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駁斥向陸商借款買股 王光祥:中資一毛錢也沒進台灣

徐珍翔
鏡週刊Mirror Media
面對外界的中資疑慮,王光祥親上火線闢謠,一五一十交代清楚。
面對外界的中資疑慮,王光祥親上火線闢謠,一五一十交代清楚。

大同市場派主力、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遭媒體點名背後可能藏中資,他接受本刊獨家專訪,一五一十交代與中國商人任國龍之間的資金往來,「這些借貸都在大陸發生,而且款項都用在三圓青島的案子上,2年前的財報上就可以看出來了,根本一毛錢也沒進台灣。」面對來勢洶洶的抹紅臆測,王光祥祭出狠招,直接找上反中立場鮮明的前立委黃國昌,將對方列入獨立董事提名,「借助他在法律的專業,還有過去問政的態度,相信可以揭發大同弊端。」

王光祥小檔案

  • 出生:1946年

  • 家庭:已婚,育有1子2女

  • 學歷:海洋學院(現海洋大學)輪機系、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碩士、海洋大學工學名譽博士

  • 現職:三圓建設董事長、隴華電子董事長、美國華信商業銀行董事、國光客運大股東

  • 經歷:華助工程副董事長、崇友電梯企劃部副理、中華民國總統府顧問

「我認為借助黃國昌在法律的專業,還有過去那種問政的態度,如果搭配一位會計師,相信可以揭發大同的所有弊端,來幫助這家公司重新步上軌道。」關於提名黃國昌當獨董的決定,王光祥明確地說明:「回應小股東的建議,提名一個公正的第三者,代表全體股東進行公司治理的監督,無論日後大同經營團隊如何組成,都必須接受檢驗。」

為防堵對手的抹紅手段,市場派王光祥提名由反中立場鮮明的黃國昌(中)擔任大同獨董。
為防堵對手的抹紅手段,市場派王光祥提名由反中立場鮮明的黃國昌(中)擔任大同獨董。

大同股東會進入倒數階段,市場派的董監事提名名單出爐,竟出現「黃國昌」三字,社會譁然,因為就在上個禮拜,有媒體爆料稱王光祥曾經向仼國龍借款人民幣6億多元(約新台幣30億元),而任國龍就是曾經透過他人名義,投資大同股票的上海龍峰集團負責人。

為了蔡英文 賣三圓青島

面對被質疑中資背景,王光祥一副坦蕩,他說買大同股票的資金在2018年早已向主管機關申報,同時副本給大同公司,大同公司應該也很清楚知道,有心人士不應惡意抹紅,而且過去2年,主管機關命令出清的違法中資,也與他無關,王光祥甚至表態支持主管機關依法徹查,「我過去在中國的投資,規模遠遠小於林郭家族的大同。更從不曾以『保證中國企業獲利』為代價,犧牲台灣股東權益。誣衊我是中資代理人,根本是無的放矢。」

  1. 王光祥稱,打算釋出三圓青島股權,此次借款對象任國龍(圖)就是最早買家,相關資金也全用於公司項目。(翻攝自龍峰集團官網)
    王光祥稱,打算釋出三圓青島股權,此次借款對象任國龍(圖)就是最早買家,相關資金也全用於公司項目。(翻攝自龍峰集團官網)
  2. 三圓青島公司在山東青島有10公頃土地,近年申請執照、發包工程等支出,已超過人民幣6億多元。(三圓建設提供)
    三圓青島公司在山東青島有10公頃土地,近年申請執照、發包工程等支出,已超過人民幣6億多元。(三圓建設提供)

接著,王光祥向我們還原事件始末,「我們的三圓青島公司在青島有三萬坪左右的土地,最早評估是可以開發獲利的,但自從和蔡英文的親戚關係曝光之後(2人的父親是表兄弟),我害怕遭大陸打壓,決定出售三圓青島股權。」

「為了保住那塊地的價值,我們在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時,必須先繳人民幣2.5億元的領證費和配套費,還要處理三圓青島在當地的2.1億元銀行聯貸,以及結清原本工程隊的1.8億元款項、挖土整地費用約5千萬元等,總金額就是最近人家說我向任國龍借的人民幣6億多元。」他說。

聯貸六億多 分毫未匯台

王光祥進一步解釋:「為什麼會跟任國龍借,因為當初那塊地(也就是三圓青島)本來是要賣給他的,後來才發現三圓青島屬於全外資的境外公司,外資股東要出售股份給純中資企業必須送中國國務院審批,程序繁瑣且漫長,所以在被山東省政府退件後,他就介紹朋友的公司CASCO來跟我買,那是一家外資公司,至於他們之間有什麼協議或生意往來,那都是他們之間的事情。」

