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官民投入VR內容產製 沉浸式劇場摸索商業模式

祁玲
·7 分鐘 (閱讀時間)
多媒體聲音劇場《色度:賈曼計畫》  結合VR、聲音和燈光裝置, 去年在高雄電影節舉行世界首映。(高雄電影節提供)
多媒體聲音劇場《色度:賈曼計畫》 結合VR、聲音和燈光裝置, 去年在高雄電影節舉行世界首映。(高雄電影節提供)

以沉浸式體驗為號召的各式娛樂和展演活動,在國際間蔚為潮流。近年台灣急起直追,在中央和地方政府扶植下,帶動民間投入產製相關內容,從影視、遊戲到文化藝術等包羅萬象,堪稱跨產業的顯學。

為讓民眾更了解沉浸式內容的特性,上屆高雄電影節引薦兩齣劇場形式的作品,包括量身訂製的《微醺列車》,以及聲響實驗室的年度企劃《色度:賈曼計畫》,呈現沉浸式體驗商業與藝術兼容並蓄的風貌。

「搭過這列車的都會想起一個人,你會想起誰?」上屆高雄電影節的活動手冊,簡述觀眾參與沉浸式劇場《微醺列車》時會有3種體驗:微醺、沉浸(故事)和選擇(終點站)。曖昧不明的描述引起民眾好奇,影展期間總計162場、近1千張票,每張票定價800元,於5天內完售,足見沉浸式體驗的魅力。

高雄電影館於駁二特區打造VR體感劇院,常態放映VR電影。(高雄電影節提供)
高雄電影館於駁二特區打造VR體感劇院,常態放映VR電影。(高雄電影節提供)

高雄電影節3年多前率先創設VR單元,以開發內容、培育人才為宗旨。多年來順應全球沉浸式體驗的趨勢,此單元逐漸納入AR、MR、體感裝置和沉浸式劇場等互動媒材,由於上述技術統稱為XR(Extended Reality,延展實境),單元名稱也從VR進化成「XR無限幻境」。

不過XR對多數人仍是陌生領域,如何吸引更多民眾參與交流,是單元策展人李懷瑾的首要任務。去年她聚焦台灣,主打《微醺列車》和《色度:賈曼計畫》兩個節目。前者是具高雄在地特色的沉浸式劇場,融合駁二特區的地景,以及真人演員與觀眾的互動設計; 後者為台灣導演Baboo Liao執導的多媒體聲音劇場。

劇場導演Baboo(右)應C-Lab台灣聲響實驗室之邀創作《色度:賈曼計畫》,並由黃郁傑(左)負責統籌製作VR影像。
劇場導演Baboo(右)應C-Lab台灣聲響實驗室之邀創作《色度:賈曼計畫》,並由黃郁傑(左)負責統籌製作VR影像。

VR實驗家

Baboo Liao,劇場導演,2017年國家兩廳院駐館藝術家、2018年ACC亞洲文化協會受獎人、2019年法國巴黎西帖藝術村駐村藝術家,近期作品為《新!王冠度假村》《人民之王》《餐桌上的神話學》等。

黃郁傑,C-Lab台灣聲響實驗室VR影像製作,近期作品有《Oli邊境》、C-Lab《梁祝》小提琴協奏曲。

與高雄電影節合作打造《微醺列車》的「驚喜製造」,是台灣首家專營沉浸式體驗的公司。他們於2019年推出《微醺大飯店》,共演出700場、1萬6千人參與,創下3千萬元票房,展期長達7個月,是台灣最長壽的定目劇(長銷型的劇場演出)。出色表現讓策展人李懷瑾找上門,探詢為雄影量身打造實境體驗的可能。

《微醺大飯店》的兩位核心人物,是驚喜製造共同創辦人陳心龍和進港浪製作劇團團長洪唯堯。前者負責財務、流程、票務和場次,後者掌管故事發想和導演工作。雄影的邀約讓陳心龍萌生念頭:若要製作可巡迴演出的作品,此案或許是個起點,未來甚至有機會到別處演出。

高雄電影節邀請「驚喜製造」共同創辦人陳心龍(左)和「進港浪製作」劇團團長洪唯堯(右),量身打造沉浸式劇場《微醺列車》。
高雄電影節邀請「驚喜製造」共同創辦人陳心龍(左)和「進港浪製作」劇團團長洪唯堯(右),量身打造沉浸式劇場《微醺列車》。

沉浸式先鋒

  • 陳心龍,「驚喜製造」共同創辦人、創意總監。

  • 洪唯堯,劇場導演/演員,現為進港浪製作團長。

  • 合製作品:

  • 2021年《微醺大飯店2》

  • 2020年《明日俱樂部》《微醺列車》

  • 2019年《微醺大飯店》

他原本設想製作《微醺大飯店》的延伸劇,只是規模小一點,但洪唯堯卻想,不妨把體驗場景改為列車車廂。至於故事脈絡、想帶給觀眾的核心情感,則延續自《微醺大飯店》。

就這樣,《微醺列車》拍板定案,它呼應陳心龍巡迴製作的初衷,未來也可操作成各式版本,例如因應合作對象冠上不同的地名,還可視預算多寡增減車廂數量。

由於當時已在籌備《微醺大飯店:1980s》,雄影的案子也讓他們發展「微醺宇宙」的想法更明確。如同所有的IP作品,總不乏一再出現的關鍵角色,《微醺》系列便有個惡魔米羅,出現在所有的相關製作。

