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野放流浪狗不顧死活 動物收容所遭控冷血

張馥暄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新竹縣動物收容所(位於圖中建築物後方)被控間接害死不少流浪狗。
新竹縣動物收容所(位於圖中建築物後方)被控間接害死不少流浪狗。

流浪動物零安樂死政策4年前上路,但因配套措施不足,部分縣市的收容所狗滿為患,導致弊端叢生,本刊近日即接獲爆料,指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為減輕「爆籠」負擔,將狗狗麻醉後載至山區野放,不少狗兒因此被車撞死或餓死,行徑十分冷血。更離譜的是,收容所每年花費數十萬元委託民間協會救援受傷或生病的流浪動物,卻未給予應有的治療,任其自生自滅,引發動保人士的批評。

2017年2月,流浪動物零安樂死政策上路,但因民眾棄養寵物的情況並未減少,加上認養率不高,不少動物收容所都出現「爆籠」問題,其中又以流浪狗為大宗。為紓解狗滿為患的壓力,部分收容所開始進行野放,也因此讓這些流浪狗陷入另一場苦難。

新竹縣動物收容所將容納不下的流浪狗載往山區野放,遭愛狗人士指控作法冷血、粗糙。(讀者提供)
新竹縣動物收容所將容納不下的流浪狗載往山區野放,遭愛狗人士指控作法冷血、粗糙。(讀者提供)

爆籠野放 任自生自滅

位於新竹縣竹北市的公立動物收容所,就被人投訴野放作法粗糙,間接害死不少流浪狗。愛狗人士A先生指出,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的空間有限,又因狗滿為患,每個月都會固定野放10多隻流浪狗。

遭野放的流浪狗常被車輛撞死或餓死,愛狗人士看不下去,定期在野放區域餵食流浪狗。
遭野放的流浪狗常被車輛撞死或餓死,愛狗人士看不下去,定期在野放區域餵食流浪狗。

A先生告訴本刊:「獸醫會先麻醉這些狗,然後由工作人員將牠們放進桶子載至山區野放,讓牠們自生自滅,很多狗狗沒食物吃、瘦到皮包骨,只能等死,甚至還有狗被車輛撞死,收容所實在很冷血!」

一位住在野放區附近的居民透露:「我經常看到收容所的車把狗載來隨便丟棄,那些被麻醉的狗醒來之後搖搖晃晃,有的意識不清走到馬路中間,很快就被車子撞死;有的則奄奄一息,躲在樹叢,沒幾天也病死了。」

零安樂死政策上路後,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狗滿為患。(翻攝動物保護資訊網)
零安樂死政策上路後,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狗滿為患。(翻攝動物保護資訊網)

愛狗人士B小姐氣憤地告訴本刊:「這些被野放的狗因為沒有食物,竟然還會互咬,為了讓狗活下來,我們從2年前開始在野放區餵狗,發現收容所真的很殘忍,連只有3隻腳的狗也被他們野放,這種狗搶不到食物,根本沒有辦法在野外生存,非常可憐。」

愛狗人士指控,被送到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的傷病流浪狗沒有得到妥善治療,只能等死。(讀者提供)
愛狗人士指控,被送到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的傷病流浪狗沒有得到妥善治療,只能等死。(讀者提供)

B小姐表示,她跟其他愛狗人士曾經向收容所反映,但所方態度敷衍,只強調籠位滿了就會野放,狗的死活,他們管不了。

救援委外 疑圖利協會

除了野放的作法引起爭議,新竹縣動物收容所也被動保人士指控,每年編列數十萬元預算,將「犬貓救援」項目委外處理,卻疑似圖利特定的協會。

動保人士C先生告訴本刊,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的犬貓救援專案,幾乎都由新竹縣流浪動物珍愛協會承包,若有民眾看到受傷的貓狗,打電話到1999回報,收容所就會通知協會派人前往救援,每隻貓狗支付1,000多元的費用,但這些貓狗被送到收容所後,卻沒有得到應有的治療,只能等死。

愛狗人士指控新竹縣動物收容所放任受傷的流浪狗躺在血泊中,未積極治療。(讀者提供)
愛狗人士指控新竹縣動物收容所放任受傷的流浪狗躺在血泊中,未積極治療。(讀者提供)

C先生說,例如眼睛因腫瘤破掉、不停滴血,或是出現血便、無法自行進食的重病犬,收容所都置之不理,態度消極。

曾參與救援行動的C先生指出,該協會的黃姓副理事長對動保志工聲稱,救援貓狗是純義務性質,一開始志工都信以為真,後來因為協會的帳目不清,開會時起了衝突,大家才知道真相。C先生不滿地說:「副理事長口口聲聲做公益,其實每次救援都有請款,但錢的流向沒人知道,他整天叫大家去抓動物,好像志工都很閒,根本是靠大家的愛心賺錢!」

新竹縣流浪動物珍愛協會黃姓副理事長承包動物收容所的犬貓救援標案,引發爭議。(讀者提供)
新竹縣流浪動物珍愛協會黃姓副理事長承包動物收容所的犬貓救援標案,引發爭議。(讀者提供)

另一位動保志工D先生也告訴本刊:「黃姓副理事長都說協會很窮,沒辦法把動物送到醫院救治,所以都直接丟給收容所,在我們看來,他根本就沒有愛心,號召志工救援動物,只是為了申請經費,不像其他協會,會想辦法替動物爭取醫療資源。」

