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國道運量腰斬 政府加碼搶救客運業

徐珍翔
鏡週刊Mirror Media
疫情爆發後,各大轉運站的售票口已不見過往排隊人潮,即便在週末前一天也不例外。
疫情爆發後,各大轉運站的售票口已不見過往排隊人潮,即便在週末前一天也不例外。

全球疫情未見盡頭,在國際旅客消失、台灣民眾減少外出的情況下,國道客運業者正經歷一場比氣長的生存戰。本刊調查,疫情爆發後,國道客運的運量(載客人次)幾乎腰斬,導致3成左右的路線都被迫減班,如今政府出手,除了原先機場線補助外,再宣布加碼2.3億元,擴及所有受影響路線,各家業者紛紛提出申請,近期可望獲得活水挹注。

4月下旬的午後,市府轉運站門可羅雀,將近半小時才有一名民眾靠近售票口,但他不是要買票而是問路;緊鄰京站廣場的台北轉運站也好不到哪裡去,下班尖峰時段,看著各個售票口前三三兩兩的排隊人潮,一名手裡握著額溫槍的站務員唏噓:「往昔週末前一天的下午就湧現人潮排隊,到了傍晚各售票口更是大排長龍,怎麼可能像現在這樣?」

3月下旬,政府禁止入境旅客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導致國道機場線急凍,如今減班超過9成,只剩早、晚各2班接送機場員工上下班。
3月下旬,政府禁止入境旅客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導致國道機場線急凍,如今減班超過9成,只剩早、晚各2班接送機場員工上下班。

其實,國道客運業的慘況早就有跡可循。以2月的國光客運武陵賞櫻專車為例,當時每台40人座的客運,只坐了十多人,與往年一位難求,甚至得對外承租遊覽車,加派班次的狀況大相逕庭;3月疫情擴大,政府關閉國門,再明令入境者不得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國道客運的機場線首當其衝,被迫縮班逾9成,之後隨著各長途路線運量凋零,業者縮減的班次也越來越多。

 

加碼補助 業者很有感

根據公路總局最新統計,疫情爆發以來,整體國道客運的運量衰退4到5成,衝擊程度是市區客運的2倍以上。官員則指出,在一百八十多條國道客運路線中,有3成申請減班,其中又以機場路線最嚴重,減班9成以上,目前只留機場員工通勤時段班次。

為了挽救一蹶不振的國道客運業,交通部長林佳龍日前宣布,除原有紓困幾乎停擺的機場線外,再加碼補助2.3億元,擴及所有路線。公路總局官員補充:「如果運量比去年同期衰退5成以上,每輛車每月補助3萬元;減幅在3到5成的補助2萬元;減幅2到3成補助1萬元,最多3個月。另外,如果從業人員受到疫情影響減班,空班時間也可以報名參加公會開辦的培訓課程,每小時將補助158元,以120小時為限。」

交通部長林佳龍訪視轉運站,並宣布加碼救國道客運業。
交通部長林佳龍訪視轉運站,並宣布加碼救國道客運業。

據悉,國道客運各家業者在4月17日前都已完成申請,目前正由各地監理所彙整,準備送往公路總局審核。對此,幾名客運業主管都樂觀看待,直言上一波機場路線的補助,款項短短10天內就入帳,「這一次政府動作很快,其實大家都滿有感的。」一位業者表示。

 

長程受創 衰退逾五成

被問起現況,一名國道客運司機表示,自己原先負責機場路線,目前則支援其他通勤路線,「以前我們在桃園有4條線、一百多輛車在跑,尖峰時段甚至10分鐘就有一班,但是3月下旬突然都變成空車在跑,常常一個乘客也沒有。不久,公司就通知取消機場班次,調我去支援基隆、桃園、新竹這種比較不受影響的通勤路線。」

「公司沒扣我們底薪,但很現實的是,以前我們不只有趟次獎金,加班還可以領2倍薪資,算一算,現在大概少了3、4成吧。我的小孩都還在念書,每月還有房貸要繳,加上照顧父母,其實根本不夠用。」談起目前待遇,該司機忍不住搖頭,只希望疫情趕快過去,讓一切回到常軌。

隨著國道客運各路線縮班,不少司機接到公司鼓勵休假的通知,收入也因此大減。
隨著國道客運各路線縮班,不少司機接到公司鼓勵休假的通知,收入也因此大減。

台北轉運站乘車處,一輛開往高雄班次只有寥寥3人排隊等車,其中一名乘客陳小姐是名副其實的「北漂青年」,從高雄老家到台北打拚已4、5年,始終維持每月返鄉一趟的習慣,「上個月雙北累積一百五十幾例,比高雄的二十多例高出很多,考慮到搭車近5個小時的路程,難免怕怕的,但一想到疫情也不知道還要多久,總不可能一直不回家,所以最後還是回去了。」

