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台灣首見日本山口組分會 組長兩光討債落漆被捕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桃園檢警最近破獲一個以簡姓男子為首的暴力討債集團,簡嫌不僅自稱天道盟太陽會「顧問」,還說自己與日本黑幫「山口組」是兄弟系統,更在辦公室高掛山口組「台灣分會」的旗幟。只不過這個日本最大黑幫的台灣分會,討債手法很「兩光」,不僅傳簡訊、電話恐嚇受害人遭蒐證,連押人取款時也因欲處理私事,竟要被害人自行回家再回來「報到」,行徑十分落漆。

桃園檢警日前破獲暴力討債集團,以綽號叫「洪武」的44歲男子簡漢武為首,簡嫌原本就是遭列管的幫派分子,有妨害自由、毒品等多項前科。

2017年開始,他夥同10多名小弟,在桃園地區以天道盟太陽會及日本黑幫山口組台灣分會的名義,發包工程賺取佣金,或介入工程糾紛替人討債,但「獲利」有限。

簡漢武(右)臉書放著與辣妹的合照,看似生活優渥,但討債狀況「成效不彰」。(翻攝簡漢武臉書)
簡漢武(右)臉書放著與辣妹的合照,看似生活優渥,但討債狀況「成效不彰」。(翻攝簡漢武臉書)

 

辦事不力 喬債討嘸錢

檢警專案小組人員表示:「這2年多來,簡嫌喬的款項加一加應該有3、4千萬元,但他到案後都龜縮,推說只是居中仲介賺佣金,或雙方有債務糾紛,加上受害人報案後,他就跟受害人斷了聯繫,所以實際入袋的金額不超過百萬元,這些錢連小弟們的薪水都不夠發!」

簡嫌雖以桃園區大興西路上一間景觀工程公司作為根據地,並供稱該公司是與人合夥經營,但實際上只是向過世友人借了一間辦公室當作堂口,因總是有一堆「刺龍刺鳳」的小弟進出,也讓在該公司上班的一般員工相當困擾。

檢警調查,2017年5月底,平鎮區一家鋼鐵公司與工程包商有300萬元押金糾紛,簡嫌替鋼鐵公司出面討債,帶著2名小弟與工程包商相約在台北碰面,之後將包商押回平鎮。包商向檢警指控,協商過程中遭簡嫌帶來的2名小弟拳腳相向,甚至出言恐嚇:「今天沒把錢拿出來,就別想活著出去!」

更惡劣的是,原本只有300萬元的債務,簡嫌等人卻以業務損失為由,要包商拿出1500萬元,討價還價後雖降為1250萬元,但簡嫌仍逼包商簽下本票,甚至要包商的兒子當連帶保證人,並要求以包商兒子名下的雙B名車作為抵押,最後更將該名包商軟禁在汽車旅館3天。

簡漢武上門喬債務未果,狠踹辦公桌椅,遭被害人公司監視器錄下。(翻攝畫面)
簡漢武上門喬債務未果,狠踹辦公桌椅,遭被害人公司監視器錄下。(翻攝畫面)

 

軟禁無果 賠了住宿費

好笑的是,該名包商最後獲釋,並非因債務清償完畢,而是遭軟禁第3天時,一名負責看守的小弟突然跑進房間說:「你兒子報警了,你趕快離開!」接著一干人等便一哄而散,愣在原地的包商最後打電話請旅館櫃台幫忙叫計程車逃離現場,平安返家後,就到派出所報案。

簡嫌到案後矢口否認犯行,辯稱是因為包商沒車沒錢,他好心載包商到處跟廠商協調,還代墊了2天住宿費,根本是「好心被雷親」。對此,檢警專案小組人員私下笑說:「住宿費是簡嫌付的應該沒錯,但是沒利潤他會幹這種傻事嗎?只能說這件案子他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被害人指控簡漢武命令小弟,將其軟禁在圖中摩鐵3天。(翻攝摩鐵官網)
被害人指控簡漢武命令小弟,將其軟禁在圖中摩鐵3天。(翻攝摩鐵官網)

此外,2017年9月,簡嫌旗下小弟因車輛買賣與人發生糾紛,被害人表示雙方在其景觀工程公司辦公室發生口角衝突,簡嫌當時在旁幫腔嗆聲,說自己是天道盟太陽會的顧問,現場小弟則是太陽會桃園分會與中壢正義會的會長,都是他一手提拔。

