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夫妻生活難磨合 阿諾祕密離婚

去年3月,阿諾(左)還和前夫(右)為女兒舉行抓週儀式,但4個月後,兩人就協議離婚。(艾迪昇傳播提供)
去年3月,阿諾(左)還和前夫(右)為女兒舉行抓週儀式,但4個月後,兩人就協議離婚。(艾迪昇傳播提供)

曾擔任《食尚玩家》主持人的女藝人阿諾,2017年和年薪500萬元的Google工程師Allen結婚,目前育有一名2歲女兒。阿諾年初時透露,老公帶著女兒返美探親,讓她甚是想念,但本刊收到爆料,阿諾早就悄悄辦妥離婚手續,原以為遠距婚姻因為疫情終能長期相處,結果發現彼此根本個性不合,決定結束5年婚姻。

今年3月時,阿諾若無其事地向媒體分享,女兒自出生以來都沒見過在美國的阿嬤,但自己還有工作在身,所以由老公代打,帶著女兒去美國探親。阿諾提及要和女兒分開兩個多月,心情相當焦慮,「每天看不到她就覺得肝腸寸斷,晚上睡覺時旁邊空空的。」言談之間只提到對女兒的思念,卻都沒提到老公。

阿諾(左)和前夫(右)在婚前就因婚禮細節談不攏分手,後來她飛美國追愛,才終於走入婚姻。(翻攝自東森新聞)
阿諾(左)和前夫(右)在婚前就因婚禮細節談不攏分手,後來她飛美國追愛,才終於走入婚姻。(翻攝自東森新聞)

 

隱瞞9個月 表面平和

本刊接獲消息,其實阿諾早就悄悄辦妥離婚手續,老公Allen成為前夫,因為對方是圈外人,為了保持低調,所以不願對外公布,連在媒體受訪時,都還是以「老公」稱呼。不過阿諾在臉書分享生活點滴時,已透露單親媽媽般的生活,比如放棄買名牌包決定揹上車貸,除了強調親子出遊方便,也隱約透露家中經濟僅靠自己,沒有達到「財富自由」狀態。

阿諾首度當媽手忙腳亂,因為過度神經質,搞到夫妻倆壓力都很大。(翻攝自阿諾IG)
阿諾首度當媽手忙腳亂,因為過度神經質,搞到夫妻倆壓力都很大。(翻攝自阿諾IG)

 

據消息人士稱,阿諾去年7月就已經協議離婚,隱瞞外界將近9個月,除了不想影響前夫圈外人的生活,自己也無法鼓起勇氣主動對外說明,不過會試著維持表面和平,未來若孩子的爸爸在台灣,也會一起帶小孩出遊,希望彼此能扮演好父母的角色,不讓小孩成長受到影響。根據讀者向本刊透露,2人近年來關係早已生變,主要還是阿諾和前夫Allen原本遠距婚姻,關係勉強能撐住,但Allen因疫情回到台灣,發現彼此工作與生活各方面歧異過大,到了無法共同生活的地步,雙方經過漫長的協商之後,終於做出離婚的決定。

阿諾因過度保護前夫,被好友懷疑是「假結婚」,她還特地上節目解釋。(翻攝自《綜藝大熱門》)
阿諾因過度保護前夫,被好友懷疑是「假結婚」,她還特地上節目解釋。(翻攝自《綜藝大熱門》)

 

這2年間,身邊親友就有聽說夫妻不睦的消息,遲遲未簽署離婚協議,傳說最大的癥結點還是贍養費,在這部分糾結很久,最後來回反覆協議,雙方才肯點頭分開。

變成女兒寶 親縫睡毯

女方親友則為阿諾說話,形容她的演藝事業雖然不穩定,賺的錢也沒前夫多,但仍堅持想要自己撫養小孩,也很努力工作維持生活。尤其阿諾對女兒呵護備至,當察覺女兒蓋上安撫毯能睡得更香甜,她開始研究毯子的製作過程,到布行買布、親手縫紉,就為了能讓女兒替換好睡。

阿諾(中)靠零星通告維生,曾和陳德烈(左)、阿布(右)參與《全民新視界》錄影。
阿諾(中)靠零星通告維生,曾和陳德烈(左)、阿布(右)參與《全民新視界》錄影。

 

阿諾主持《食尚玩家》受到注意,參與過不少節目。(翻攝自阿諾IG)
阿諾主持《食尚玩家》受到注意,參與過不少節目。(翻攝自阿諾IG)

 

