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不怕警察抓 麻將協會淪大型賭場直擊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以「切磋技藝」為宗旨設立的麻將協會與棋牌社林立,卻暗藏玄機,檯面上是以籌碼論輸贏,實際上這些籌碼都能換成現金,就和職業賭場完全一樣。警政署與台北市警局月初才在萬華破獲3間以合法掩護非法的麻將協會,但本刊直擊業者根本沒在怕,照樣開門聚賭,警方若不祭出鐵腕,勢必難遏歪風。

8月20日星期一上班時間,記者在賭客阿國帶領下,實地走訪北市萬華的一間棋牌社,該社隱身在商辦大樓內,沒有明顯招牌,只有熟門熟路的人才找得到。除了門庭若市的「湊咖」人潮外,場內瀰漫著濃濃的菸味,每位賭客都必須先核對身分證,登錄為實名制會員後,才能由「桌檯小姐」帶領入座,一桌湊足4人並繳交一人100元的「茶水費」後,就可以開始打麻將。

警方查緝違法聚賭的麻將協會,搜出數十萬元。(警方提供)
警方查緝違法聚賭的麻將協會,搜出數十萬元。(警方提供)

籌碼可換現 賭資無上限

在這裡打麻將可不是純娛樂,而是真金白銀要拚輸贏的賭場。8月7日晚間,警政署帶頭,由督察室靖紀小組直接至萬華區「台北市健康麻將競技協會」、「台灣麻將紙牌休閒協會」與「中華麻將競技協會」等3家標榜合法的協會抓賭,逮捕以合法掩護非法的賭客、員工等共54人。

諷刺的是,被警方當場人贓俱獲的各家麻將協會門外,皆貼著「提倡不吸菸、不熬夜,不賭博、健康麻將運動」與「嚴禁賭博」等字樣,協會內卻擺設麻將檯供賭客聚賭,並依賭金大小,向每位賭客收取每一將(雀)新台幣100至200元不等的抽頭金,工作人員還會替賭客將籌碼兌換成現金。

以合法掩護非法的麻將協會,在萬華地區早已不是祕密。
以合法掩護非法的麻將協會,在萬華地區早已不是祕密。

本刊調查,台北市有21家以上的合法麻將協會或棋牌社,其中有10多家聚集於萬華區,月初才有3家被警方查辦,但業者根本不當一回事,繼續開門聚賭。20日本刊記者在賭客帶領下進入一間棋牌社,一到場果然發現賭客絡繹不絕,且大剌剌地在現場用籌碼換成現金,和職業賭場沒兩樣。

打牌前,身背霹靂包的桌檯小姐,會先為賭客換上代表現金的點數卡,並問賭客:「今天打多少的?打幾將?」賭資的選擇最低以100元一底、20元一台,最高1千底、100元一台,桌檯小姐還說:「如果你常來,後面的VIP室要打多少的都有!」

內政部警政署督察室靖紀小組8月初在台北市萬華區大規模抓賭。(警方提供)
內政部警政署督察室靖紀小組8月初在台北市萬華區大規模抓賭。(警方提供)

茶水費好賺 上看200萬

在人滿為患的場子中放眼望去,包括自動洗牌和手動洗牌的麻將桌,將近有20多桌,到處有賭客興高采烈地吆喝:「誰要陪我打這桌?先走算輸!」「差一咖1千底的!有沒有人要?」

在桌檯小姐發給每個人代表「底」和「台」的籌碼後,方城之戰正式開打,一將在各路職業賭客的快速度下,不消2個小時便打完,桌檯小姐只要看到有賭客打開抽屜,拿出籌碼清算,就會眼明手快地靠近,從霹靂包中迅速抽出現金換回賭客手中的籌碼,讓賭客各自閃人換桌續戰。

麻將協會及棋牌社門口有專人負責辨識生人和熟客。(警方提供)
麻將協會及棋牌社門口有專人負責辨識生人和熟客。(警方提供)

賭客阿國拿到現金離開麻將館前,手機的LINE推播訊息還不斷叮咚叮咚:「300/50,來可馬上接,要來賺錢嗎?預約中,人齊開打。」業者幾乎24小時不間斷的CALL客,難怪生意興隆,人潮不斷。

本刊調查,以一間協會15桌、每人打一將收取一次茶水費,營運24小時計算,光是茶水費單日收入即可上看7萬2千元,單月就有200多萬元的現金進帳,若再加計抽頭費用,利潤之可觀,難怪業者會願意鋌而走險。

麻將協會成為賭場存在10多年,早已不是祕密,早期業者設「捐獻箱」,由賭客自由投錢方式規避刑法賭博罪的刑責,多起案件因此找不到起訴證據,讓檢方勃然大怒,下令「把捐獻箱沒收」,但業者仍有辦法鑽法律漏洞逃避刑責。

遭萬華警方查緝的麻將協會,賭客眾多。(警方提供)
遭萬華警方查緝的麻將協會,賭客眾多。(警方提供)

被抓就換人 警方也無奈

這些隱匿性良好、掛羊頭賣狗肉的麻將協會,除了門戶大開的幾家協會外,常常連附近居民都不知道住家樓上是麻將賭場,之所以會被警方破獲,大多是有人檢舉,內容包括:「我老公在那裡打牌打到現在都還沒回家!」或是「她已經5天沒有回來煮飯了!」甚至有民眾打報案電話時對著警方破口大罵:「那間還不趕快抄掉!」

棋牌社內環境明亮乾淨,卻可能捲入涉賭疑雲。(翻攝臉書)
棋牌社內環境明亮乾淨,卻可能捲入涉賭疑雲。(翻攝臉書)

面對以合法掩護非法的麻將協會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沒想到還有民代倡議:「賭博救失智!」讓轄區警方大感無奈,因為即使警方多次大規模掃蕩不法,但「抓了又放,放了又抓」,且業者多數會找人頭當負責人,只要被抓後,麻將場就換個人頭當負責人,又有合法的協會證照護身,警方根本奈何不了他們。

賭客阿國表示:「台灣就找不到地方賭呀!他X的打個麻將還被抓,警察喊通通不准動時,還看到有92歲的阿公!」他說,在微罪不舉、罰錢了事的狀況下,協會也會私下援助賭客,因此賭客被抓通常不當一回事,只是包含筆錄的製作和移送時間,常常一趟就是5、6個小時,讓他們覺得很煩。

遭逮的賭客不乏有90幾歲阿公及菜籃族。(警方提供)
遭逮的賭客不乏有90幾歲阿公及菜籃族。(警方提供)

本刊調查,各家麻將協會皆是向「台北市政府商業處」登記核准設立,除具有統一編號外,並有財政部所給予的「營業稅籍資料」,讓協會得以用辦事處名義放置麻將桌,以「休閒育樂」之名行賭博之實。

律師柏仙妮強調,依據《刑法》第268條規定,不論麻將協會如何規避刑責,業者若涉嫌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者,皆可對負責人裁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3千元以下罰金,賭客更會被依賭博罪和社會秩序維護法移送法辦。

為了避免麻將協會巧立名目,淪為非法賭博造成治安問題,台北市政府及市警局一定要正本清源,有效控管,才能遏止此一歪風繼續蔓延。


更多鏡週刊報導
【麻將協會抄不怕】老婆5天沒回家 麻將協會淪大型賭場直擊
【麻將協會抄不怕】「怕轄區員警有牽連」 警政高層帶隊抄會館
【麻將協會抄不怕】協會立案只需20萬 每月爽賺200萬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