簡嫌更指著牆上一面黑底金字的旗幟,上面大剌剌寫著「日本山口組○○關係企業」的字樣,強調與山口組是兄弟系統,該堂口是山口組台灣分會的據點,這也是簡嫌等人第一次打著「山口組」的名號對外嗆聲。

日本山口組雖為合法註冊的團體,但神戶總部曾多次遭日本警方搜索。(東方IC)
日本山口組雖為合法註冊的團體,但神戶總部曾多次遭日本警方搜索。(東方IC)

 

出借愛車 放走被害人

2017年11月,新竹一名水電商也向檢警證稱,因考量成本問題拒接簡嫌介紹的工程,結果被誘騙到該景觀公司上手銬,簡嫌甚至手持黑色槍枝指著被害人說:「這槍一打就穿,我自己比較習慣打小腿。」強迫該水電商接下工程,並要求對方先支付50萬元保證金和3%的仲介佣金,若不接就要付66萬元違約金,該水電商迫於無奈只能口頭答應,當時也看到同一面旗幟高掛牆上。

正所謂「社會在走,雙B要有」,養了一堆小弟的簡嫌,這次竟然還親駕自己的賓士車,要載該名水電商回新竹住處開支票。搞笑的是,簡嫌途中接了通電話,隨即掉頭直接把車開回家,還把自己的愛車借給水電商,要求水電商回去處理好後再回來找他,等簡嫌一離開,水電商便開著簡嫌的賓士車到警局報案。

  • 簡漢武等人在被害人公司門口拉布條討債。(翻攝畫面)
    簡漢武等人在被害人公司門口拉布條討債。(翻攝畫面)
  • 桃園平鎮一間塑膠公司因廠房擴建與包商發生糾紛,簡漢武(右)自稱是包商股東上門「協調」,但被害人之前根本沒看過他。(翻攝畫面)
    桃園平鎮一間塑膠公司因廠房擴建與包商發生糾紛,簡漢武(右)自稱是包商股東上門「協調」,但被害人之前根本沒看過他。(翻攝畫面)

另外,去年1、2月間,平鎮區一間塑膠公司因廠房擴建工程,與承攬的包商發生金錢糾紛,簡嫌聲稱自己是包商股東,代表包商和塑膠公司協調,還出言恫嚇說:「這筆錢如果沒拿出來,後面會發生什麼事,你自己看著辦!」甚至還帶小弟上門砸玻璃,在辦公室內大肆破壞。

 

行徑囂張 遭蒐證被逮

就連塑膠公司在餐廳舉辦春酒,簡嫌也不放過,直接在餐廳門口擺台車,掛布條指控公司老闆欠錢不還,甚至傳訊說要去該老闆中部老家「吃飯」,簡嫌大剌剌的行徑,早就遭被害人偷偷蒐證。雖然日本政府允許像山口組這樣的黑道組織合法註冊,但台灣法律對幫派分子可沒有模糊界線,檢警最後以組織犯罪、恐嚇、毀損等罪名,將簡嫌等人逮捕到案。

  • 簡漢武帶小弟上門討債,小弟還拿磚頭打破大門玻璃。(翻攝畫面)
    簡漢武帶小弟上門討債,小弟還拿磚頭打破大門玻璃。(翻攝畫面)
  • 簡漢武(圖)自稱是天道盟太陽會顧問,桃園分會、中壢正義會會長都是他提拔的。(翻攝簡漢武臉書)
    簡漢武(圖)自稱是天道盟太陽會顧問,桃園分會、中壢正義會會長都是他提拔的。(翻攝簡漢武臉書)

對於簡嫌等人如此「兩光」的討債、喬事手法,資深刑警苦笑說:「現在的兄弟真的是越做越回去了,如果是老一輩的兄弟,遇到這麼落漆的狀況,早就金盆洗手、告老回鄉,省得在道上被人笑話!」

  • 山口組是日本合法登記註冊的組織,圖為現任組長司忍,本名筱田建市。(東方IC)
    山口組是日本合法登記註冊的組織,圖為現任組長司忍,本名筱田建市。(東方IC)

更多鏡週刊報導
【落漆山口組2】軟禁人質在摩鐵 脫線大哥討債不成還賠上房間錢
【落漆山口組3】怕人不相信 少根筋大哥把山口組錦旗掛堂口
【落漆山口組4】強押包商開支票 佛系大哥卻又借賓士給他報案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惡煞殺模範警察 一槍奪命
悍妻當家 70歲阿公被家暴50年
補習班型男負責人 涉猥褻國小女童
父垃圾堆斷氣 少女求醫:再救30分鐘
騎士噴飛遭輾活下 反被違規小黃怪罪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