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斗煥去世:韓國第五共和餘音的終止

·9 分鐘 (閱讀時間)

11月23日,韓國前總統全斗煥去世,終年90歲。作為韓國第五共和國時期的首要人物,光州事件的始作俑者,他的死代表著一個時代殘留的尾聲也告落幕。而韓國各界對全斗煥的態度和評價,也深深反映了韓國沉重複雜的歷史與政治。

回顧歷史,全斗煥的成年時代貫穿了朝鮮戰爭之後韓國的歷史。全斗煥出身平民,在朝鮮戰爭停戰後入伍參軍。他很快成為另一位同樣出身軍人的前總統、時任韓國陸軍高級軍官的朴正熙的親信。此後他一路升遷,從一名低級軍官逐步成為師旅級軍事領袖,並在1979年任保安司令官這一要職。

同年,樸正熙遇刺身亡。這是韓國由軍政府專制走向民主的機遇,在野的民主勢力也趁機發動各種運動,試圖促成韓國民主化。但就在這時,以全斗煥為首的一批親樸正熙的保守派軍官發動「雙十二政變(發生於1979年12月12日)」,逮捕了同情民主的參謀總長鄭升和等人,並在不久後強迫臨時總統崔圭夏下野。1980年,全斗煥就任總統,開啟了韓國第五共和國時代。

全斗煥政變成功後,很快對民主派進行了鎮壓。金泳三、金大中等反對派政治家被軟禁,最大在野黨新民党骨幹成員紛紛被拘禁。工人運動、學生運動遭嚴厲打擊,韓國上下一片白色恐怖的氣氛。1980年5月,就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光州爆發了大規模群眾運動,反對全斗煥和軍部都獨裁統治,要求實行民主,被稱為「光州民主化運動」。全斗煥政權出兵彈壓,釀成了血腥的「光州事件」。「光州事件」共造成逾500人死亡,3000多人受傷。

至此,樸正熙遇刺之後韓國本已搖搖欲墜的專制統治得以延續,剛剛露出希望的民主被殘酷扼殺。這其中,舊政權殘餘勢力中的軍人集團的取向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全斗煥也在掌權後將這些參與政變的軍人安排到各重要職位上,並啟用了許和平等幾位少壯派人士參與其政權運作。

全斗煥政權的喪鐘即將敲響

全斗煥統治期間,一方面繼承樸正熙的各項政策,繼續大力發展經濟,強化韓國國力;另一方面,又不斷打擊韓國民主運動,通過設立以打擊黑惡勢力為名的「三清教育隊」鎮壓工運人士等社會不安定分子、實行管控媒體及輿論的「言論統廢合」、進行分化瓦解學運的「綠化計畫」,以維護其右翼軍人集團主導的獨裁統治。全斗煥統治期間韓國還成功申辦了1988年奧運會的主辦權,提振了國民的民族自信心。

全斗煥政權的這一系列舉動,的確在中短期內維護了其獨裁統治、打擊了追求自由民主的力量。1980-1987年,韓國社會看起來相對穩定、經濟繼續高速增長,繼承了樸正熙時代的「漢江奇跡」。但這些成就顯然是以犧牲民主與人權為代價的,受惠者主要也是高官及財閥等權貴。廣大勞工遭到殘酷剝削壓榨,知識份子備受壓抑,官商勾結腐敗橫行,軍情機構飛揚跋扈,人民的政治權利與自由被剝奪,社會矛盾愈演愈烈。

到了1987年,以大學生朴鐘哲拷問致死事件為導火索,全國民主運動突破了政權的壓制,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勢。當年6月,運動已演變為覆蓋韓國各主要城市的全國性政治運動,全斗煥政權的喪鐘即將敲響。

1987年6月,韓國各地的民主抗爭達到高潮。全斗煥一度試圖再次動用武力鎮壓,但遭到部分軍方高層的抵制。但是,此時的韓國大多數高級軍官和執政黨主要成員,均傾向於反對對民眾動武。全斗煥雖是政治強人,卻不得不考慮包括統治集團高層在內的普遍民意。

全斗煥最終決定妥協。6月29日,全斗煥的接班人盧泰愚宣佈,將修改憲法,實行總統直選,並釋放政治犯,即「6.29宣言」。這標誌著韓國民主運動的重大勝利,預示著民主即將到來。

