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病沒好,我不敢老」 體操媽媽為癌兒出征,最後一場奧運獻給祖國

·5 分鐘 (閱讀時間)

體操界超高齡傳奇、46歲烏茲別克選手丘索維金娜,東京奧運與決賽無緣,宣布正式引退。當年她以高齡復出,全是為了罹癌的兒子,如今她想好好享受當母親的時光。

2020東京奧運,烏茲別克籍體操選手丘索維金娜(Oksana Chusovitina)獲悉成績後,確定無法晉級決賽。她面向鏡頭送出飛吻,全場觀眾、包括她對手,都為她鼓掌歡呼。「謝謝這麼多人,這些年來一直支持著我。」她落下感動的淚水。

這是丘索維金娜的最後一場奧運,即將結束近30年的奧運征途。對多數年輕的體操選手來說,東奧是職涯大紅大紫的起步,但對46歲的丘索維金娜而言,卻是第8次、也是最後一次站在奧運舞台上。

1992年,丘索維金娜首次參加奧運,以17歲年紀晉級體操8強,刷新奧運紀錄,更代表蘇聯團體賽摘金;2008北京奧運,她以33歲高齡跳馬鍍銀;2018年出征世錦賽拿到第四。2021年,46歲的她穩坐奧運體操「最高齡選手」名號,更以連續8屆參戰紀錄譜寫新歷史,是業界公認的傳奇人物。

7月25日,丘索維金娜在跳馬積分不足,與決賽無緣後,向記者宣布退役。她的對手們一字排開,爭相與她合影,比起奪牌,能在奧運遇上這位傳奇前輩,恐怕是她們人生更值得紀念的一幕。這些體操新秀,全比丘索維金娜小上不只一輪,甚至比她兒子更年輕。

(丘索維金娜的最後一場奧運。圖片來源/Twitter)

為籌癌兒醫藥費 體操媽媽高齡創紀錄

說起丘索維金娜的兒子艾利舍(Alisher),幾乎所有人都聽過她為子出征的故事。原本在1996亞特蘭大奧運後,丘索維金娜步入婚姻引退,沒多久卻再度復出,選擇重披戰袍,全是為了兒子。

2002年,年僅3歲的艾利舍診出白血病。醫師當時告訴丘索維金娜,如果1個月內不做化療,兒子很可能過世。但當時烏茲別克的醫療資源不足,丘索維金娜清楚,留在母國並無法替兒子好好治療,她心一橫,與丈夫變賣家產,舉家搬到德國。

(丘索維金娜與兒子艾利舍。圖片來源/Pinterest)

為了籌措金額龐大的醫藥費,27歲的丘索維金娜重披體操戰袍,允諾會替德國出賽。起初,母國烏茲別克並不同意,丘索維金娜甚至親赴烏國政府,乞求當局讓她出戰。「我做的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兒子。」她說。

她曾在2008、2012兩屆奧運中代表德國。儘管年紀大上對手許多,丘索維金娜卻從無老態,持續令各界驚豔。她一生中,在世錦賽奪牌數累計達11面,還多次於大賽中展現新技巧,有5個體操動作因此以她命名。

感謝母國成全救子 奧運最後一役獻給故鄉

儘管世人對她倍加關注,丘索維金娜並不在意外界風評,只說「兒子沒痊癒,我不敢老」,一心想著重病的兒子。「體操這項運動,最好的狀態是心無雜念,否則成績不會好。」她說:「但既知如此,我還是一直想到艾利舍,想著我如果受傷了,他的病很可能就治不好了。」

2014年,丘索維金娜向外界報喜訊:15歲的兒子終於戰勝白血病,她不必再為醫藥費傷腦筋。但烏茲別克當年的成全,丘索維金娜沒有忘記,她沒有選擇引退,而是回鄉為母國征戰:「當我得知艾利舍痊癒了,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我可以回烏茲別克了。」

丘索維金娜說,當初會離開自己生長的烏茲別克,全是因為兒子的病。「如果兒子沒生病,我是哪裡都不會去的。」如今兒子病好了,即便高齡46歲,她仍想挺身再替烏國拿一面獎牌,作為最後的報答。

上周末,丘索維金娜進軍決賽失利,成績揭曉時難掩失望之情。「我想這真的是時候了,」她向記者發表引退感言說,孩子已經22歲,她退役後想好好扮演母職,與兒子享受天倫之樂。

無論是替兒子、或替國家做的一切,丘索維金娜的故事,都已成為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佳話。小她3歲的知名體操選手斯特魯格(Kerri Strug)就大讚她,展現了「令人驚訝的自律與實力」,美國體操明星芮斯曼(Aly Raisman)更推文祝福,稱丘索維金娜是自己「永遠的偶像」。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The New York Times、CBC、Dailymail

延伸閱讀:

當楊定一遇上郭婞淳/神力女孩,活出全部生命的潛能

「蝙蝠俠」方基墨喉癌失聲!自拍紀錄片捕捉40年人生起落

獨力照顧思覺失調爸爸和失智媽媽 張曼娟:最辛苦是處理自己情緒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

◤居家上課工作必備◢
👉辦公3C設備下殺中 入手遊戲不無聊
👉親子防疫作戰 小孩在家不吵鬧靠這些
👉不出門更安心!一站購足防疫需求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