三圓青島借貸與股權交易關係。
三圓青島借貸與股權交易關係。

王光祥更直言,借款人從一開始就是三圓青島公司,且所有款項全用在當地的案子上,根本一毛錢也沒匯回台灣,「那些款項就變成三圓青島的債務,現在有人民幣6億多元掛在帳上,以後公司賣給人家,就是新的買主要承接,當然人家出價也都會考慮進去。」

買大同二年 已砸八十億

外界還有一種聲音,質疑王光祥承接了之前中資違法投資大同的股票,他苦笑說:「一開始是因為台中有個大同自救會,他們的會長、副會長來找我,要我多買一點。這2年多來,我大概投入80億元左右買大同股票,目前持股在12%多,其中,有4、50億元是跟銀行借錢來買,剩下是用我的自有資金購買,和三圓完全沒關係。」

外傳王光祥手頭吃緊,他直言自己光靠北市東區的正義國宅,就可進帳4、5百億元,強調財務沒問題。
外傳王光祥手頭吃緊,他直言自己光靠北市東區的正義國宅,就可進帳4、5百億元,強調財務沒問題。

近年市場傳言,王光祥被大同案搞到財務吃緊,他說:「最近我就是想多買一點,有向人家借,不過借來的錢也都是買大同的股票,想讓我們持股更多,很多人都好意要借我錢,但利息太高我也不要,划不來嘛!」

被突如其來的問題打亂陣腳沒多久,他又重整旗鼓說明,「我一年收租差不多2億元,付利息也夠了,像總部的地下室、一樓、二樓,都是我租給人家的,家樂福南港店也是跟我租的,還有本來民視在八德路的辦公室也跟我租,現在搬出去了,我才租給別人。」

究竟為何執著於大同?王光祥當場細數起大同的好,卻又不時露出一種心痛惋惜的樣子,「首先,這家公司是可以很好的,因為它的淨值每股有13元。第二點,我就是覺得大同這些土地可惜了。你看,他們(公司派)最近又賣了一些,如果做其他開發,2年都可以賺回一個股本了。」

「比方說,他們要賣(北市)仁愛路芙蓉大廈6千坪,以中古辦公室每坪80萬元來說,還賣不到50億元。那裡可以說是台北市最好的住宅區之一,如果是我,就比照正義國宅做都更,先增加40%的獎勵,容積移轉再加40%,另外把機電空間、地下室部分空間都規劃成公共設施,最後大概可以蓋成1萬3千坪的住宅,以每坪300萬元算,扣掉重建成本,以及購買容積、繳稅等支出,還可以賺進250億元左右,等於賺了一個大同的資本額回來。」他在商言商地分析。

以王光祥(左)為首的市場派,自信手中股權足以翻天,強調只怕公司派又像3年前使「奧步」。
以王光祥(左)為首的市場派,自信手中股權足以翻天,強調只怕公司派又像3年前使「奧步」。

不怕比股權 只怕奧步多

王光祥十分感嘆地說,大同曾是台灣最頂尖的公司之一,如今快20年沒發股息了,「我三圓當初是借殼上市的,除了第一年沒發股利外,從第二年開始到現在已經整整發了17年,(每股)累計發出49元的股利,等於股東都分回5個股本了。經營公司本來就應該這樣嘛,你賺了錢,就要和股東分享才對。唉,一家以前這麼好的公司,經過40年,怎麼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1. 大同6月將改選董監事,公司派如今繃緊神經想方設法應戰,圖為林蔚山夫婦。
    大同6月將改選董監事,公司派如今繃緊神經想方設法應戰,圖為林蔚山夫婦。
  2. 市場派認為,光從大同公司近20年不發股息一事,不難看出公司治理已出現很大問題。
    市場派認為,光從大同公司近20年不發股息一事,不難看出公司治理已出現很大問題。

話題回到六月改選,被問起有多少勝算?他不假思索說,如果要比股權,自己很有信心,除非遇到對方作弊,「不過,他們(公司派)的奧步太多了,好比3年前,當時《公司法》還沒修法,市場派送進去的董監事提名名單竟然都被刪除,變成市場派完全沒有候選人。」

萬一六月改選不如預期怎麼辦?王光祥愣了一會,「應該繼續持有,不然我手上那麼多股票,賣了,大同股價一定崩盤,會害死小股東,我還付得起跟銀行借錢買股的利息,就跟他們耗。」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接受大同市場派提名獨董 黃國昌:將成立調查小組查弊
【全文】國內先解封邊境續嚴守 台灣疫情有望5月落底
【全文】面臨創立51年最大危機 寶成蔡佩君鐵腕關2廠求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