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做公益助偏鄉兒童 王文洋含飴弄孫最樂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我3歲半的小孫子,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跟我說『I love you so much.』他非常黏我!而且是每一天都說!」王文洋掌管市值千億的宏仁集團,接受本刊專訪時,除了暢談集團未來布局,聊到自己與孫子的互動,眼睛笑得像弦月一樣彎,展現柔情的一面。

 

王文洋(左)半退休後,含飴弄孫成了他最快樂的事。
王文洋(左)半退休後,含飴弄孫成了他最快樂的事。

 

事業穩定 半退休曬孫

今年68歲的王文洋,1995年離開台塑企業,之後自行創業,到中國大陸成立宏仁集團,20多年過去,旗下4家核心公司已步上軌道,目前宏昌電子、宏和電子已在上海證交所主板A股上市,未來包括無錫宏仁、無錫宏義也計畫掛牌,隨著事業開花結果,中年創業的王文洋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王文洋不僅早把事業交給專業經理人,3年前也開始過著半退休生活,原本規劃65歲退休,他笑說:「人不可以完全退休,否則很快就死掉了,腦袋要保持運轉!」現在他早上陪孫子玩,下午才辦公,含飴弄孫變成他最快樂的事。

王文洋(右)寵愛兒女眾所皆知,女兒王思涵(中)從小就被捧在手心裡。(翻攝自王楊嬌紀念別冊)
王文洋(右)寵愛兒女眾所皆知,女兒王思涵(中)從小就被捧在手心裡。(翻攝自王楊嬌紀念別冊)

「年輕的時候我在創業,哪有時間陪小孩長大?」王文洋言談中帶有遺憾,現在小孩長大了,只好寄情於孫子。王文洋育有2子1女,現在已經是3個孫子的阿公,「如果其中1個孫子跟我特別好,另外2個可是會吃醋呢!」只見王文洋笑得合不攏嘴,注重隱私的他也忍不住「炫孫」。

「大兒子(王泉仁)的女兒現在9歲,每個禮拜都會來找我,她功課好、英文好,最近參加英文辯論比賽還拿到第一名,辯論題目是一帶一路喔,當時跟我孫女對上的是個六年級學生,對方的媽媽比賽開始前還安慰我孫女:『沒關係,妳還小,以後還有機會。』結果後來那個媽媽臉都綠了,因為她的小孩輸了!」

 

家人字畫 妝點辦公室

談起孫女,王文洋臉上充滿驕傲,還加碼補充:「我孫女還會跳舞、翻跟斗,前陣子還到北京表演彈鋼琴,而且是獨奏喔!」恨不得讓所有人知道,孫女是動靜皆宜的才女。

王文洋的辦公室內,還擺放許多與兒孫互動的照片,其中一張是他和兒子坐在湖邊的背影,一旁註記「心連著心,必然留下永恆的共同記憶」,看得出他很重視與孩子間的情誼;同一面牆還掛了一幅用稚嫩筆觸畫出的鐵道景色,看上去色彩有些斑駁,「那是我女兒5歲時畫的。」

談到兒女讓王文洋相當驕傲,至今仍保留女兒王思涵5歲時的畫作。
談到兒女讓王文洋相當驕傲,至今仍保留女兒王思涵5歲時的畫作。

大家讚嘆王思涵5歲時的畫作,讓王文洋開心自曝:「她兒子畫得更好,我還把畫掛在家裡大廳呢。」他形容孫子的畫作,是樹林中一邊是太陽、一邊是月亮,「他的畫比較抽象,很多人看了還以為是名師的畫作。」

王文洋(右)自曝,小孩們遺傳到老婆陳靜文(左2),都頗有藝術天分。(翻攝自王楊嬌紀念別冊)
王文洋(右)自曝,小孩們遺傳到老婆陳靜文(左2),都頗有藝術天分。(翻攝自王楊嬌紀念別冊)

