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親愛的房客》田調紮底 懸疑包裝無血緣親情

項貽斐
·7 分鐘 (閱讀時間)
基隆的港都風景氣氛讓莫子儀(左)、白潤音(右)的演出產生化學反應,畫面也更有味道。(牽猴子提供)
基隆的港都風景氣氛讓莫子儀(左)、白潤音(右)的演出產生化學反應,畫面也更有味道。(牽猴子提供)

獲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等6項提名的《親愛的房客》,藉懸疑片類型,推展莫子儀與陳淑芳、白潤音3人間的情感,進而探討血緣與親情的關係。

身兼編導、監製、剪接4職的鄭有傑,以深入的田野調查為全片推理過程打底;首度由導演轉任監製的楊雅喆,義務為影片跨刀,也從發想、編劇到製作建言提點。

電影《親愛的房客》始於導演鄭有傑和監製楊雅喆閒談的聽聞,像是:男人撫養過世女友的4個孩子長大成人、眷村老芋仔最愛妻子與小王生的兒子。但窺奇不是重點,他們關注的反而是「如何組成沒有血緣的家庭」。想著想著,鄭有傑又聽到一位同志代替已故伴侶照顧父母的故事,從中醞釀劇情雛形,不過完成劇本卻花了2年。

鄭有傑(中)身兼監製、編導與剪接4項職務,省去許多溝通時間,工作更有效率。(牽猴子提供)
鄭有傑(中)身兼監製、編導與剪接4項職務,省去許多溝通時間,工作更有效率。(牽猴子提供)

「劇本一開始只有講父母,沒有小孩。後來是雅喆提醒說,如果再多一個小孩,主角就有更多動機、願意去忍受、也有未來的延展性。」鄭有傑接受楊雅喆建議,把故事改為一位男同志住進死去伴侶的家,同時照顧對方的母親與兒子。後來主場景設計也依楊雅喆意見,安排主角住在頂樓加蓋,更有「房客以上、家人未滿」的感覺。

在寫劇本的2年期間,每出一個新版本,鄭有傑就與楊雅喆見面討論。寫到後來,一改再改,包括結構、人設都刪掉重來,進行到一年半的時候,心力交瘁的鄭有傑嚴重卡關。「我那時對雅喆提出一個要求說,『可不可以請製片找一個編劇幫我寫?』結果他竟然跟我說『你找不到啦!全台灣唯一能幫你寫的,就坐在你面前,但我不會幫你寫。』」

楊雅喆說,「因為有傑已經在這個故事裡混那麼熟了。就算再會寫的編劇,對這些角色和故事想表達的內涵,都不會比他更了解,除非是我。我那時正在做《天橋上的魔術師》,但即使沒做《天橋上的魔術師》,我也不會幫他寫。因為有些坎,就是要自己過。」他認為,如果沒過這一關,也很難告訴編劇故事前進的方向。

楊雅喆(左)首度擔任電影監製,從發想、編劇到拍片過程中提供鄭有傑(右)各種建議。
楊雅喆(左)首度擔任電影監製,從發想、編劇到拍片過程中提供鄭有傑(右)各種建議。

鄭有傑清楚記得,寫劇本時,楊雅喆總是不斷問他,「你最有感覺的是什麼?」然後又問,「你的錨要定在哪裡?」這兩個問題,後來成為鄭有傑發展劇本最重要的兩件事。「一定要寫自己最有感覺的東西,才有辦法深刻傳遞。錨定下了,之後故事才會往那個方向走。」

為讓劇情推理更寫實且有根據,影片進行藥理、醫理等領域研究。

《親愛的房客》以死亡、遺產繼承的懸疑包裝,陳述溫暖的人情。鄭有傑表示,這種安排是為了回推全貌,也省思自己理解別人事情的想法。「我們看新聞,常從片面的了解,覺得當事人一定是為了財產犯案,但背後可能不是這回事,甚至有更複雜的因素。如果只看表面,很容易變成輿論公審。」

為了讓劇情推理更寫實且有根據,影片也就藥理、醫理、法律等領域進行研究、請教專家。例如:片中男主角收養男童的「契約收養」方式,自民國101年起禁止,因此經過田調,將故事設定改在民國100年之前。為此,劇中人使用的手機、社群軟體等細節都得符合當時的情況。還有片中的阿嬤因糖尿病導致腳部劇痛,一直吃止痛藥,也經諮詢醫師,了解藥物的作用,作為後來法庭審問的依據。

演員莫子儀(左起)、白潤音、陳淑芳、是元介、姚淳耀,出席《親愛的房客》在台北電影節中的世界首映。(台北電影節提供)
演員莫子儀(左起)、白潤音、陳淑芳、是元介、姚淳耀,出席《親愛的房客》在台北電影節中的世界首映。(台北電影節提供)

