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親手弒兄分屍 1張加油發票成破案關鍵

劉文淵繪圖|鄭雅紋
·6 分鐘 (閱讀時間)
清潔隊員在草叢中發現被分屍的死者手臂,嚇得跌坐在地。
清潔隊員在草叢中發現被分屍的死者手臂,嚇得跌坐在地。

18年前,新北市汐止山區驚傳分屍案,警方循線確認死者身分,並前往死者與弟弟同住的租屋處搜索,結果在屋內發現1張500元的加油發票,因弟弟名下只有機車,不可能一次加這麼多油,警方根據發票地址,調閱加油站的監視器,查出弟弟運屍的租賃車,並在車上採到死者的血跡,接著借提因案入獄的弟弟偵訊,弟弟坦承爭執時失手殺了哥哥,分屍後棄屍,全案宣告偵破。

2003年3月6日,新北市汐止清潔隊人員正在八連山區邊坡鋤草,一名清潔隊員突然發出尖叫,嚇壞了在場所有人,原來,該名隊員在人煙罕至的邊坡草叢內,看到一個大型黑色塑膠袋,露出被肢解、腐爛長蛆的手臂,其他聞聲而來的隊員,看到如此駭人的景象,也通通嚇得跪坐在地,直到有人回過神,才趕忙打電話報警。

警方獲報到場後,立即封鎖現場搜山,希望找到其他屍塊,果然在距離手臂發現處10公尺的大樹下,發現另一個黑色塑膠袋,裡面裝著一雙沒有血色的大腿,由於手、腿都是被人從根部整齊切割,警方因此確信這是一起殺人分屍案,但當天並未找到頭顱、軀幹。隔天又派出30多人大舉搜山,卻一無所獲,有資深刑警於是在現場焚香祭拜,過沒多久,果然在一處長滿雜草的邊坡下方,找到死者的頭顱。

警方在新北市汐止八連山區搜索,陸續找到其他屍塊。(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在新北市汐止八連山區搜索,陸續找到其他屍塊。(東森新聞提供)

屍塊腐爛 身分難釐清

  1. 警方公布死者大拇指斷指等特徵,死者前妻看到後出面指認。(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公布死者大拇指斷指等特徵,死者前妻看到後出面指認。(東森新聞提供)
  2. 警方請畫師根據頭顱骨描繪死者長相,對外發布。(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請畫師根據頭顱骨描繪死者長相,對外發布。(東森新聞提供)

時任汐止警分局偵查員、現任刑事警察局偵三大隊第三隊隊長的黃聖嘉,回想當年偵辦經過,仍記憶猶新。他告訴本刊,當時死者頭顱已成骷髏頭,根本難以辨識,唯一確定的是頭骨右側明顯破碎,疑似遭鈍器重擊,但死者的軀幹仍遍尋不著。

黃聖嘉表示,法醫研判死者喪命已超過1個月,手、腿明顯腐爛,無法取得指紋比對,且屍塊又有遭冰凍封存的跡象,DNA檢體採集不易,在難以釐清死者身分的情況下,案情陷入膠著。

為了儘早確認死者身分,警方找來畫師依照死者的頭型,嘗試畫出他的五官及長相,同時公布死者的生理特徵,包括男性、共有9顆銀假牙、左手大拇指斷了一截、身高約170公分、年齡約40到60歲等資訊,希望認識死者的親友看到新聞後,能出面協助指認。

殺死哥哥再分屍的彭姓凶手,最後俯首認罪。(東森新聞提供)
殺死哥哥再分屍的彭姓凶手,最後俯首認罪。(東森新聞提供)

沒多久,警方接到一名女子來電,指稱她50歲的前夫彭男失蹤1個多月,不但沒來看小孩,也完全聯繫不上,由於警方公布的死者特徵與其前夫相符,希望前來指認。

查訪住處 見噴濺血跡

彭姓凶手(下)供稱不堪哥哥長期施暴,爭執中持榔頭失手將哥哥(上)打死。
彭姓凶手(下)供稱不堪哥哥長期施暴,爭執中持榔頭失手將哥哥(上)打死。

黃聖嘉向本刊表示,接獲通報後,警方立即派人採集彭男女兒的唾液,與死者進行DNA比對,確認死者就是彭。弔詭的是,家屬得知彭的死訊,絲毫沒有哀傷的神情,與警方對話的語氣也相當平淡,彷彿過世的是外人一般。