王文洋得意地說,小孩們都頗有藝術天分,「他們遺傳到我老婆(陳靜文),各個都會寫毛筆字,只有我不會。」他透露,陳靜文2007年因病早逝,生前曾在台灣藝術大學教油畫,從小在父親的薰陶下,更是寫得一手好書法,曾經親手寫了《心經》的書法送給公公王永慶當生日禮物。

陳靜文寫得一手好書法,宏和的辦公室、會議室都能看到她的作品。
陳靜文寫得一手好書法,宏和的辦公室、會議室都能看到她的作品。

11月初,本刊到上海宏和電子參訪,辦公室、會議室及走廊上,都可以看到陳靜文大筆揮灑的榜書作品,上頭寫著宏觀、大璞不琢等詞彙,一名員工私下透露:「這一幅字,可是價值人民幣200萬元(約新台幣860萬元)!」

 

擴大助學 開辦月蘭獎

王文洋半退休以後,除了把時間留給家人,也花時間做公益。2010年,他以大媽王月蘭之名成立慈善基金會,不僅與各地政府機關合作,捐助多筆大額款項,也助養榮民遺孤,並幫助弱勢家庭學童;在基金會邁入10週年之際,今年還擴大辦理,找來歐陽龍擔任執行長,「給孩子們更多機會,才能讓他們翻轉自己的人生。」王文洋神情認真地說。

歐陽龍新官上任三把火,今年王月蘭慈善基金會不僅擴大贊助全台14所偏鄉小學所需樂器,讓音樂學習不再有城鄉差距;基金會也打破以往與其他單位合作的模式,首度開辦「月蘭獎」,挑選出12位品德優秀的清寒學童,每人頒發10萬元,共發出120萬元獎助學金,減輕他們在求學階段的經濟負擔,避免因外在影響而中斷學習。

王月蘭基金會不僅捐贈樂器給偏鄉小學,還提供舞台讓學童公開演出學習成果。(王月蘭慈善基金會提供)
王月蘭基金會不僅捐贈樂器給偏鄉小學,還提供舞台讓學童公開演出學習成果。(王月蘭慈善基金會提供)

王文洋說,拉需要幫助的孩子一把,是基金會創立的初衷,「大媽(王月蘭)一生最愛小孩,所以我們也竭盡所能幫助小朋友。」尤其孩子們是台灣的將來,任何事情的根本都在教育,因此希望讓偏鄉的小朋友也能獲得同等資源,「目前台灣看似富裕,但需要幫忙的人還是很多,期待接下來能讓更多小朋友展現笑容。」

王文洋拚做公益不落人後,上個月才剛拜訪新北市九份國小,因學校剛成立弦樂團,初期極需樂器及經費,基金會特別捐贈12把小提琴,還提供舞台讓學童公開演出學習成果,「他們很有天分喔,演奏〈望春風〉以及〈基隆山之戀〉等名曲,表現相當不錯。」

 

感念大媽 待若親生兒

但是記者更好奇他與王月蘭的感情,王文洋先深吸一口氣,想了幾秒後才回答:「大媽一直把我當成她的小孩,我們感情非常特別。」王文洋透露,自己出生那年,祖父王長庚原本要把他過繼給王月蘭,所以一直拖著,很晚才報戶口,最後母親王楊嬌捨不得沒有同意,因此作罷,他自嘲:「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的生辰,要算命連八字都不對,算不準!」

王月蘭(前坐者)在世時,王文洋(後右)與家人只要有空就會陪在大媽身邊。(資料照片)
王月蘭(前坐者)在世時,王文洋(後右)與家人只要有空就會陪在大媽身邊。(資料照片)

年屆70的王文洋,頂上的白髮早已數不清,20多年前他離開台塑自行創業,一路走來嘗盡人情冷暖,對人生也有了更深刻的體會,現在的他,給人一種努力奮鬥後的輕鬆感,在商場馳騁多年後,事業已陸續交給專業經理人打理,「我已經老囉,人總是要退。」每天含飴弄孫才是他最快樂的事。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專訪】王文洋:熬過壓力更強 宏和A股上市大爆發
【全文】電商3強拚戰 淘寶台灣強攻雙11
【全文】劉德音未雨綢繆 台積電600億屏東蓋太陽能電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