片中主要演員陳淑芳、莫子儀有如「婆媳」的微妙關係,以及言語中的明槍暗箭、彼此過招是一大看點。2人不但分別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與男主角,莫子儀也因該片先在台北電影獎贏得影帝。鄭有傑坦言,劇本階段就設定是莫子儀、陳淑芳,「在寫的時候,他們就在我腦袋裡演了。真的演出來,比我想的更好看。」

陳淑芳豐富的人生歷練、表演經驗,是詮釋阿嬤的不二人選。(牽猴子提供)
陳淑芳豐富的人生歷練、表演經驗,是詮釋阿嬤的不二人選。(牽猴子提供)

多年來莫子儀對表演的執著,讓鄭有傑知道,只有他可以用很細微的呼吸、表情、眼神、肢體動作表達片中主角的情感。而陳淑芳豐富的人生歷練、表演經驗,更是飾演阿嬤的不二人選。鄭有傑形容,拍片時可感受到2人每演1天,就走得更深入一點,下次碰面交手,又從更高的層次開始。

導演鄭有傑(右2)欣賞莫子儀(左2)對表演的執著,拍片時兩人常交換意見。右1為演員是元介。(牽猴子提供)
導演鄭有傑(右2)欣賞莫子儀(左2)對表演的執著,拍片時兩人常交換意見。右1為演員是元介。(牽猴子提供)

性別平權觀念深化,同志題材市場會更大,不再分異性戀、同性戀。

「小演員白潤音也因為這樣,被現場氣氛、化學反應帶起來。有時候,導演只要顧好某些畫面與技術部分,保護好整個舞台,角色就會自己活起來。」

導演鄭有傑拍戲掌控全場,對於照顧指導小演員表演也很有一套。(牽猴子提供)
導演鄭有傑拍戲掌控全場,對於照顧指導小演員表演也很有一套。(牽猴子提供)

由於《親愛的房客》題材沒那麼商業,加上鄭有傑想保有一些拍攝的主控權,影響到資金籌募。全片總製作費約2600萬元,除了國片輔導金1300萬元,其餘均得自籌。鄭有傑也特別感謝政府今年針對影視業者設立的紓困貸款,提供該片在製作後期、行銷宣傳、 行政等所需的現金流。

2012年鄭有傑成立「一期一會」製作公司,開始擔任公司作品的製作人,在《親愛的房客》中也身兼監製、編導與剪接4職。「為什麼要身兼多職?」鄭有傑戲稱「可以省錢」,但更重要的是在獨立製片架構下,可以更有效率。「這只適用在我身上,我也不見得那麼享受這個過程。」

莫子儀(右)與姚淳耀(左)飾演一對原本快樂生活的伴侶。(牽猴子提供)
莫子儀(右)與姚淳耀(左)飾演一對原本快樂生活的伴侶。(牽猴子提供)

他解釋,在台灣拍片,通常監製掌控預算、導演掌控創意、編劇掌控劇本,但預算、場地、時間等都有很多不確定因素。如果因現實條件某場戲必須更動,監製一定先跟導演講;導演想好怎麼改,再去跟編劇講;編劇更動後也得讓導演滿意。中間因變動、溝通來來回回,相當耗時。而當鄭有傑同時負責這3項工作時,瞬間就知道狀況,判斷如何應變,省下溝通的成本。不過他承認,自己更多時候是站在導演的立場,創意優先。

莫子儀以細微的呼吸、表情、眼神、肢體動作表達主角的情感,獲頒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
莫子儀以細微的呼吸、表情、眼神、肢體動作表達主角的情感,獲頒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

近年台灣同志題材電影受到觀眾注意,但楊雅喆與鄭有傑都認為《親愛的房客》不只是同志片。楊雅喆表示,隨性別平權觀念的深化,同志題材影片的市場會更大,「不再分異性戀、同性戀,而是在比較,誰描寫愛這件事情,寫得深刻、寫得複雜、寫得幽微。」小檔案:

義務監製 楊雅喆

1971年生於板橋

學歷: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

代表作:

  • 2021年 《天橋上的魔術師》

  • 2017年 《血觀音》獲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

  • 2012年 《女朋友。男朋友》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原著劇本

  • 2008年 《囧男孩》獲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

  • 2002年 《違章天堂》獲電視金鐘獎單元劇獎、導演獎、編劇獎

多工編導 鄭有傑

1977年生於台南

學歷:台灣大學經濟系畢業

代表作:

  • 2020年 《親愛的房客》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導演、原著劇本、男主角、女配角、配樂6項

  • 2018年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獲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獎、導演獎

  • 2015年 《太陽的孩子》獲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

  • 2011年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獲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獎等5獎項

  • 2009年 《陽陽》獲金馬獎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

  • 2006年 《一年之初》獲台北電影獎百萬首獎

  • 2001年 《石碇的夏天》獲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SoundOn一條龍激活 台灣跟上全球Podcast熱浪
【全文】《無聲》挖掘校園社會議題 台韓演員飆戲揭人性黑暗面
【全文】自媒體黏著讀者 漫畫家擘劃社群獲利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