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 上海復星索台灣施打者個資遭拒 德國原廠要「藥害免責」反彰顯我政府主權

·9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積電和鴻海永齡基金會成功委託裕利醫藥和上海復星醫藥簽下了合計1千萬劑的BNT疫苗採購案,今天台積電和鴻海均發布重大訊息,行政院也召開記者會說明此一民間與政府部門合作購得BNT疫苗的成果,之後藍營各種檢討蔡政府聲浪四起。實際上,因為採購單位台積電和鴻海以政府團隊的法律專業和國際訊息為堅強後盾,讓2家企業在和上海復星進行商務談判的過程,得以堅持依「國際採購合約」和COVAX規則採購疫苗,最後鴻海和台積電的1千萬劑BNT疫苗採購案免於被「港澳化」,得以確保「原廠製造、原廠包裝、直送台灣」。

「代理商」要收集台灣BNT施打者個資 可上交「主管機關」中國衛健委

了解採購疫苗事務人員指出,上海復星原本打算比照之前將疫苗賣給香港、澳門的作法,對台灣兩家企業提出合約中的相關執行條款。其中包括上海復星要收集未來台灣打BNT疫苗時,施打者各種反應的醫療資訊,甚至提出必要時得派員到場監測,而且上海復星可以將這些施打疫苗的醫療資訊提供「主管機關」,結果遭到鴻海和台積電談判代表拒絕。

知情人士指出,台積電因在6月10日遞件前已研究過國際上各種COVID-19疫苗採購模式,談判代表當場指出,依據國際採購合約和COVAX的處理原則,未來台灣進行施打後的相關醫療資訊和紀錄,應該是提供疫苗原廠,而不是交給「代理商」,國際上從來不是「代理商」在收集疫苗施打後的反應等各種資訊。早就做好國際疫苗採購案功課的台積電,明白提出國際相關作法,同時強調,對台灣來說,上海復星的要求已涉及台灣民眾的個資,政府提供是違法的,台積電和鴻海堅拒上海復星此一要求。

熟悉疫苗採購案官員亦指出,為什麼其他疫苗都是由國家的政府出面向疫苗原廠採購?因為一般疫苗原廠均希望能夠收集各國施打者的相關反應等醫療資訊,這對於疫苗的後續研發和改進極具參考價值,唯有政府才有公權力可以提供「不能辨識特定個人」的施打疫苗醫療資訊,但是如果是涉及個資的部分,即使是政府也不可能隨意提供。

該名官員指出,因在COVID-19疫苗採購上,獨獨BNT疫苗有「代理商」問題,上海復星醫藥擁有「大中華地區」代理權,包含台灣和港澳、中國。除台灣外,對上海復星而言,簽訂的採購合約均為「國內合約」,因此上海復星當然可以直接向香港、澳門提出要收集施打BNT疫苗者的個人醫療資訊、派員監測,甚至將屬於中國的香港、澳門的施打疫苗者個資提供給「主管機關」,而上海復星醫藥的「主管機關」應該就是中國政府「衛生健康委員會」。

上海復星提疫苗外包加印「復必泰」 鴻海、台積電指原廠包裝就好

此外,在採購協商過程中,上海復星一度提出疫苗包裝上是否印製「復必泰」一事,不過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和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6月18日進總統府和總統蔡英文會面時,雙方已就「原廠製造、原廠包裝、台灣直送」三項達成共識,因此當上海復星提出「疫苗包裝」問題時,鴻海和台積電代表態度相當明快表示,因為大家已達成共識這次採購的1千萬劑疫苗,是從BNT德國原廠製造後直送台灣,所以就用「原廠包裝」就好,表明不用再「加印」中文字「復必泰」了。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和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6月18日進總統府和總統蔡英文會面時,雙方已就「原廠製造、原廠包裝、台灣直送」三項達成共識。(資料照片/陳愷巨攝)

當上海復星一度提出「疫苗包裝」問題,鴻海和台積電代表態度明快表示,大家共識疫苗是從BNT德國原廠製造後直送台灣,所以不用再「加印復必泰」字樣了。取自中新社)

所以對於今天下午藍營傳出所謂因蔡政府堅持換掉「復必泰」的包裝,讓BNT疫苗來台要多拖4個禮拜的說法,參與疫苗採購工作的知情官員感到啼笑皆非,直指是「假訊息」。他表示,因為這批1千萬劑疫苗的訂單,不是上海復星的「現貨」,而是直接在德國原廠排定期程後「現製」,所以我方才會堅持用「原廠包裝」就好,不必再「特別加工」印製「復必泰」了,我方主張用「原廠包裝」,反而是節省了印製「復必泰」包裝的程序,所以怎麼會是拖了4個禮拜?明明是節省了一道工序才是。只是等德國原廠趕製新的一批BNT疫苗,最快就是在9月才能陸續到貨。

