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太胖罰1萬、神壇設麻將間 老師變乩童鬼怪誘信徒供養

顏凡裴
·8 分鐘 (閱讀時間)
袁子洺(黃圈處)買農地開設「南天宮」當起主委,每月初一、十五會起乩。(讀者提供)
袁子洺(黃圈處)買農地開設「南天宮」當起主委,每月初一、十五會起乩。(讀者提供)

高雄市立中正高中老師袁子洺,教學幽默,頗受學生歡迎,近來卻遭人踢爆,課餘時間開設宮廟當起乩童,十多年來一家四口加上外傭、女密友,以宮廟為家,舉凡土地貸款、水電費、出國進香旅費,幾乎都靠信徒供養,還要求信徒簽訂類似供養合約,按月給付顧問費,並巧立名目要求捐獻或罰款,像是信徒太胖,罰「肥胖金」1萬元,還在神壇後方私設麻將間,狂贏信徒賭資,行徑令人咋舌,信徒已向法院遞狀解除合約,希望終止此一怪象。

位於高雄市林園區農田間的「南天宮」,宮廟占地逾百坪,廟埕設有金碧輝煌的金亭,主建築有兩層樓,一樓供奉主神關聖帝君,二樓住著宮廟主委袁子洺一家四口、外傭和女密友。另個身分是高雄中正高中老師的袁子洺,不僅主持宮廟,還自稱「神明代言人」,是關帝聖君及三太子降靈的乩身,常起乩供人問事,排憂解難,擁有諸多信徒追隨,「老師變身乩童」在當地傳為奇談。

高雄中正高中老師袁子洺白天在學校教課,下課後開神壇當起「神明代言人」。(讀者提供)
高雄中正高中老師袁子洺白天在學校教課,下課後開神壇當起「神明代言人」。(讀者提供)

神力當顧問 月索五千元

袁子洺全家生活支出幾乎由信徒供養,還和信徒簽訂顧問合約,信徒必須按月給付顧問薪資,並訂出諸多光怪陸離的不樂之捐規則,例如信徒過度肥胖要罰1萬元,弄壞神桌燈泡也要賠1萬多元,而他率信眾西進進香時,執意入住五星級飯店,旅費也要信徒分攤,最離譜的是,神壇後方還私設麻將間,要求信徒跟他打麻將,袁至今從未輸過,光帳上信眾欠下的賭債就達四十幾萬元,有信眾以不宜勸阻竟遭辱罵。

袁子洺在高雄中正高中教導生活科技課,上課幽默風趣,頗受學生歡迎。
袁子洺在高雄中正高中教導生活科技課,上課幽默風趣,頗受學生歡迎。

最近因為疫情關係,乩童老師竟要求信徒,「如果想要躲開武肺和其他壞事,就必須『禁乩』,規定信徒每晚9點半到隔天清晨4點半,必須睡在神桌底下不能離開,連上廁所也不行。」有信徒被蚊子叮咬到無法入睡,隔天還必須上班,形同精神虐待,加上供養名目愈來愈多,甚至不合理,例如要求信徒代付宮廟土地變更成宗教用地近385萬元的代金費用,引爆信徒退約不願供養。

袁子洺(箭頭處)每年都會組團帶信徒到中國進香,他與女性密友的旅費都由信徒分攤。(讀者提供)
袁子洺(箭頭處)每年都會組團帶信徒到中國進香,他與女性密友的旅費都由信徒分攤。(讀者提供)

謝姓女信徒已向法院提告,主張袁子洺以神明名義詐騙簽訂顧問合約、要求按月供養,請求法院宣告合約無效。

謝姓女信徒指出,2017年間她轉職新公司,透過袁子洺想向神明求解,當時袁自稱是中國某公司董事,不僅擁有管理領導能力,還有神力相助,可擔任她公司「顧問」,要求謝女簽立合約按月給付顧問薪資。

袁子洺聲稱能以領導能力加神力,幫助女信徒事業發展,要求女信徒簽下顧問合約,按月給付顧問薪資,若違約要罰300萬元違約金,並簽立本票。(讀者提供)
袁子洺聲稱能以領導能力加神力,幫助女信徒事業發展,要求女信徒簽下顧問合約,按月給付顧問薪資,若違約要罰300萬元違約金,並簽立本票。(讀者提供)

該合約記載,謝姓女信徒每月必須給付5000元顧問薪資,謝女職位晉升一階,顧問費須加1萬元,再升一級則為2萬元,若謝女年收入超過300萬元,還需給付年收入的4%當年度分紅,且每年須發放1萬元以上的年終獎金。

最誇張的是,合約還載明「乙方(指謝姓女信徒)因林園南天宮主神關聖帝君的長期照顧銘感肺腑,故願意協助處理林園南天宮有關土地合法所需支付的代金約385萬元。」還要求謝女簽300萬元本票。

稱信徒遇劫 解厄二千起

即使家人大力反對,謝姓女信徒對袁子洺仍深信不疑,去年她被要求禁乩,等於住在宮廟中,弟弟下最後通牒怒嗆:「再去就不要回來了!」她才脫離南天宮,也不再按月給付顧問費、宮基金等捐獻。沒想到離開才2個月,去年7月,就收到袁子洺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300萬元本票的通知,讓她驚覺昔日深信的老師,根本是個騙徒。

謝姓女信徒不慎弄壞神桌燈座,被袁子洺要求支付1萬多元。(讀者提供)
謝姓女信徒不慎弄壞神桌燈座,被袁子洺要求支付1萬多元。(讀者提供)

