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官僚惹怒千億港商跨海求償 20億日月潭湖畔飯店標案擺爛

·8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14年前風光招商,標案未提及用地涉原住民傳統領域,導致得標業者至今無法動工。圖中指示處為開發計畫用地。(日管處提供)
→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14年前風光招商,標案未提及用地涉原住民傳統領域,導致得標業者至今無法動工。圖中指示處為開發計畫用地。(日管處提供)

開發規模超過20億元的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14年前風光招商,未料,全案開發範圍涉及原住民傳統領域,導致得標業者慘遭原民會卡關遲遲無法動工,損失慘重;離譜的是,日月潭風景管理處不斷要求業者繼續協商並重啟環評,否則將沒收3千萬元履約保證金,開發案空轉十多年,業者進退兩難,準備撤資不玩並提告求償。

位於全長逾6公里的日月潭自行車道旁的向山遊客中心,在暖暖冬陽映照下,景色顯得格外夢幻美麗,疫情稍解過後,每到假日總吸引絡繹不絕的遊客,而緊鄰遊客中心停車場旁,矗立多年的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工程告示牌,上頭的預定完工時間卻一再塗改,空轉十多年後,幾乎已確定胎死腹中。

仲成公司找來美國最大建築公司設計建案,預計投入20億元興建300間客房,打造日月潭最頂級的湖濱飯店。(讀者提供)
仲成公司找來美國最大建築公司設計建案,預計投入20億元興建300間客房,打造日月潭最頂級的湖濱飯店。(讀者提供)

 

涉邵族祖墳地 招標未告知

本刊調查,該案2008年由香港寶聲集團旗下的仲成公司得標,負責遴選的日月潭風景管理處(下稱日管處)招商時,並未揭露預定地恐位於原住民傳統領域,雙方風光簽約,時任交通部長的毛治國也親自出席,沒想到業者投入上億元資金開發後,才被告知開發範圍是邵族的祖墳所在地,在原住民委員會及邵族反對下,開發案難以進行,業者不想玩,準備退場撤資,但日管處卻不同意解約,要求依約進行環評,否則將沒收3千萬元保證金,堪稱是官僚坑殺投資人的惡例。

2009年,仲成公司董事長陳燿璋向時任交通部長毛治國及朝野立委說明開發計畫,看似風光,但工程卻卡關至今。(讀者提供)
2009年,仲成公司董事長陳燿璋向時任交通部長毛治國及朝野立委說明開發計畫,看似風光,但工程卻卡關至今。(讀者提供)

 

業者不解的是,《原住民族基本法》(下稱《原基法》)早在2005年就已制訂,為何日管處招標時未揭露用地可能屬於原住民傳統領域?或提醒有意投資的廠商評估辦理諮商同意程序成本,以及將回饋發展基金納入財務試算?

更誇張的是,因向山遊客中心是日月潭必遊景點,日管處還無償向業者商借土地做為停車場之用,但因管理不善,遭人堆置貨櫃與種植花木,現場雜亂不堪,被南投縣政府開罰,帳還差點算在業者頭上;此外,開發案受阻形同空轉,業者卻得依約繳交土地租金,簡直是一頭牛被剝二層皮,損失慘重,已跨海喊話,不排除提告求償。

邵族居民反對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在說明會場外掛起白布條抗議,要求全案退回。(翻攝邵部落臉書)
邵族居民反對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在說明會場外掛起白布條抗議,要求全案退回。(翻攝邵部落臉書)

 

開發案陷停頓 卡住逾億元

整起BOT案延宕的關鍵在於,仲成公司得標後與日管處在2009年1月簽約,找來美國最大建築工程公司HOK負責設計,該公司在台灣最知名的作品是高雄地標八五大樓,至於協力廠商也個個大有來頭,包括大陸工程負責土木建築、劍湖山世界專責旅遊規劃、萬豪酒店集團力推品牌通路,就是為打響日月潭畔頂級飯店的名號。

原本開發計畫順遂,2010年10月舉辦環境影響說明會,原民會及當地住民都無人反對,不料,2011年11月環保署召開第一次初審會議卻豬羊變色,原民會主張該BOT案須依《原基法》規定辦理,最關鍵的是隔年2月的第二次審查會,原民會直接表示該案用地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同意,且應依《原基法》相關規定辦理。

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預定地(箭頭處),緊鄰向山遊客中心及全球最美自行車步道之一的日月潭自行車道,位置極佳。(日管處提供)
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預定地(箭頭處),緊鄰向山遊客中心及全球最美自行車步道之一的日月潭自行車道,位置極佳。(日管處提供)

 

按照原民會的主張,意即如果當地原住民不同意,該案就不能開發,就算可以開發,也要從營收中提撥一定比例的回饋金給原住民族發展基金,導致業者無法動工,整起開發案形同胎死腹中,連同履約保證金、土地租金及規劃設計費,投入的上億元都被卡住,開發案顯得遙遙無期。

由於日管處隸屬交通部觀光局,僅是四級機關,原民會和環保署卻是行政院直轄的二級機關,業者四處陳情,全案才提報到行政院觀光發展推動委員會協調,2012年8月時任政務委員的楊秋興召集交通部、環保署、原民會及法務部進行跨部門協商,決議只要傳統領域尚未劃定,向山BOT案就不受《原基法》規範,日管處隨即發函仲成公司,告知從環保署第一次初審會議到傳統領域爭議落幕前,興建期停止計算,業者也得以暫時鬆口氣。