德原廠表明疫苗只賣政府 根本不是蔡政府「卡」郭董

一參與疫苗採購事務人員指出,其實整起BNT疫苗採購案,政府從去年8月開始接洽,今天1月鎩羽而歸;一直到5月下旬郭台銘表明要採購並捐贈政府疫苗,之後台積電在6月10日加入採購BNT疫苗行列,6月15日BNT高層透過媒體放話,「BNT不賣疫苗給郭台銘」;隔日6月16日郭台銘自己向衛福部表示收到BNT德國原廠來信,表明德國原廠態度,只和政府談疫苗採購。所以從永齡基金會6月1日遞件起,到6月16日BNT德國原廠函郭董表明疫苗只賣政府,「根本不存在蔡政府『卡』郭董買疫苗的問題,是BNT德國原廠的堅持。」

永齡基金會6月1日遞件起,到6月16日BNT德國原廠函郭董表明疫苗只賣政府,「根本不存在蔡政府『卡』郭董買疫苗的問題,是BNT德國原廠的堅持。」(合成畫面/資料照片)

該名相關人員更進一步指出,之後郭台銘在6月18日發臉書,表明要見總統要政府授權,總統府也隨即在16日下午4時安排郭台銘和劉德音帶幕僚入府商談,之後總統府召開記者會,公開表態政府給鴻海和台積電採購BNT疫苗的政府授權,才讓後續採購案可以順利進行。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相關人員強調,一直到7月10日鴻海、台積電委由裕利公司一起和上海復星醫藥簽下1千萬劑BNT疫苗合約,當日同時德國BNT原廠也參與合約協商,提出了原廠授權,包括疫苗的原廠保證、批次和出貨量和時間等,待7月11日德國原廠也確認合約內容並簽署同意後,上海復星才在11日晚間正式公告。之後鴻海和台積電談判代表亦火速將合約傳給台灣,隨即展開捐購疫苗合約簽署程序。

原廠找官方談「藥害免責」授權 反倒強化了台灣政府主權

相關知情人員指出,鴻海、台積電將1千萬劑疫苗捐購政府的合約,由衛福部疾管署代表。在疫苗的所有權移轉給政府後,其中涉及原廠疫苗的「藥害免責」授權問題,需要我政府來承擔和處理,因此儘管整個BNT疫苗的採購過程,BNT大股東上海復星十分堅持其疫苗採購的「大中華地區代理權」;但有趣的是,當鴻海、台積電疫苗採購合約到手,將疫苗轉而贈送中華民國政府時,最後德國BNT原廠反而一定要和台灣官方洽談和簽署「藥害免責」授權,且無可迴避。

知情人士指出,包括COVAX在內,各國在採購COVID-19疫苗時,必須由採購國家給予緊急授權EUA,還有藥害免責,因考量疫情,該類疫苗具有公益性,需要各國政府的公權力特殊處理,所以各國疫苗採購都是政府對疫苗原廠,即使地方政府也不行,如此該國政府才能給予疫苗廠商特殊授權和豁免。所以即使上海復星以「代理商」身分,堅持站在台灣政府和德國BNT原廠中間,表明態度「要買BNT疫苗就得尊重上海復星的代理權」,但當採購案底定,最後當德國原廠要提供疫苗時,疫苗廠商還是得找上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才能從官方取得「藥害免責」授權。

熟悉疫苗採購事務人士直言,中方要讓台灣政府「無法繞過」上海復星,一定要正視上海復星的「大中華區代理權」,蔡政府改由民間企業來面對上海復星的代理權問題;但在鴻海和台積電將疫苗買到並捐贈給政府後,德國原廠還是要找台灣官方要「藥害免責」授權,這是國際採購COVID-19疫苗的通則,意外成了台灣「政府主權」象徵的保障。即使上海復星擁有「地區代理權」,台灣要買BNT疫苗「不能繞過」上海復星,但同樣的因為這條國際採購COVID-19疫苗通則,中方和上海復星即使想盡辦法,也同樣在整起BNT採購、捐贈案中,「無法繞過」中華民國政府行使公權力。因為唯有政府才能對疫苗廠商「藥害免責」,中華民國政府主權根本無可忽視!

台灣派民間企業面對上海復星代理權問題,但德國原廠最後還是要找上台灣官方要「藥害免責」授權,這是國際採購COVID-19疫苗的通則,卻意外成了台灣彰顯「政府主權」表現。(湯森路透)

更多上報內容:

【新冠肺炎】百餘名醫護施打科興疫苗仍確診 泰國改採混合版本接種

284萬人預約超過6成選「莫德納」 指揮中心:8月前疫苗再到貨

【內幕】郭台銘為疫苗隱忍綠營「射暗箭」杯葛 直至昨深夜永齡仍守衛福部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