不僅如此,阿諾甚至製作了同款的母女洋裝,想藉此逗女兒開心。另外,為了讓女兒更適應人群,每到假日,她就會安排外縣市的小旅行,自己扛嬰兒推車,張羅所有事情。

阿諾日前做空中瑜伽,還說「化悲憤為力量」,似乎在表達婚變心境。(翻攝自阿諾IG)
阿諾日前做空中瑜伽,還說「化悲憤為力量」,似乎在表達婚變心境。(翻攝自阿諾IG)

 

有時朋友會笑阿諾太過保護女兒,別人是媽寶,阿諾是女兒寶;比如女兒剛上幼兒園的那天,阿諾在幼兒園門口崩潰大哭,每隔半小時就會溜去偷看女兒上課情況,看她有沒有在哭、有沒有好好交朋友、吃飯;朋友笑她根本離不開女兒。

根據向男方親友側面打聽,Allen個性理性、冷靜,阿諾則較為纖細、敏感,小情緒比較多,三不五時會埋怨老公不關心自己,還常常氣哭,而且只要抓住一個點,就死抓著不放,鬧到兩人精疲力盡,經常上演這種小劇場,結果讓感情越吵越淡薄。

去年底前夫帶著愛女去美國探親,阿諾還前往機場送機。(翻攝自阿諾IG)
去年底前夫帶著愛女去美國探親,阿諾還前往機場送機。(翻攝自阿諾IG)

 

做事神經質 對尪臭臉

阿諾的這段婚姻,從一開始就充滿曲折,2014年她因友人阿Ben介紹,認識了在美國擔任Google工程師的前夫,交往一年就接受男方求婚,只是為了後續細節鬧翻、吵到分手。隔年阿諾飛往美國追愛,離開演藝圈四個月陪伴Allen,終於成功和男方復合,繼而在美國登記結婚。

阿諾(後排中)經友人阿Ben(前)介紹,認識了工程師前夫(後排左),但男方是圈外人,相當重視隱私,正面鮮少曝光。後排右為徐小可。(翻攝自阿諾IG)
阿諾(後排中)經友人阿Ben(前)介紹,認識了工程師前夫(後排左),但男方是圈外人,相當重視隱私,正面鮮少曝光。後排右為徐小可。(翻攝自阿諾IG)

 

2020年阿諾順利產下女兒,但之後夫妻倆又面臨重大考驗,阿諾曾透露,由於自己育兒時壓力太大,一顆心都放在孩子身上,「差點忘記我有老公」。且阿諾控制狂、潔癖魔上身,除了怕孩子生病,拒絕讓婆家及娘家的人探視小孩,每天都要洗衣、拖地,老公拖完,她不放心又重複拖地,幾乎到了神經質的地步。

2015年阿諾宣布婚訊後又爆出取消婚約,據悉還有親友碎念耳語,也對這段婚姻造成阻力。(翻攝自台灣《壹週刊》YouTube)
2015年阿諾宣布婚訊後又爆出取消婚約,據悉還有親友碎念耳語,也對這段婚姻造成阻力。(翻攝自台灣《壹週刊》YouTube)

 

阿諾還分享,自己曾經在半夜衝出家門買奶粉,就因買不到奶粉當街大哭,自顧自地上演八點檔,連路人都前來關心;加上帶小孩情緒緊繃,讓阿諾經常對老公擺臭臉,夫妻倆幾乎天天吵架,導致老公壓力很大。阿諾自曝,老公曾經對她說過:「妳是一百分的媽媽,但妳是不及格的老婆。」2人因此坐下來好好深聊,當時決定繼續撐下去,如今還是敵不過個性歧異,老公終究變成了前夫。

阿諾(左)雖保護前夫(右)隱私,但在婚姻還未生變時,也會不時曬恩愛。(翻攝自阿諾IG)
阿諾(左)雖保護前夫(右)隱私,但在婚姻還未生變時,也會不時曬恩愛。(翻攝自阿諾IG)

 

《大宅們》是阿諾(左)唯一參與的電影演出,她在電影中作勢強吻蕭敬騰(右)。(翻攝自大宅們臉書)
《大宅們》是阿諾(左)唯一參與的電影演出,她在電影中作勢強吻蕭敬騰(右)。(翻攝自大宅們臉書)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她怨父喪「老公只關心女兒」 何妤玟曝離婚關鍵卻遭批:公主病
【全文】步入復健關鍵期 納豆6月復工卡關
【全文】淡出娛樂圈 江宏傑重拾桌球事業顧稚兒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