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盟調查:二成六被網路霸凌兒少想自我傷害!反霸凌加入「我想聽你說」行動

·4 分鐘 (閱讀時間)

【華人健康網記者黃曼瑩/台北報導】青少年上網時間倍增,除了擴大交友圈,相對也增加網路霸凌問題!根據兒福聯盟一項調查發現超過兩成(21.1%)的兒少曾遭受網路霸凌,等於平均每五個兒少就有超過一個曾被網路霸凌。值得注意的是,平均每4個就有1個被網路霸凌的兒少曾想過要傷害自己(26.0%)!

根據兒福聯盟一項調查發現超過兩成(21.1%)的兒少曾遭受網路霸凌,等於平均每五個兒少就有超過一個曾被網路霸凌。值得注意的是,平均每4個就有1個被網路霸凌的兒少曾想過要傷害自己(26.0%)!
根據兒福聯盟一項調查發現超過兩成(21.1%)的兒少曾遭受網路霸凌,等於平均每五個兒少就有超過一個曾被網路霸凌。值得注意的是,平均每4個就有1個被網路霸凌的兒少曾想過要傷害自己(26.0%)!

調查也發現,這些曾被網路霸凌的兒少最常見被霸凌的方式為「被某人莫名的攻擊或指責」佔64.1%、「收到某人傳送給我激烈批評的訊息或留言」有50.0%,以及「被某人在網路上散播傷害我的不實指控或謠言破壞我的名譽」有45.2%,以言語攻擊或散布謠言為主。

詢問這些兒少被網路霸凌的平台及對象,發現平台以通訊軟體佔最高75.5%、其次為社群網站有70.4%;而霸凌者則以同學或朋友佔最多將近八成(79.0%)、陌生人21.5%以及網友16.4%,想見兒少面臨的網路霸凌事件多為現實世界人際關係的延伸。

調查:二成六被網路霸凌兒少想自我傷害!

進一步詢問遭遇網路霸凌對自我心理的影響,結果顯示其中有48.0%的兒少感到慌張焦慮,有55.1%覺得傷心沮喪,以及有66.3%覺得生氣憤怒,尤其更值得注意的是,平均每四個就有一個被網路霸凌的兒少曾想過要傷害自己(26.0%),也難怪有高達近八成(78.8%)的兒少認為現在網路霸凌的情形嚴重。

調查進一步詢問兒少,如果遇到網路霸凌時可以信任的求助對象是誰,八成以上孩子(80.3%)覺得可以信任家長或老師,但實際遇到網路霸凌時,卻僅22.4%的孩子會報告老師或家長,有一成以上被網路霸凌兒少(12.8%)表示不會跟任何人求助。為什麼不想和大人求助?近六成兒少 (59.4%)表示講了也沒用、一半左右(47.4%)則怕越處理越糟,或覺得可以自行解決(46.9%)。

明星炎亞綸再度擔任反霸凌愛心大使。(圖片提供/兒福聯盟)
明星炎亞綸再度擔任反霸凌愛心大使。(圖片提供/兒福聯盟)

兒盟:家庭角色是兒少遇到問題的第一道防線

兒盟執行長白麗芳表示:「家庭角色在兒少成長歷程極其重要,可以說是兒少遇到問題的第一道防線。」為了解網路霸凌與家庭關係,在問卷中以家長支持量表分析兒少家庭狀況,結果發現有七成左右的兒少感受不到家長的支持;進一步分析家長支持與網路霸凌的關係,發現家庭支持愈少,兒少愈容易遭受網路霸凌,且這群兒少在發生網路霸凌事件後,也較不願意跟家長或老師說。由此可知家長的支持可減少兒少遭受網路霸凌的機會,即便兒少不幸遭遇網路霸凌,家長也能夠成為孩子信任且願意求助的角色,家長與孩子日常關係的維持、支持的建立,在重大事件發生時更顯重要。

知名插畫家創作,「我想聽你說」網路進行接力

兒福聯盟去2020年因應教育部新上路的「校園霸凌防制準則」,針對數位原住民疾呼停止網路霸凌;今年持續關心網路霸凌議題,與台灣太古可口可樂持續推動《我有我的霸免權》反霸凌計畫,以「我想聽你說」為行動主題,集結8位知名插畫家依據真實霸凌事件,創作「聽說」故事在IG上進行接力,透過畫作具體呈現青少年被霸凌的痛苦無助,並進一步提出具體解方,建立反霸凌LINE帳號,提供青少年一個安心訴說的管道,由專業社工傾聽陪伴,給予情緒出口之外,也讓青少年依循正確的方式處理霸凌事件,降低霸凌造成的傷害。

明星炎亞綸再度擔任反霸凌愛心大使,剛獲得金鐘獎的他,無論是求學或是演藝事業的發展也不是一路順遂,並分享人生各階段的被霸凌回憶,歷經最初痛苦到無法呼吸,人生面臨抉擇的各種掙扎,最終找尋到對的解決方式,就此懷抱自信於人生大步前行。炎亞綸以自身經驗呼籲同樣遭遇被霸凌經驗的青少年,千萬別自我封閉,找尋對的管道,說出心中霸凌傷痛,為自己勇敢發聲。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