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為王 知識版圖重組

許文貞/台北報導

當過往的價值觀不再能因應世局變化,新的思考典範又還未出現,出版在這個時代的意義是什麼?今年才從作家「轉職」的衛城出版社總編輯張惠菁表示,對出版而言,現在其實是非常好的時間,因為過往的知識版圖,如今正在重新組織,「這是個充滿挑戰的時代,也是充滿空白之地的時代,以前說過的故事,我們如今可以重新找角度來詮釋來訴說。我們現在做的,就是決定要為未來說什麼樣的故事。」

張惠菁表示,或許因為是「新手總編」,猶如在探險一般,她相對的沒有包袱,「對我來說出版沒有黃金時代跟冰河期的差別。我今年出的書,《全球化的時代》是隔了14年才引進台灣的書,但談的內容,卻和現在的香港現實相呼應。這代表,這個世界的結構,這十幾年來還是沒有重大的改變,還是在同一個框架裡。」

親子天下兒童產品部總監張文婷則認為,未來如果不像以前一樣依賴博客來、誠品、金石堂三大通路,出版社有沒有能力理解受眾要的是什麼?「我們不能一直怪大家不瞭解出版業,而要去了解大家在想什麼。這其中其實有很多細節,是以前出版業沒有考慮過的。」

也有人認為,既然台灣閱讀人口下降,台灣的出版品如果能西進,市場變大,也能發揮華文世界的影響力。聯經出版社總編輯胡金倫表示,台灣書籍以前是不能直接賣到大陸,這幾年才稍微開放,但也得通過審批或管配才能賣過去,但也只有少數的書能賣得好。

在大陸工作過十年的張惠菁也表示,重點在於,出版界該思考,台灣的出版品,想在華文世界發揮哪一種影響力?「純粹是銷售量嗎?還是別的意義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