不過,後來原民會進行傳統領域劃設的法制工作,2017年2月制訂「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隔年六月原民會公告劃設整個魚池鄉均為邵族傳統領域,讓整起開發案爭議再起。

邵族認為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須獲族人同意,要求行政部門不能擅自通過環評,圖利財團。(翻攝邵部落臉書)
邵族認為日月潭向山觀光旅館BOT案須獲族人同意,要求行政部門不能擅自通過環評,圖利財團。(翻攝邵部落臉書)

 

族人缺席抗議 日管處官腔

後來,日管處再度發函仲成公司,要求儘速重啟環評,仲成公司找來原民會及當地住民協調,但原民會仍認定向山案用地屬於傳統領域,多次召開會議協調仍無共識。

去年10月,業者舉辦地方說明會,邵族人士集體缺席抗議,會場外也掛滿布條,僅由當地民族議會議員到場宣示立場,「你們自己合約上的問題,你們有紛爭,你們自己去處理,真正的受害者是我們,誰叫你們去亂訂合約跟人家談這些有的沒有的。」

由於原民會及邵族的態度都很清楚,因此今年1月的第三次協調會,與會人士慮及如果繼續履約,恐會淪為台東美麗灣飯店翻版,因此建議雙方朝合意終止契約方向結束該案,業者因全案空轉十多年,也打算認賠殺出。

仲成公司得標後,董事長陳燿璋親自來台與交通部觀光局與日管處等官員在2009年1月正式簽約。(讀者提供)
仲成公司得標後,董事長陳燿璋親自來台與交通部觀光局與日管處等官員在2009年1月正式簽約。(讀者提供)

 

不過,日管處卻不買單,今年9月又發函仲成公司,表明若不願繼續協商或重啟環評,將沒收履約保證金3千萬元,讓業者直搖頭。

仲成公司董事長陳燿璋向本刊說:「日管處拿有爭議的土地出來招標,又不能釐清產權,即使重啟環評還是會遇到原住民傳統領域問題,既然邵族不想開發,我們也想撤出,但日管處卻逼廠商提槍上陣,重點是還不給子彈,不上戰場就要被處罰!」

一旦胎死腹中 恐淪為四輸

陳燿璋說:「我們的團隊一直很尊重原住民,簽約不久就去拜會地方耆老,也預計成立文化基金,建築設計也參考邵族文化。可是去年地方會議反彈很大,我們只希望依國際投資標準,拿回當初規劃設計費等投資金額。」

這起開發案起於2007年底,日管處將日月潭西岸一塊土地規劃為向山BOT案,開發面積達2.79公頃,興建及營運期間合計50年,至少要建300間客房,將成為當地最大的觀光旅館,日管處還標榜向山案用地是日月潭最後一塊處女地,可看到日月潭日出的最後湖景,成為招標案的最大賣點。

日管處向業者無償借用預定地當停車場,卻遭人堆放貨櫃及種植花木,險害業者被南投縣政府開罰。
日管處向業者無償借用預定地當停車場,卻遭人堆放貨櫃及種植花木,險害業者被南投縣政府開罰。

 

當時南投縣政府、日管處更規劃興建向山至車埕的觀光纜車,吸引不少國際飯店業者爭相參與開發案,經過激烈競爭,由仲成公司得標,不料卻爭議迭起,唯有相關單位盡速協調,才能避免業者、官方、原民及旅客四輸局面。

 香港寶聲集團財力雄厚 董座家族曾是國軍上將香港寶聲集團資產近新台幣千億元,主要投資項目為不動產開發、投資、物業管理、旅館、商務住宅等業務,除香港外,投資地點遍及美國、英國、加拿大、新加坡等。董事長陳燿璋家族與國民黨淵源頗深,祖父陳維周官拜國軍中將,曾任廣州鹽運使及禁菸局局長,陳維周的哥哥陳濟棠是國軍一級上將、前廣東省政府主席,也曾任國府首位農林部長,有「南天王」之稱,兄弟主政期間被稱為廣東的「黃金十年」。除了經商,陳燿璋家族也熱衷教育,在香港創辦香江書院(後更名為陳樹渠紀念中學),陳燿璋堂姑陳寶馨更是德明財經科技大學創辦人。由於早年國共內戰,陳燿璋家族自廣東遷居至香港,但仍與台灣保持聯繫,成為國民黨與僑界溝通的重要管道。

香港寶聲集團董事長陳燿璋的伯公陳濟棠曾官拜一級上將,夫妻倆曾與前副總統陳誠及前國防部長何應欽合照,政商實力驚人。(翻攝網路)
香港寶聲集團董事長陳燿璋的伯公陳濟棠曾官拜一級上將,夫妻倆曾與前副總統陳誠及前國防部長何應欽合照,政商實力驚人。(翻攝網路)

 

 回應日管處:依約要求環評日管處表示,招標過程一切合法,當初原民會並未公告原住民傳統領域,因此招標時不受約束,即使後來原民會公告傳統領域,但今年底已被法院撤銷,意即標案回到原點,得標廠商須履約進行環評。對於廠商有意退出,要求賠償已投入的規劃設計費等上億元資金,因於法無據,日管處僅能依約要求業者繼續進行環評,以利後續工程進行。此外,對於業者無償出借土地供日管處使用,因堆放貨櫃等雜物險遭縣府開罰,日管處將盡速移除。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逃漏稅遭檢偵辦 爆禾馨蘇怡寧棄養雙親
【全文】黑吃黑坑地主吞土地 板橋農會理事長涉詐貸2.8億
【全文】遭控貪小利操守不佳 揭柯文哲貼身隨扈調職內幕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