D先生指出,副理事長常在救援行動後,透過臉書高調發文,許多不知情的網友被蒙在鼓裡,以為他將受傷的動物送去醫院,其實只是丟回收容所,任牠們自生自滅。

募款救犬 竟送安樂死

D先生還透露:「收容所的承辦人跟黃姓副理事長關係匪淺,每當收容所遭受愛狗人士質疑,黃就會出面幫所方說話,收容所的動保相關標案,規定需具備農委會認證的捕犬訓練證書,疑似替黃量身打造,因為農委會多年來只開辦過2次訓練課程,黃剛好有參加受訓,但已經很久沒有開辦了,用這個課程來限制其他人投標的機會,明顯有圖利的嫌疑。」

除了「犬貓救援」專案,黃男也承包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的TNVR(Trap誘捕、Neuter絕育、Vaccinate防疫、Return放回)標案。不過,動保志工E小姐告訴本刊:「這根本是殘忍的配合!前一陣子寒流來襲,收容所還野放4隻流浪狗,原因是黃去抓狗做TNVR,需空出籠位,所以收容所就把老狗野放,放在哪裡沒人知道,完全不管牠們的死活。」

新竹縣動物收容所每年支付數10萬元給流浪動物珍愛協會,進行犬貓救援。(讀者提供)
新竹縣動物收容所每年支付數10萬元給流浪動物珍愛協會,進行犬貓救援。(讀者提供)

E小姐氣憤地說,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給黃的TNVR經費很大方,卻不願提供重傷、重病的流浪動物醫療資源,實在很惡劣。

本刊調查,被動保志工指控的黃姓副理事長爭議不少,2年前一隻白狗因為苦等不到主人又遇上車禍,導致下半身癱瘓,黃為此拍了一支賺人熱淚的影片替白狗募款,知名的動保人士徐文良看到後主動聯繫黃,表示願意接手救白狗卻被拒絕,後來才得知黃把白狗送去安樂死。

  1. 藝人米可白曾對黃姓副理事長為白狗募款一事提出質疑。
    藝人米可白曾對黃姓副理事長為白狗募款一事提出質疑。
  2. 藝人米可白曾對黃姓副理事長為白狗募款一事提出質疑。
    藝人米可白曾對黃姓副理事長為白狗募款一事提出質疑。

消息曝光後引發動保界一片撻伐,徐文良、藝人米可白皆為此發聲,質疑黃既然已決定讓白狗安樂死,為何還要拍攝影片募款?金流也交代不清。另外,一名替白狗辦葬禮的工作人員胞姊,也在網路針對白狗事件提出質疑,但黃卻對該女提出告訴,最後地檢署認定黃提告無理,做出不起訴處分。

重覆抓放 耗人力資源

不僅新竹縣動物收容所遭質疑弊端叢生,知名動保人士黃泰山也透露,連六都之一的桃園市動物收容所也有不少問題。他說:「桃園市動物收容所將流浪狗棄置山區,讓牠們四處流竄,當地人看到又會打電話通報,常常同一隻狗在短時間內會重覆被抓、放3到4次,實在浪費人力資源。」

知名動保人士黃泰山呼籲各地動物收容所正視野放問題,不要虛應故事。
知名動保人士黃泰山呼籲各地動物收容所正視野放問題,不要虛應故事。

黃泰山呼籲各地收容所正視野放問題,訂定標準,參照國外的「精準捕捉」做法,就像街訪一樣,用社會科學的方法,捕捉真正該捕捉的流浪動物,而不是虛應故事,只在乎表面的數據,實際上卻是亂象橫生。

桃園市動物收容所遭控重覆抓放流浪犬,造成人力浪費。(桃園市政府提供)
桃園市動物收容所遭控重覆抓放流浪犬,造成人力浪費。(桃園市政府提供)

長期關心動保議題的桃園市中聖里里長崔美瑛認為,政府長年推行TNVR政策,許多收容所人員卻因成犬不好抓而便宜行事,專抓幼犬,有些幼犬帶回收容所不到半年就要野放,不但面臨死亡危機,也造成野放區域居民的困擾,至於有生育能力的成犬仍不斷在外繁衍,導致TNVR成效不彰。她呼籲收容所面對問題,盡力改善,才能真正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

同一隻流浪狗短時間內被桃園市動物收容所抓捕4次。(讀者提供)
同一隻流浪狗短時間內被桃園市動物收容所抓捕4次。(讀者提供)

回應

動物收容所:抓放均依規定

針對愛狗人士的指控,新竹縣動物收容所回應表示,野放流程皆依規定,並未將病犬、殘犬野放,收容所已積極爭取經費、人力,醫治傷病犬,沒有讓流浪犬自生自滅,更未透過限制性招標,圖利特定協會。桃園市動物收容所則解釋,短時間內重覆抓放同隻流浪狗,是因為只要接獲民眾陳情,就得受理,抓放皆符合規定。

黃姓副理事長:遭惡意抹黑

新竹縣流浪動物珍愛協會黃姓副理事長強調,他是基於愛心,投入流浪動物救援,甚至自掏腰包將受傷動物送醫,相關指控完全是惡意抹黑。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合併前總經理涉弊遭調查 童子賢重手整頓鎧勝
【全文】千坪廢棄物堆1年無人清 彰化王功蚵仔陷汙染危機
【全文】盜租軍地連環爆 神鬼上尉被撤職還能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