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直銷大亨遭水電工割喉棄屍 日曆手寫電話號碼助破案

張馥暄繪圖|于子薇、王聖光
·7 分鐘 (閱讀時間)
闕姓水電工供稱,邱姓直銷大亨笑他性無能,才一時氣憤,失手殺人。
闕姓水電工供稱,邱姓直銷大亨笑他性無能,才一時氣憤,失手殺人。

19年前,基隆1名闕姓水電工前往邱姓直銷大亨家中修繕時,持刀將對方殺害,並找來智能障礙的弟弟協助棄屍。警方獲報後,根據死者家中日曆上1組手寫的電話號碼,循線查出闕男涉有重嫌,並在闕家旁的倉庫搜出染血證物,闕男才俯首認罪,但辯稱因邱笑他性無能,一時氣憤失手殺人,卻不願供出棄屍地點,警方最後靠闕弟帶路,終於在死者頭七當天,順利尋獲屍體。

2001年5月22日,一名婦人神色緊張地到警局報案,指稱長年獨居基隆的邱姓丈夫失聯多日,她上門尋夫,發現地板有擦拭的痕跡,就連家中的除濕機也不翼而飛,種種異象兜在一塊,讓她直覺不對勁。

謊稱收帳 回案發現場

為了釐清真相,警方在婦人的帶領下前往邱家勘查,發現屋內並無打鬥痕跡,門窗也未被破壞,卻在家具上發現許多可疑的血點,另外,日曆上寫了一組未具名的手機號碼,警方懷疑邱男恐凶多吉少,決定調閱監視器展開追查。

闕男雖然坦承殺人,但對於屍體下落卻不肯吐實。(東森新聞提供)
闕男雖然坦承殺人,但對於屍體下落卻不肯吐實。(東森新聞提供)

果不其然,警方發現一名非住戶的可疑男子與另一名身形瘦小的同伴,在同年5月19日,頻繁進出邱家,還帶走除濕機,但2人的臉孔並未清晰拍下。究竟2人的身分為何?與邱男失蹤有何關聯?日曆上的電話號碼又是誰的?正當警方一籌莫展之際,一聲電鈴讓謎團瞬間解開。

時任基隆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長的呂景發告訴本刊:「當時我跟其他同仁還留在現場,一名聲稱是水電工的闕姓男子按了電鈴,說要找邱先生,他自稱是邱的好友,還拿出名片,說邱欠他一百多元修繕費用,所以來找邱討錢。」

邱姓死者是化妝品直銷大亨,家境富裕。(東森新聞提供)
邱姓死者是化妝品直銷大亨,家境富裕。(東森新聞提供)

闕男突然現身,只為了向好友索討100多元修繕費,還是在邱男失蹤的敏感時間點,不免啟人疑竇。警方收下名片,比對後確認,日曆上的電話正是闕男的手機,於是再次查看監視器畫面,發現帶走除濕機的男子身形與闕很相似,因此決定前往闕家查訪。

菜刀割喉 典當死者錶

呂景發說:「我們到闕男家中之後,開門見山告訴他要查命案。一開始,他否認5月19日去過邱男住家,後來我們出示畫面,他才改口說自己記錯了,承認當天有去修水電。訪查過程中,他坐在沙發看電視,神情自若,後來同仁在他家旁邊的小倉庫裡,發現邱家遺失的除濕機,上面還有一些噴濺的血點,比對化驗後,確定就是邱男的血液。」

方在死者家中的花盆、家具上,發現許多可疑血點。(東森新聞提供)
方在死者家中的花盆、家具上,發現許多可疑血點。(東森新聞提供)

闕男起初辯稱,除濕機是因邱男汰換舊機,才會送他,還強調收到時,上面已布滿血點,矢口否認殺人。後來,闕妻透露丈夫曾帶她到台北市內湖某當鋪典當邱的勞力士手錶,闕才俯首認罪,但強調是一時失手。

警方在凶手住處旁的倉庫發現死者家的除濕機,上面還留有噴濺的血點。(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在凶手住處旁的倉庫發現死者家的除濕機,上面還留有噴濺的血點。(東森新聞提供)

時任基隆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偵查佐的李國忠說:「闕男供稱,他常幫邱男修理水電,因此成為好友,邱是化妝品直銷大亨,人脈很廣,也常幫他牽線介紹水電生意。案發當天上午,他先到邱家換裝日光燈管,邱說熱水器也需修理,所以下午再度前往邱家。2人聊天時,邱笑他好吃懶做,還說他縱慾過度造成性無能,老婆會跑掉,他一氣之下推了邱一把,邱不慎撞到茶几,因此送命。」

時任基隆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長的呂景發,向本刊說明偵辦經過。
時任基隆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長的呂景發,向本刊說明偵辦經過。

