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選民齊發「獅吼功」

徐宗懋

距離總統大選投票日不到1周了,儘管有許多選戰近身搏鬥的大大小小的摩擦,也有你來我往的較勁,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仍然是民主人士的表態。在蔡當局一連串醜陋的法西斯手段後,包括收回公投、通過《反滲透法》,甚至蔡英文競辦發言人林靜儀對「德國之聲」強調,主張統一是叛國等,這些荒腔走板的一連串事情出現後,藍營自然一片撻伐。

值得玩味的是綠營的反應,有誰跳出來批評呢?答案是美麗島事件坐過牢的呂副總統,以及也算坐過1年政治牢獄的陳水扁前總統,其他在馬英九時代成天喊民主人權的民進黨政治人物,以及所謂自由派學者都保持沉默。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是非常值得玩味的,人的真實政治面目總是在最高權力轉換的關鍵期顯露無遺,是真的民主?還是假的民主?或者是假的民主以掩飾最終實行獨裁的真實目的呢?早期民進黨在野時期經常以南非的局勢為例,把自己比喻成遭受迫害的黑人,而曾長期坐牢的施明德則被類比為黑人領袖曼德拉。現在看來,兩者差得非常遙遠。1994年南非大選是世界歷史的轉折點,代表種族平等的普世實現。

當時我在南非待了1個月多,從約翰尼斯堡、祖魯族家邦、橘自由省、德班、開普頓等地走了一大圈,採訪一般百姓和主要的政治要角。選舉結果符合各界預期,曼德拉領導的「非洲人國民大會」(ANC)大獲全勝,但沒有超過修改憲法所需要的國會3/4。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曼德拉說的一句話,他說:「還好,不然我們有權寫自己的憲法了!」這是何等寬大的胸襟啊!因為他承諾只做一任,不確定未來的接棒人是否能克制自己的權力,如果ANC掌握了國會3/4的修憲權,未來局面凶險難測,此刻對自己政黨的權力進行必要的權力約束,有利於南非的長治久安。

現在看看今天的民進黨,有誰有這類民主精神的表現嗎?像呂秀蓮和陳水扁能說一些批評的話,都已是奇貨可居了。我記得看過綠委吳思瑤回憶年輕時曾「偷讀」黨外雜誌的「驚險經歷」,真夠滑稽。因為那段時間我正好幫康寧祥的《八十年代》黨外雜誌連續寫了好幾期的文稿。那幾年我跟過叢林游擊隊,見識過政變、槍戰、死亡、飢荒和貧窮等,也不覺得是什麼「民主資歷」,不過就是世界悲慘的遭遇,而我的工作就是如實報導,提供創造美好世界的思考。

年輕綠委一點芝麻小事就拿來炫耀,包括最近暴露極右法西斯面目的作家陳芳明,也拿自己18年黑名單來賣老資格,真是窮極無聊,難怪他們的民主是這麼廉價,一旦稍微得勢,就立刻毫無忌憚地實施法西斯獨裁。但這正是問題所在,由於是投機的民主,轉化成法西斯權力最終也會是海市蜃樓,將如同幻影般的飄逝無蹤。1月11日全台灣的民眾也將集中力量,用選票對民進黨大聲發出「獅吼功」,將蔡政權脆弱的法西斯堡壘徹底吹垮。(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