這一切源起於2001年,謝姓女信徒因失婚又須獨自撫養2名幼女,常到廟宇拜拜祈求心靈慰藉,後來請了一尊家神回家供奉,與她是多年好友的袁子洺聽聞後,向她自爆「我其實是神明代言人」,袁這才搖身變成乩童老師。

接下來的日子中,袁子洺都在謝女的神壇「辦事」,每月初一、十五舉行神明接駕儀式時,他就化身成不同神尊,有時是關聖帝君,有時是三太子,說信徒將會有災禍或劫難,必須辦理法會才能解厄,而辦法會、點燈或安太歲等各項法事,單項收費2,000元起跳。7、8年間,吸引二十多名信徒追隨。

2008年,袁子洺在林園區購入一處農地,付了50萬元頭期款,接著到處募款購買建材,蓋起如今的南天宮,但謝姓女信徒直言,該宮廟根本就是違建,近日才向內政部申請變更地目為宗教用地。

隨著南天宮擴大成立,要求信眾捐獻的金額也跟著升級,袁子洺的農地貸款變成「宮貸款」,要信徒隨喜分攤,此外還有要求信徒每月繳交問事費用的「宮基金」,以及宮廟水電費的「林園基金」。謝女指出,每月光這些固定捐獻,她就要花費1萬4,500元,前後捐獻十多年,共捐獻約200萬元。

林園南天宮坐落農田間,占地遼闊,門口還有金碧輝煌的金亭。
林園南天宮坐落農田間,占地遼闊,門口還有金碧輝煌的金亭。

廟設麻將間 藤條當教鞭

另外,南天宮每年都會定期前往中國各地進香,袁子洺以「神明安排行程」為由,將行程及住宿安排全攬在手中,曾經有信徒臨時不能前往,自行聯繫旅行社,就遭袁子洺在信徒群組開罵,「你這樣是不信任我嗎?怎麼可以不相信乩身!」

袁子洺每次赴中國進香都指定入住五星級飯店,每位信徒除了自身4、5萬元旅費外,還須分攤袁子洺及其女性密友的費用。

袁子洺(箭頭處)帶領信徒團拜,妻子和同住宮廟2樓的女性密友也一同入鏡。(讀者提供)
袁子洺(箭頭處)帶領信徒團拜,妻子和同住宮廟2樓的女性密友也一同入鏡。(讀者提供)

袁子洺不僅食衣住行由信徒供養,連娛樂也要信徒參與。他要求每位新進信徒要到宮中念經持咒連續49天,以此讓神明「面試」,通過後才能進宮靈修,但詭異的是,信徒念經結束後,都會被叫到神壇後方打麻將。

南天宮的麻將規則都由袁子洺訂定,只是一般而言,賭博有輸有贏,但十多年來,每次牌局都是由袁贏錢最多,參與賭局的信眾目前帳面上還欠下四十多萬元賭債。謝姓女信徒認為在聖地賭博不好,曾提出質疑,卻遭袁以三字經、五字經回嗆。

謝姓女信徒指出,她不只一次被袁子洺辱罵,袁還曾以三太子降乩地口吻對她說:「妳超過70公斤,太胖了,對身體健康不好,不減肥的話就要給我錢,我這是為妳好!」之後謝女減肥失敗,袁還用LINE傳訊:「你只要沒低於70(公斤)就1個月給我1萬。」

袁子洺曾以三太子乩身命令謝姓女信徒減肥,之後用LINE要求當時體重70公斤的謝女,若體重沒有降低,就必須每月交1萬元罰金,每增加1公斤,再加罰1萬元。(讀者提供)
袁子洺曾以三太子乩身命令謝姓女信徒減肥,之後用LINE要求當時體重70公斤的謝女,若體重沒有降低,就必須每月交1萬元罰金,每增加1公斤,再加罰1萬元。(讀者提供)

袁子洺還曾以信徒違反宮規為由,用藤條當教鞭抽打,事後還在群組說:「XXX被我打到沒辦法站,關老大親自下達命令,若再屢犯宮規,將於接駕時請教鞭刑教!想試試看教鞭滋味如何的,可以問問看被打過的人,應該很有fu,你如果愛面子,愛被尊重,就請自重!」恐嚇語氣令人不寒而慄。

弄壞神桌燈 需賠一萬多

謝姓女信徒無奈地說,袁子洺長期以威脅、恐嚇的語氣對待信徒,許多人因害怕不敢反抗,而壓倒她信仰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因疫情的禁乩事件。去年3月袁子洺降乩時,指之所以會出現疫情,就是因為天命不好,「如果想要躲開武肺和其他壞事,就必須禁乩。」有一次她禁乩時因太疲累而睡著,不小心踢到神桌的燈座插頭,導致神桌上的燈管損壞,「弄壞1個燈就罰我1萬多耶,太扯。」

謝姓女信徒不慎弄壞神桌燈座,被袁子洺要求支付1萬多元。(讀者提供)
謝姓女信徒不慎弄壞神桌燈座,被袁子洺要求支付1萬多元。(讀者提供)

由於袁子洺要求捐獻的名目太鬼怪又不合理,信徒已提起刑事詐欺訴訟、民事契約不成立、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等訴訟,希望能終止供養合約,讓事件儘快落幕。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廖了以防趙助江拚大位 本土藍拉柯文哲圍堵深藍
【全文】台鐵列車爆炸案 罹癌炸彈客因帆布包現形
【全文】摟腰摸臀摳腳底 旅日部落客遭控性騷多女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有再犯之虞 恐嚇北捷男 聲押獲准
男駕車撞警局 檢諭令強制就醫
草草戲劇節驚傳舞者身亡 妻以為夫正在表演
未成年扮調查官 老哏詐婦兩千萬
法官也看不下去 母擁千萬現金房地竟裝窮 拒養中風女兒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