「一上車,內心反倒鬆了一口氣,因為以前週末回家,前後左右都坐滿人,但那趟整車竟然只有5個人不到,而且彼此都坐得很遠。」她說那次是自己搭車這麼多年來人最少的一次,「看起來今天也只有這裡的3個人嘛。」

疫情當前,國道客運業者如臨大敵,甚至在車上加裝透明防疫隔簾,希望降低民眾搭乘疑慮。
疫情當前,國道客運業者如臨大敵,甚至在車上加裝透明防疫隔簾,希望降低民眾搭乘疑慮。

據悉,此次疫情對市區、國道客運業的衝擊不一,前者以通勤族為主,相較去年同期,衰退幅度仍在2成以內;後者以雙雄國光、統聯為首,包含主攻長程路線的阿羅哈、和欣客運等,如今恐怕都得面臨至少衰退5成的窘境。

 

整併車隊 推聯合排班

「距離越長的路線,受影響越嚴重,像台北到台南、高雄、屏東的衝擊都很大,衰退逾5成。另外,台北到花蓮的路線,首都、北客、統聯也都有縮減班次。」一名不願具名的業界高層私下透露。

以車隊規模來講,國光客運在國道上以八百多輛稱霸,如今也成了雙面刃。國光客運副董事長王應傑指出,疫情爆發後,國光營收的衰退逐月擴大,全年恐怕衰退2成5,從去年33億元下探到25億元,「我們台北到台中路線平均衰退5成;台北到嘉義、台南少了大概6成;台北到高雄、屏東少了7成左右。如果全球疫情未緩和,接下來還會更慘。」

國光客運副董事長王應傑認為,此次疫情或許是促成國道客運業轉型的契機。
國光客運副董事長王應傑認為,此次疫情或許是促成國道客運業轉型的契機。

他直言,國道客運業肩負社會責任,只要民眾有通行需求,就算是再冷門的路線也不能喊停,加上近年被高鐵、機場捷運夾擊,早就成了微利事業,導致國光客運去年營業額雖有33億元,獲利也不過二千多萬元,「現在大股東的本業也可能不好,以後挹注資金的意願恐怕不高,這種情況下,經營團隊就要未雨綢繆。」

「我們會利用這次危機檢討,一些空駛率高的冷門路線,看要如何刪減整併。甚至也不排除推動各家客運聯合排班,用收入平分的方式避免惡性競爭,連站點都可以共用,我們高雄站每月租金100萬元,若4家共用,租金成本就只剩25萬元了。」王應傑認為,此次危機或許也是轉機,過去相互競爭的客運業有機會轉向合作。

業者透露,國道客運路線受衝擊程度,與路程長短呈正相關,除了機場線外,以台北開往高雄、屏東路線最慘。
業者透露,國道客運路線受衝擊程度,與路程長短呈正相關,除了機場線外,以台北開往高雄、屏東路線最慘。

其實,聯合排班的議題存在已久,卻始終無解,對此,有知情人士透露,最後一哩路恐怕還是得要政府出面,「畢竟,一些同業心裡還是會打算盤,希望競爭對手撐不下去倒閉。這次也確實有可能,因為每家業者的財務狀況不同,這波疫情還要多久也沒人知道,不一定大家都能撐得過去。」

政府對國道客運業紓困方案

  1. 針對機場路線,每輛車每月補助3萬元

  2. 國道客運目前運量(載客人次)與去年同期相比,衰退5成以上,每輛車每月補助3萬元;減幅在3到5成的補助2萬元;減幅2到3成補助1萬元,最多3個月

  3. 在6月底以前,國道客運業者添購防疫物資,每輛車每天補助19元

  4. 培訓方面,如果從業人員受疫情影響減班,空班時間可報名參加公會開辦的培訓課程,每小時將補助158元,以120小時為限,換算每人最多領到18,960元

更多鏡週刊報導
【找戰神救大同1】防大同公司派出奧步 市場派邀黃國昌當獨董
【抗疫餐飲外送夯1】疫情危機怕出門 餐飲業轉守為攻強打外送宅經濟
【萬家香攻綠電1】蘋果來台買綠電 找上本土老牌醬油廠

紓困金之亂
紓困發6萬 小黃運將:全領到有困難
不讓申請就罵 切結書爆多舉牌、賣玉蘭花
納稅族遭排富 怨誠實繳稅領補助沒份
擁上億房產也申請紓困 宜縣府籲中央釋疑
怕兒子公司被查帳 婦人不敢申請紓困

相關新聞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