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芙特的魔笛

陳建仲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芙特在卸任前夕,藉著和蔡英文視訊、發錄影談話、帶台灣黑熊布偶進聯合國大會廳等舉動,鼓吹「即使像現在這樣艱困的時刻也要堅守民主,因為有天你們(台灣)將會站在這裡」,剎那間鼓舞了泛綠青年的台灣入聯大夢。藍營雖然也指責蔡政府和民進黨不敢批判美國國會山莊暴動是民主雙標,卻也跟著爭取美國支持台灣入聯的曲調。此刻的克拉芙特就像《格林童話》中的吹笛人般,問題是,她是來幫忙趕走中國大陸的威脅?還是拐帶藍綠大大小小一同迷失在台灣入聯的道路上?

克拉芙特力挺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大動作,堪比魔幻的笛音,遺憾的是,克拉芙特的挺台動作實不堪推敲。

川普鼓動美國國會山莊的暴動事件,是美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國務卿蓬佩奧宣布,取消美國官員與台灣官員的所有交流限制,並派克拉芙特訪台的舉動,對即將上任的美國新總統拜登而言,是可忍,孰不可忍,當然及時喊剎車,讓克拉芙特專機在空中徘徊近4小時後返航。在全球各國政府普遍譴責美國國會山莊暴力事件之際,蔡政府完全迴避,還和克拉芙特擁抱取暖,這些看在拜登眼中,會作何感想?

誠如有綠營人士指責蔡英文在和克拉芙特視訊時說,台灣未來要持續推動「參與」聯合國相關事務,但總統府發言人卻說蔡英文是表達台灣要「加入」聯合國,說法差異大,明顯是玩兩面手法。

而蓬佩奧和克拉芙特這類反中大將同樣也在玩兩面手法。過去4年來,不曾在聯合國大會為我方入聯發言支持,明知其作為對拜登政府沒有約束力,卻趕在離任前大送臨別秋波,如果是向川粉做交待、激怒北京為川普出口鳥氣,對台灣都沒有實質助益,反而迫使拜登在北京揚言採取軍事動作報復時,必須私下向北京表態,遵守美中三公報。實際上就是蓬佩奧和克拉芙特這類「meathead」(傻瓜),沒有大腦者的愚行,更讓拜登厭棄川普魯莽的抗中路線。

對拜登而言,煽動國會山莊暴力的川普陣營就是必須趕跑的鼠患;對北京而言,蔡政府和推動台獨的民進黨是鼠患。當北京用力爭取拜登時,蔡政府還在跟著川普陣營起舞。

台灣自1993年起由時任外交部長錢復推動參與聯合國案,迄今雖然未曾間斷,但藍綠多年來為「加入」、「參與」聯合國爭議不休,還鬧出重返聯合國公投綁大選的荒謬劇。問題是,公投辦也辦了,台灣黑熊布偶也被帶進聯合國大會廳了,這樣台灣就進得了聯合國嗎?

長期以來、藍綠不願面對的殘酷現實是,就算美國公開力挺台灣入聯,以中國大陸目前在聯合國掌握的極大優勢,台灣要入聯「門都沒有」,況且蔡政府更糟,連「參與」也不可得。

美國當然可以改變立場,但必須付出和中國絕裂和衝突的代價,川普陣營只是把台灣當抗中牌,綠營蠢,但藍營也要當meathead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