李國忠告訴本刊:「闕男謊話連篇,直到上了法庭,他才坦承持木梯朝邱男頭部猛敲,邱企圖逃至門口求救,他怕事跡敗露,所以從廚房拿了菜刀,猛力割斷邱的喉嚨。」

呂景發則是提到:「闕男雖坦承殺人,但是對於屍體下落卻不吐實,胡亂供稱將屍體丟棄在基隆大武崙附近的子母垃圾車中,我們遍尋不著,一度打算關閉垃圾場3天,進行地毯式搜索,但總覺得闕根本在胡扯,因此作罷。後來,一名同仁突然想起,監視器畫面中身材瘦小的同夥,與闕的弟弟身形相似,認為他知道內情,於是將他帶回警局偵訊。」

遍尋不著 祭拜現屍蹤

不過,闕男的弟弟是重度智能障礙者,對於警方的問話一知半解,表達能力也非常不好,偵訊一度毫無進展,直到他聽見警方提到「阿伯」二字,才說出關鍵字句,讓警方順利尋獲屍體,宣布破案。

李國忠說:「我告訴他,你哥哥做的是壞事,你跟我們講,帶我們去找阿伯(死者邱男)好不好?」這時,闕弟突然不斷重覆說出「阿伯」「很冷」「山頂」等字眼,警方認為他知道棄屍地點,於是要他帶路尋屍。

闕男將屍體垂降至1樓,死者的手在過程中掉了出來,嚇壞闕弟。
闕男將屍體垂降至1樓,死者的手在過程中掉了出來,嚇壞闕弟。

警方在闕弟的帶領下,開車前往山區的產業道路,行經一處邊坡時,闕弟突然開口說:「阿伯在這裡。」一行人下車後,聞到陣陣的屍臭味,研判就是棄屍地點,大家對於闕弟驚人的記憶力也感到不可思議。

詭異的是,警方在現場搜尋2個多小時,卻遍尋不著屍體,最後只好請邱男的家屬前來祭拜,說也奇怪,半小時後警方就尋獲屍體。

家屬到棄屍現場祭拜後不久,屍體就在床墊下方的土堆被挖出。(東森新聞提供)
家屬到棄屍現場祭拜後不久,屍體就在床墊下方的土堆被挖出。(東森新聞提供)

呂景發回憶說:「祭拜完後,有人突然開口問,屍體會不會就在我們的腳下?當時大家踩著一張舊床墊,翻開後並沒有看見屍體,只看見床墊下的土堆,鋪滿了被棄置的柏油、雨衣以及毛毯,由於屍臭味越來越濃,有人便開始徒手挖掘,結果挖到一半,就摸到邱男的屍體。」巧合的是,這天正是死者的頭七。

尋獲屍體後,凶手闕男才向警方供出棄屍過程。原來,闕將邱男殺害後,一度將死者的衣物扒光,企圖分屍,但因血液不斷噴濺才罷手。

床單垂吊 揪弟助運屍

案發當晚,闕男帶著弟弟,騎機車返回命案現場處理屍體,因屍體太重,闕男一人無法搬運,於是用床單包裹屍體,再從2樓房間的窗戶,利用吊掛的方式,將屍體垂降至一樓,過程中闕男一時失手,死者一隻手因此掉了出來,屍體最後快速墜落。

時任基隆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偵查佐的李國忠談起此案,記憶猶新。
時任基隆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偵查佐的李國忠談起此案,記憶猶新。

闕弟見狀,嚇得直呼要跟家人告狀,闕男要弟弟封口、陪同運屍,並將用床單包裏的屍體放在機車踏板上,載往山區棄屍。

李國忠說:「棄屍隔天,闕男認為屍體埋得不夠深,怕被人發現,還特地帶了鋤頭、圓鍬等工具,重新挖洞埋屍,一般人嚇都嚇死了,哪會再重返現場,可見他有多狠。」針對這起殺人棄屍案,法院最終將闕男判處無期徒刑定讞,要他一輩子在牢裡好好反省,為自己的犯行贖罪。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槍殺議員騎贓車逃逸 警逮竊車賊循線緝凶
【全文】黃昏戀引殺機生殖器綁橡皮筋 一場離奇車禍讓凶手現形
【全文】兄弟檔殺警奪槍 歹徒身分證殘角成破案關鍵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老榮民為她花光積蓄 卻遭強推撞地成半癱人
「桃五線之虎」性侵姊妹入獄 假釋期竟酒駕 判免刑原因曝光
馬桶拆了沒裝回 糞管在家大噴發 家當全毀臭難聞
女虐夫18年「只給吃白飯」 2兒成年一招替父出氣
天冷點蠟燭取暖又外出 街友把廢棄宿舍燒了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