原來,死者生前個性暴躁易怒,曾多次酒後拿刀欲砍殺妻子,甚至還曾動手毆打4名子女,因此早已和家人決裂,彼此鮮少互動,家屬還告訴警方,死者生前好賭,常到宮廟問明牌簽賭,懷疑可能是積欠賭債引來殺機。

警方從家屬口中得知,死者平日與同母異父的弟弟住在台北市松山租屋處,為了釐清真相,黃聖嘉與同事前往查訪,當時彭弟不在家,警方在客廳地板上發現一張入監通知書,調查後始知彭弟已因竊盜通緝犯的身分被捕入獄,巧合的是彭弟入獄當天,就是他哥哥屍塊被發現的那一天。

警方在死者住處外拉起封鎖線搜索,積極尋找破案跡證。(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在死者住處外拉起封鎖線搜索,積極尋找破案跡證。(東森新聞提供)

此外,警方還在客廳的一個角落,發現血跡噴濺的痕跡,更詭異的是,屋內留有近一個月的報紙,換句話說,彭弟從當年2月初開始,每天都會買報紙閱讀,由於法醫研判死者死亡時間大約1個月,與彭弟所留下的報紙時間軌跡吻合,警方因此認定,彭弟應該是想透過報紙確認分屍案是否曝光。

加油洩密 租紅車運屍

警方依凶手的加油發票,循線找到運屍的紅色租賃車。(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依凶手的加油發票,循線找到運屍的紅色租賃車。(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又進一步檢視屋內留存的發票,發現大多數都是加油用,奇怪的是,彭弟名下明明只有機車,加滿油最多100多元,其中一張發票卻加了500元的汽油,明顯是替汽車加油。

黃聖嘉於是根據發票地址,前往加油站調閱監視器,結果確認彭弟曾在2月6日,開著一輛紅色廂型車到該加油站加油,循車號找到租車公司後,又在彭弟租的廂型車後車廂採集到血跡,經DNA比對確認是彭兄的血。

黃聖嘉告訴本刊,本來以為比對結果出爐後,分屍案就能宣告偵破,但從監獄借提彭弟訊問時,他卻堅決否認,藉口租車是與朋友出遊,警方只能根據他的供詞,一一找他的朋友查證,想當然爾一切都是他的推託之詞。

警方查訪完畢後,再次借提彭弟,沒想到這次警方尚未開口,彭弟就坦承犯案,說自己掙扎很久,也知道謊言一定會被戳破,所以決定面對現實,供出案發經過。

挨打反擊 無殺人犯意

凶手將哥哥分屍後,將屍塊棄置於新北市汐止八連山區。(東森新聞提供)
凶手將哥哥分屍後,將屍塊棄置於新北市汐止八連山區。(東森新聞提供)

彭弟告訴警方,他與同母異父的哥哥相差22歲,哥哥生前經常對他拳腳相向,案發當天適逢農曆春節,哥哥在外幾杯黃湯下肚,回到住處就莫名毆打他,他不甘示弱反抗,2人在客廳一陣扭打,他因被掐住脖子,隨手拿起身旁的榔頭,往哥哥的頭部打去,沒想到因此讓他丟了性命。

彭弟說,犯案後他相當緊張,只想趕快棄屍,因怕人發現,所以把屍體拖到浴室,用菜刀將哥哥的屍體肢解成六塊,放進冰箱冰存,隔天再租車載運屍塊,沿著八連山區一路丟棄。

彭弟強調自己長期失業,常被哥哥恥笑並暴力相向,他被打得受不了,才會拿榔頭回擊,雖然他對哥哥的恨意甚深,但絕對沒有致他於死的犯意。

發現屍塊後,警方在現場焚燒紙錢,祈求早日破案。(東森新聞提供)
發現屍塊後,警方在現場焚燒紙錢,祈求早日破案。(東森新聞提供)

說完後,彭弟在警方安排下前往八連山頂,並在一處偏僻的小路旁,找到同樣裝在黑色塑膠袋的死者身軀,警方打開塑膠袋時,彭弟立即下跪,並持香向哥哥祭拜,希望能獲得哥哥原諒。

針對這起分屍案,檢方認定彭弟手段凶殘、泯滅人性,向法院求處死刑,但死者前妻、子女等曾遭死者暴力對待的家屬,都出庭替彭弟求情,認為他情有可原,請法院輕判,法官最後將彭弟判刑12年定讞,為此案畫下句點。

★《鏡週刊》關心您:

  • 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 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 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老婦揍外孫辯稱驅魔 混合血跡成虐死鐵證
【全文】桃園遭焚屍沉冤2年 死者託夢領新北警緝凶
【全文】啃老族百刀弒父 死亡筆記本成預謀鐵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