沉浸式劇場《微醺列車》提供觀眾微醺、沉浸和選擇3種體驗。(高雄電影節提供,廖振坤攝影)
沉浸式劇場《微醺列車》提供觀眾微醺、沉浸和選擇3種體驗。(高雄電影節提供,廖振坤攝影)

成立5年的驚喜製造以設計體驗為目標,創業之初執行過《無光晚餐》《一人餐桌》和《無光晚餐2.0》3個專案,《微醺》系列是第一個能夠長期以商業模式經營的沉浸式演出。

沉浸式體驗在台有市場潛力,但因客觀條件,每場活動參與人數無法突破,發展難免受限。

陳心龍坦言,沉浸式體驗在台灣有市場潛力,但因客觀條件,每場活動參與人數無法突破,加上競爭者不多、產能有限,發展難免受限。

為了呈現沉浸式內容多元特性,雄影去年也相中C-Lab台灣聲響實驗室(以下簡稱C-Lab)的年度製作:結合VR、聲音和燈光裝置的多媒體聲音劇場《色度:賈曼計畫》。

 《微醺大飯店》在7個月內演出700場,是台灣最長壽的定目劇。(驚喜製造提供)
《微醺大飯店》在7個月內演出700場,是台灣最長壽的定目劇。(驚喜製造提供)

導演Baboo Liao表示,此案源於C-Lab計畫主持人林經堯的創作邀約,提議以讀劇的形式創作,藉由「只有聲音、沒有現場演員」的劇場演出,凸顯C-Lab擁有全國第一座沉浸式音樂劇場空間的特色。

但Baboo對經典文本沒興趣,加上要以聲音為特性,聯想到已故英國導演德瑞克賈曼,他晚年因HIV(愛滋病毒)雙眼全盲後,執導電影《藍》。全片近80分鐘,「觀眾只看到一片藍色,但它的聲音非常精彩,有口白、音樂和聲響,以及各種環境的取樣。」於是Baboo決定以這部片為起點,創作另一齣聲音劇場作品。

起初此案只與聲音有關,後來因C-Lab旗下也擁有VR技術團隊,決定加入VR,由C-Lab的影像製作黃郁傑負責統籌。Baboo希望VR視覺「長出新的文本」,而非完全服務於文本,又擔心人是視覺動物,戴上VR頭戴式顯示器後會忽略聲音表現,花了3個月才架構出作品概念。

高雄電影節「XR無限幻境」單元引進《攻殻機動隊 GHOST CHASER》的全新續作,藉由Q-Ride六軸體感裝置,觀眾宛如親臨戰鬥場景。(高雄電影節提供)
高雄電影節「XR無限幻境」單元引進《攻殻機動隊 GHOST CHASER》的全新續作,藉由Q-Ride六軸體感裝置,觀眾宛如親臨戰鬥場景。(高雄電影節提供)
《攻殻機動隊 GHOST CHASER》為日本講談社正版授權,動漫公司Production I.G.量身製作的VR作品。(高雄電影節提供)
《攻殻機動隊 GHOST CHASER》為日本講談社正版授權,動漫公司Production I.G.量身製作的VR作品。(高雄電影節提供)

過往的製作經驗是把VR當載體,但Baboo想讓VR變成角色,觀眾與它對話、體驗。

黃郁傑不諱言,過往的製作經驗是把VR當載體,「想著內容怎麼放進去給觀眾看」。但Baboo想讓VR變成角色,觀眾必須與它對話、體驗,對黃郁傑來說是一大挑戰。時間緊迫下他邊做邊學,接下來的3個月密集與導演討論,把想像化為影像。

Baboo出身當代劇場,熱衷跨領域創作,《色度:賈曼計畫》是他首部VR作品。他分享經驗:「VR是非常現代的觀看方式,所有的東西透過它送到眼前,不用移動,頂多就是轉頭。某些類型題材非常適合以VR表現,比方窺探你從沒去過的世界。」

劇場導演Baboo的近作《新!王冠度假村》也是沉浸式劇場,創作靈感源於防疫旅館。(翻攝自典藏今藝術&投資粉絲專頁)
劇場導演Baboo的近作《新!王冠度假村》也是沉浸式劇場,創作靈感源於防疫旅館。(翻攝自典藏今藝術&投資粉絲專頁)

他的近作《新!王冠度假村》也是沉浸式劇場,創作靈感源於防疫旅館這個矛盾的名詞,「防疫是集中管理,但旅館是人們去旅行、高度流動的空間」,因為這個概念,才會有民眾預約入住體驗的沉浸式設計。

《色度:賈曼計畫》在高雄電影節世界首映後,預計今年回台北,在C-Lab自家視聽空間展演。Baboo表示,屆時他有可能調整一些內容,讓作品更臻完美。


更多鏡週刊報導
爲何搭上假車廂? 他們用細節做出擬真效果
神祕感+玩遊戲 驚喜體驗從購票開始
左右眼看的色彩不一樣? VR帶你超越生活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