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人權全民開講 前監察院長王建煊:我是罪人

·5 分鐘 (閱讀時間)
光復人權全民開講 前監察院長王建煊:我是罪人
光復人權全民開講 前監察院長王建煊:我是罪人

【記者晨曦/台北報導】

光復人權是蝦毀?連續數個月網路「全民開講」掀起討論熱潮,10月30日首播的「法稅改革盡一己之力」論壇,持續探討太極門1219事件平反第14週年的真相。挖出前財政部部長王建煊一段告白,「我做財政部長時,一定有很多亂七八糟,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解釋令出來,讓人民非常難過的,但是我們並不知道……。所以我說,我是個罪人。」王建煊當年為「建國百年台灣賦稅人權白皮書」中寫序,序的標題【我是個罪人?】王建煊強調:「當一個國家社會人民心中有很多痛,而不能解決的時候,這個國家就不可能安和樂利,也不可能有太多的進步。」

為何須要光復人權?回顧九年前國際人權日的論壇,時任監察院院長王建煊出席中華人權協會等十個單位聯合舉辦的「台灣國際人權兩公約總體檢」圓桌論壇,他重砲批判台灣發生許多不公平、侵害人權的事情,絕大多數來自於政府的施政所造成,政府官員大都一副「我管你」、「我是官」、「我是衙門」的心態,他直指,「什麼『公僕』?『公僕』這兩個字,在中華民國是不存在的!」

王建煊表示,台灣的人權是有些進步,但距離理想還很遙遠。政府就要有所覺醒,而不是單單簽了兩個國際人權公約或出一些報告就能解決問題。他指出,行政機關做很多解釋函令、辦法、細則、注意事項,常與母法的意旨不相同。執法單位常以「這個法是我在實施、我在解釋、我在執行,我說了就算!」的官僚心態來「管」人民。人民雖然有管道申訴,常常緩不濟急,最後不了了之。「人民心中只有『他的痛』,卻沒有解決的辦法!」

「哪一個國家植物人可以下床去上廁所呢?恐怕只有中華民國的官員有這樣的神奇,不是要列入金氏紀錄嗎?」王建煊舉例他去看一個台灣最大的植物人的慈善安養院。政府卻訂出奇怪的辦法,譬如「身心障礙福利機構設施及人員配置標準」規定,入住的植物人與廁所要維持六比一,所以六十張床就要有十間廁所;少一間,要退掉六人。儘管向相關人員提出建議,獲得的回應是意見很好留供參考,就是不肯去修改。王建煊痛批:「民間想做好事幫助政府照顧弱勢,反而還被政府部門百般刁難!」政府機關裡還有多少這樣狗屁倒灶的事情,傷害人權?王建煊痛批,官僚氣息、科員政治,這是瀰漫在我們國家行政體系的事情。

王建煊說,過去擔任財政部長時,一定也訂有亂七八糟、不食人間煙火的法令解釋令。「只有就像我這樣,搞了一些法規讓人家很痛苦。今天我又來做慈善事業,在『適應』的時候很痛苦,我才想到自己從前這麼渾蛋。」王建煊強調,政府要做行政革新,民怨就會減少很多。如果不改革,底下這群人就一直給你騙上去。

延宕25年的太極門假案,起因於侯寬仁主導以宗教掃黑為名的整肅迫害,由檢、調、國稅局聯手,製造假證人、假證據,誣陷太極門詐欺、逃漏稅。96年7月13日最高法院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欠稅,不料「無中生有」的違法稅單糾纏至今。專責逃漏稅大案的前高雄國稅局簡任稽核黃坤光直指,太極門案確確實實是非法課稅。學者稱此案為台灣「法稅照妖鏡」,凸顯國稅局行政裁量權無限大,權力失控加上稅務行政救濟嚴重失靈,人民有冤難伸。

監察院曾二度調查太極門案,列為重大人權保障案件。平反太極門案意義深遠,不只國內網路上熱烈討論,許多國際專家學者深入研究並聲援。爭取個人及組織良心自由協調會(CAP-LC)主席ThierryValle蒂埃里‧瓦萊指出,太極門案暴露了法治的根本缺陷,也暴露了國家權力被誤用,甚至濫用的情況。當前全球研究宗教與信仰自由最具影響力的學者—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社會學榮譽退休教授EileenBarker表達難以置信,強烈質疑公務員這樣做到底有什麼好處?可以從中得到什麼?難道攻擊這個武術氣功團體(太極門)就會獲得升遷?她認為,台灣看起來有很好的一個體制,實際上卻已經助長嚴重的腐敗。

國際專家指出,太極門堅持正義拒絕妥協,對台灣與國際具廣泛影響。從此案看到少數流氓官員綁架國家,導致反民主、反法治、反人權,恣意侵害人民良心自由、思想自由、信仰自由、宗教自由及文化生活選擇權,違反憲法、國際人權兩公約、世界人權宣言,讓民主法治國家淪為強盜國家,陷國家於不義。民主國家人民是主人,別讓天賦人權睡著了,全民發聲光復人權。

圖:前監察院院長王建煊為「建國百年台灣賦稅人權白皮書」寫序,以【我是個罪人?】為主題,呼籲政府要推動行政革新,減少民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