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讓治療新冠肺炎像治流感一樣 指揮中心早在5月底已展開部署

·7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5月中旬爆發新一波疫情,緊接著雙北和全國先後在5月14日和19日進入3級警戒,就在國人正為快速延燒的疫情驚懼不已之際,5月下旬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團隊要角們得知美國製藥公司默沙東(MSD)研發的Molnupiravir口服藥成效不錯,將進入3期臨床試驗,直接向默沙東台灣分公司爭取在台進行3期試驗。參與協調和橫向聯繫工作的衛福部醫福會執行長王必勝說,當時指揮中心的戰略思維就是,讓COVID-19疫情流感化,「我們要及早拿到武器」!

5月下旬和默沙東代表會議 陳時中爭取在台進行3期試驗

時序回到5月下旬,國內正忙著處理台北萬華地區及新北市周邊行政區爆發的COVID-19疫情之際,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團隊要角們得知美商默沙東針對COVID-19治療的Molnupiravir口服藥已完成2期臨床試驗且成效不錯,正在招募第三期臨床試驗對象,衛福部高層和指揮中心要角們在一場與默沙東台灣分公司成員的會議上,了解了Molnupiravir的最新臨床試驗狀況和相關資訊後,衛福部長陳時中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直接向默沙東的與會成員提出要求,「可不可以把(Molnupiravir)第三期臨床試驗留在台灣做?」這時默沙東的台灣分公司成員才發現,這不只是一場新藥成果報告,「衛福部是認真的」!

面對衛福部團隊成員們的積極態度,這時,默沙東台灣分公司嘗試開始向美國總公司爭取Molnupiravir的第3期臨床試驗在台進行計畫,但此時默沙東早已展開Molnupiravir第3期臨床試驗的受試者招募工作,台灣可以爭取的時間真得很緊迫。

正當台灣爆發本土新冠疫情時,Molnupiravir口服抗病毒藥物正在全球展開第3期臨床試驗,陳時中和張上淳極力爭取搶先機。(合成畫面/資料照片、取自默沙東官網)

默沙東口服藥若3期試驗成功 新冠肺炎疫情流感化

一參與該計畫成員指出,「這真得是一項超高難度任務!」其一是默沙東總公司早自4月下旬至5月就已開始招募Molnupiravir研究臨床3期試驗的受試者;再者台灣正值疫情爆發時候,醫護人力、病患和各種支援充滿不確定性;其三是此藥物臨床試驗計畫書的設計要求及執行方式和過去一般執行的藥物臨床試驗不同,因為Molnupiravir的藥物設計正是要用在COVID-19的輕度至中度確診者,所以此藥物設計正是要用在非住院(包含門診)的確診病患上,而非過去一般進行藥物臨床實驗時都是在住院患者身上使用,相較之下,藥物用於住院病患身上,醫護人員較易執行臨床試驗的各項觀察,但這款藥物正是為COVID-19疫情流感化,讓確診者在社區門診就可使用的治療用藥而設計。

Molnupiravir的藥物用在輕度至中度確診者,所以,這款藥物正是為新冠肺炎疫情流感化,確診者在社區門診就可使用的治療用藥而設計。(取自默沙東官網)

默沙東這款治療COVID-19的口服藥將進入第3期臨床試驗的消息,讓衛福部和指揮中心的團隊成員整個興奮起來,一旦COVID-19疫情在確診者於輕度到中度時就可以口服藥控制,如同每年秋冬充感大爆發時,患者只要就近在社區診所服用「克流感」就可以有效治療一般,這代表COVID-19疫情「有解了!」

張上淳擔任計畫主持人 台灣受試者就在集檢所進行

為此,台大副校長、亦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表明願意擔任Molnupiravir在台進行第3期臨床試驗的計畫主持人,衛福部擇定台大醫院和部立桃園醫院擔任試驗地點,而陳時中派出指揮中心負責調度醫療資源的醫福會執行長王必勝進行協調和橫向聯繫工作,6月8日默沙東美國總公司核准了台灣成為Molnupiravir在亞洲進行3期試驗的地點之一,另外還有日本和菲律賓。

6月8日,默沙東美國總公司(圖)核准了台灣成為Molnupiravir在亞洲進行3期試驗的地點之一,另有日本和菲律賓。(取自默沙東官網)

在參與協調過程中,王必勝說,相較於其他參與Molnupiravir第3期臨床試驗的國家,要在社區中找到受試者,醫療小組投藥後要在社區中觀察和執行測試狀況並不容易,此時台灣的優勢就看出來了,因為台灣依照指揮中心的指引,輕度和中度的確診者都是在集中檢疫所中接受隔離和照護,因此,台灣的受試者可以讓醫療小組集中測試和觀察,相較之下,在台灣更方便執行這項臨床試驗計畫。

試驗用藥周一已抵台 台灣完成招募最快7/10開始執行

不過,台灣的另一問題是,5月中旬的疫情來得又快又猛,但在台灣民眾高素質地配合3級警戒下,到6月下旬社區感染已有效控制,確診者銳減,也因此,本周一(7月5日)默沙東試驗用藥抵台後,台灣的醫療團隊就趕著在本周展開臨床試驗計畫,並急著招募願意受試的確診者,預計最快在明天就可以展開試驗。

現在全球各國都對COVID-19的疫苗寄予厚望,但施打了疫苗並不等於不會染疫、不會確診,相關醫學研究顯示,打了疫苗後的確診者一般病情較輕,較不易轉成重症,也因此如何在確診後快速在病症輕度或中度時有效治療,確診後的治療藥物,成為各國下階段引頸期盼的重點。

全球各國都對新冠疫苗寄予厚望,但施打疫苗不等於不會染疫、不會確診,如何在確診後快速在病症輕度或中度有效治療,確診後治療藥物成各國引頸期盼的重點。(取自默沙東官網)

王必勝:現在防疫是在補破網 默沙東口服藥看到解方可能

從部桃、京元電子到北農、環南市場,那裡有群聚感染的疫情,那裡就看得到王必勝。指揮中心的「超級救火員」王必勝說,我們現在做的是防堵疫情,是「補破網」的工作,是在救火,但最終需要的還是「真正的解方」,而默沙東的Molnupiravir口服藥,讓我們看到了出現解方的可能,所以當時「我極力主張一定要參與Molnupiravir的臨床試驗,我們一定要全力配合,這對國家真得很重要!」

當未來治療COVID-19,如同治療流感一般,只要在社區診所篩檢確診後趕快服用口服藥就可以有效控制病情,只有COVID-19疫情流感化,民眾的生活才能真正步入常軌,王必勝說,「及早拿到武器,就是指揮中心的戰略思維」,所以我們要爭取參與Molnupiravir的第3期臨床試驗,一旦計畫成功,也搶下未來優先分配到藥品的機會,因為「早一點拿到、晚一點拿到,對台灣的防疫效果真得差很多!」

更多上報內容:

微解封變「偽解封」 江啟臣批指揮中心設局要地方扛責

【你預約了嗎】第9、10類已200萬人登記 拚16日開打疫苗

質疑高端、聯亞人員悄打國際疫苗 國民黨批衛福部名單備註「開後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