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火車票 中壢製造

民報新聞
民報

小小一張火車票,繫著人們乘坐鐵道出遊旅行的回憶,在電子票券普及前,全國各站發售的紙本車票,都由中壢火車站旁的台鐵票務中心負責印製,時至今日也仍保留著傳統的活字版印製技術。


台鐵票務中心隱身在車水馬龍的中壢火車站南端,看似不起眼的水泥建築,早年印製全國各站的名片式車票,由於印量龐大且是有價證券,因此有著嚴實的門禁管制,直到面臨電子化票券的浪潮,台鐵票務中心的重任才逐漸釋放。


隱身於中壢火車站的台鐵票務中心

掌控乘車人數與各站營運狀況的票務,是鐵路運輸管理很重要的一環,不僅對會計和檢核相當重要,也能從車票和其演進窺見時代的更迭與進步。進到台鐵票務中心,動輒五、六十年歷史的老機台,正印製著「永樂」至「和平」的台鐵郵輪二日遊專屬紀念車票,台鐵票務中心主任簡信立介紹,「現在這裡主要負責印製特別的紀念車票,不過在1990 年代開始推行電腦印票前,全國的票券都來自這裡,票務工作相當吃重。」


台鐵票務中心內仍以活字版印製紀念票卡,保留這項鐵道文化資產。圖/董昱

台鐵在1984 年將總務處印刷廠及會計處檢查課印票所整合為「台鐵票務中心」,並將其遷整到中壢火車站。提到落腳中壢的主因,簡信立說,「中壢車站是旅運人數很多的一等車站,且鄰近台北、桃園等大站,有它位置上的優勢。」印好的車票計數確認後,以100 張為一捆用棉線綁妥,必須放入票匣內上鎖,再透過早年所謂的「行包車」運送到全國各站販售。

印製完成的車票需由檢查員核算數量,用棉線綁妥後蓋章以示負責。圖/董昱

火車票卡的「密碼」

「小小一張車票,隱含著許多資訊。」交通部鐵道局南部工程處科長謝明勳,本身也是鐵道專家的他,從國小開始收藏火車票。謝明勳細數著火車票上的密碼,「台鐵車票有專屬的底紋,除了起、訖站與票價等資訊以外,不同顏色代表不同車種,早年的自強號是橘色橫式、莒光號是紅色,普通車則是藍色,火車票有它很吸引人的地方。」另外,孩童、軍人、公務人員或愛心票也會印上不同字樣,車票背面則是由A、B、C、D 四個英文排列組成字頭,跟數字編碼構成的流水號。

預鑄好的鉛字,依照各車站的順序排列在架上。圖/董昱

小票卡見證現代化歷史

謝明勳分享,台鐵票務中心所印製的名片式票卡,採用的是「埃德蒙森車票」形式,這個形式是1840 年由英國鐵路站長湯馬斯.埃德蒙森(Thomas Edmondson)發明,進而成為國際車票的標準規格。此外,謝明勳也提及台灣不同時期火車票的故事,像是清朝時期的台灣,由於缺乏印票技術,曾一度以早年在上海印製的龍馬郵票充當車票,簡便的在郵票上以毛筆寫上站名,但由於容易偽造,因此只是一時之計。1895 年後日本統治下的台灣,鐵路票務深受日本的鐵道運輸管理影響,1908 年台灣西部縱貫鐵路全線通車,車票形式就和日本一樣採用名片式車票,直到後來逐漸被電子化票券取代。

六十多年前的車票背面印著反共標語,反映當時的政治氛圍。圖/董昱

活字版印票的繁盛榮景

台鐵票務中心有一套印票標準流程,印有車票底紋的紙得先放入切票機裡一一裁切成長條狀待印。簡信立表示,「台鐵車票底紋理有台灣島嶼的輪廓,早年車票底紋紙是由票務中心印製,不過目前已外包出去。」另一邊工作人員正在撿字排版,各站站名均已預先鑄造成鉛字,依照票面內容將鉛字排入模具,仔細校對確認後即可試印,經複校確認無誤才能開始正式印刷。


工作人員依據票面內容拿著鎳子撿字,將鉛字放入模具並仔細調整。圖/董昱

此外,為了確保車票品質和印製能量,台鐵票務中心必須統一管控印製排程及票務。一般而言,各站會依運量評估車票需求,並向票務中心提出申請,從接到需求單到印製,通常得經過3個月才能收到車票成品。簡信立轉述票務中心早年印票的盛況,「農曆年前3個月通常是最忙的時候,最高每個月曾有約2,000萬張的待印量,近百位員工就算每天加班,最多也只能產出20萬。」由此可見早年台鐵票務中心的繁盛。


保存屬於鐵道旅行的溫度與記憶

台鐵在1991年實施電腦售票,售票窗口可直接印製車票,讓台鐵票務中心的重要性逐漸式微,2013年以後台鐵跟進台北捷運,開放悠遊卡等電子票券乘車,更顛覆以往的售票模式。這兩波變革讓台鐵票務中心的印量銳減,並轉為以發行紀念車票為主,例如1993年由謝明勳發想設計的「永保安康」車票,以及後來「追分成功」、「永樂和平」等印有車站諧音的吉祥話車票。


鐵路運輸不僅是交通工具,更承載著文化、旅遊等深遠意涵。謝明勳表示,「國際間對於車票有技術文化的共同脈絡,但也會產生有在地特色的變化。」他特別指出,當年特別印上「解救同胞」等反共宣傳標語的車票,距今已有超過一甲子以上的歷史,見證當年的時局變化,從歷史教育而言,這些車票也成為最好的教材,至今這些獨一無二的票卡仍保存在台鐵票務中心的票櫃裡,是雋永珍貴的文化資產。

台鐵引入自動售票機及電子票券乘車後,名片式票卡的印製需求巨幅減少。圖/董昱

謝明勳指出,「紙本車票有厚度,更保存著旅行的記憶與溫度,台鐵票務中心這套活字版印刷技術,是台灣也是世界鐵道文化珍貴的資產。」簡信立也期許未來台鐵票務中心能動態保存這套傳統技術與機具,延續印製車票的工作成為活資產,見證每一位旅客搭上生命中美好旅程的列車。

在台鐵票務中心服務超過30年的鐘嘉興專員,一路看著印票業務的起落。圖/董昱

※本文轉載自《桃園誌》No:55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