外星球的沉浸感,《模擬飛行2020》用如臨其境的VR技術讓我們栩栩如生,獲得滿滿的參與感,未來的“元宇宙”希冀讓我們在平行的虛擬世界中斬獲補償感。

那麼虛擬技術能否承擔起構築我們想像中的另一個世界?從技術上看,“帶上頭盔就能進入到一個超級逼真的虛擬世界”的元宇宙,所需要的沉浸感、低延時、接近於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效果,都需要極為苛刻的視頻壓縮算法、顯示技術、網絡技術、VR渲染技術和計算處理能力和更先進的移動通信技術,目前的技術距此顯然還有距離,假以時日呢?也許這就是眼下那麼多大資本和科技公司對元宇宙趨之若鶩的動力所在。

三、

然而“元宇宙”不僅僅搭建一個我們想要的逼真的虛擬世界,它還有許多重要的社會屬性。根據元宇宙理論,它至少包括以下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時隨地、經濟系統和文明。它把現實世界的各種社會要素聚攏在一個平台上,構成一個與現實世界完全交融的新世界,同時它必須具備“前所未有的互操作性”——用戶必須能夠將他們的化身和商品從元宇宙中的一個地方帶到另一個地方,無論是誰在運行元宇宙的特定部分。因此這個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是緊密交互的,用元宇宙的術語來說就是“可編輯”的。

在現實的旅遊、酒店行業中,有酒店的投資者、設計者、建造者、管理者、遊客和住客等不同的角色。投資者要買地、募資、立項等以獲得建造酒店的資格;設計者和建造者要通過招投標,以自己的設計理念和建造能力獲得項目的實施資格;管理者則將以“品牌、系統、人才、標准”將酒店運營得當;消費者則通過購買來獲得分享酒店各種產品的機會。在元宇宙的虛擬世界裡,這些角色一樣不缺,運行機理也是現實世界的平移並允許充分的創新。並且元宇宙具有龐大的地理空間供用戶選擇、探索。一種是由AI生成現實世界所沒有的地圖,另一種是以數字孿生的方式生成與現實世界完全一致的地圖。這樣,現實中的各個經濟體和自然人可以在一個虛擬的世界裡,按照自己的理想、興趣、能力、精力、財力去扮演一個個完全不同的角色,去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

比如想當酒店的老闆,在理想的地理空間中選一塊好地,邀請一家著名的設計公司打造一個心儀的度假酒店。如果想當個管理者,可以接受一家虛擬酒店,開創一個嶄新的“品牌”,把你的營銷和現場管理能力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如果是享樂者,虛擬的平台上有各種類型的酒店、度假村(包括許多現實中並未存在的豪華酒店、特色酒店)可以盡情享受體驗。

旅遊業的虛擬世界也是如此。

人們通過購買資格、虛擬服裝等在虛擬世界中建立自己的“化身”,通過化身參加虛擬的社團或組織,加入自己喜歡的游戲(比如投資酒店、主體樂園、建設景點等)攢取獎金形成收入,也可以通過出售道具(比如各種虛擬產品)獲取收入,同樣也可以通過完成各種任務(有點像某寶上完成種樹之類)積累收入。利用“收入”繼續參加虛擬世界的活動或進行消費,最重要的是也可以把“收入”兌換成法幣,回到現實世界成為真正的財富。在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不斷的循環過程中,“生產-消費-再生產”或“投資-盈利-消費-投資”經濟關系得到了延續。

這意味著大量的現實經濟活動有可能伴隨著元宇宙的實現,從線下遷移到線上。現實世界的物質消耗降低的速率與虛擬世界的建設速率呈現強相關,人們的社會行為逐漸分離到現實和虛擬兩個世界中去也就成為大趨勢了。

四、

以上我們簡述了元宇宙的來龍去脈、結合旅遊酒店業描述了虛擬世界的技術和可能的場景、分析了在元宇宙建立過程中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的經濟關系的循環和互動。

概括說,旅遊酒店業的元宇宙是虛擬與現實的全面交織,無物不虛擬、無物不現實,虛擬與現實的區分將失去意義,這對行業的場景創新催化力極大。

旅遊酒店業的元宇宙將以虛實融合的方式深刻改變現有預訂、營銷、設施建設和資源管理、產品和消費場景、行業組織結構及其運作方式。然而我們相信今後虛擬生活不可能完全替代現實生活,只會形成虛實二維的新型生活方式和線上線下一體的新型關系,這對旅遊酒店業既會產生分流也會疊加機會。當然隨著虛實融合的深入,元宇宙中的新型違法犯罪形式對旅遊酒店業行業監管工作形成巨大挑戰也是無法迴避的事實。

如果一定要對元宇宙與旅遊酒店業的未來關系做一個判斷的話,我想說,它是行業的一個美好的未來,但絕不是我們行業數字化的終極,而是旅遊住宿業數字化平行的的一個階段和形態。

曾經和鹿馬科技CTO—Roger Hus博士討論過,為什麼元宇宙會如此走紅?博士的回答頗有啟示:技術需要新突破、資本尋找新熱點、用戶等待新體驗,由此元宇宙脫穎而出,它對旅遊酒店業是機遇大於挑戰。我贊同這一觀點。

還要提及的一個事實是,雖然元宇宙的前景似乎美好,但因為技術路徑較長,其實現的時間線也需要相當的年份的。作為旅遊酒店行業,需要對此建立前瞻感,沒有必要對此產生任何形式的”焦慮感”,踏踏實實地做好眼前的行業數字化或許是對這個“新潮”話題最理智的應對態度。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邁點”(ID:meadin),36氪經授權發布。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