對全斗煥而言,他希望盧泰愚能夠通過民主手段延續他的內政外交政策,並使他免於接受審判。全斗煥並非真的無條件信任盧泰愚,只是他已經沒有了其他選擇。與其被左翼進步勢力取代,他自然更願意讓「志同道合」的盧泰愚繼承他的衣缽。

最終,盧泰愚以36.6%的得票率,力壓金泳三的28%和金大中的27%(這二人得票相加顯然遠超盧泰愚),當選韓國第六共和國首任總統。

盧泰愚曾為全斗煥政權的重要一員,對舊政權的清算工作一直能拖就拖、敷衍公眾。(圖片取自美國國防部)

全斗煥一直粉飾專制時期的醜惡

在反對黨和強烈民意的壓力下,盧泰愚決定軟禁全斗煥,拒絕讓其出席1988年漢城奧運會開幕式。之後,又正式將全斗煥逮捕。但盧泰愚曾為全斗煥政權的重要一員,對舊政權的清算工作一直能拖就拖、敷衍公眾。直到金泳三上臺後,撥亂反正、清算歷史的工作才走上快速軌道。1995年,連盧泰愚也被逮捕。

1996年,韓國法院對全斗煥等人發動「雙十二事變」和製造光州事件進行了審判,一審和終審分別判處全斗煥死刑、無期徒刑。盧泰愚被判17年監禁,其他相關責任人則普遍被輕判。1997年底,即將上任的新任總統金大中宣佈特赦全斗煥和盧泰愚等人,以實現社會和解。

可是,被特赦後的全斗煥在直到如今這20多年間,並未表現出悔過的態度,而是透過出書、演講的方式顛倒黑白、粉飾暴政。其他許多被特赦或免於被追責的前軍警和情報機構人員,大多也未表現出充分的悔悟姿態,反而紛紛利用新政權出於善意給予的自由,千方百計為自己製造的暴行辯護。例如,他們普遍將光州事件說成是「市民暴亂」、「北方(朝鮮)滲透」、「市民先殺害軍人」等,為軍方鎮壓尋找藉口。他們也以經濟高速發展、社會穩定等局部的成就,為樸正熙、全斗煥統治時期貼金。

因此,韓國進步勢力一直在與舊政權殘餘作鬥爭。金大中、盧武鉉、文在寅,都致力於清除積弊、革新吏治、推進公正,但遭遇激烈阻擊。金大中和盧武鉉都未能善終,就表明了韓國政治環境的險惡、反抗舊勢力的艱難。

韓國進步勢力也在輿論和司法上與全斗煥等人展開博弈。韓國光州受害者家屬等市民團體多次發起對全斗煥的抗議、訴訟,要求追繳其非法所得、不得誹謗光州事件死難者和篡改歷史等,並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而韓國的知識份子則在努力記錄歷史、拒絕遺忘、對抗謊言。其中,韓國文藝界一直站在銘記歷史的前沿。電影《計程車司機》、《辯護人》、《華麗的假期》、《29年》、《挖掘機》、《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愛的色放》……都在反映光州事件那段血腥的歷史和前後那些年的黑暗歲月,讓韓國人民不忘曾經的殘酷專制年代。而這部《第五共和國》,更是全景式的展現了全斗煥專制時代的歷史變遷,當然也包括對光州民主化運動從興起到被鎮壓的史實。

韓國政治界、知識界、藝術界一直銘記歷史,也是為了對抗前專制政權頭目及其爪牙顛倒黑白、歪曲事實的行為。因為全斗煥等人一直在粉飾專制時期的醜惡、掩蓋當年暴行的真相,所以更需要有人站出來駁斥謊言、道出真相。

但直到去世,全斗煥都未對光州事件及其中死難的市民道歉。

現在,全斗煥終於死去。而第五共和國另一位重要人物盧泰愚也於一個月前去世。這標誌著韓國軍人獨裁時代的尾聲也告終結,第五共和國已經是過去完成時。

但是,全斗煥等人的死,並不是代表一切歷史都煙消雲散了。相反,韓國反思歷史、開闢更加公正社會的努力,還在不斷進行中。

忘卻歷史 民族就沒有未來

在韓國現代史上,光州人民用生命譜寫了追求民主、反抗強權的悲歌。這些紀念活動、文藝作品反映的是人性的偉大與脆弱、人民對正義和光明的嚮往。通過這些作品,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人用生命在捍衛作為人的尊嚴與權利,不惜一切與邪惡和暴行抗爭。

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只有深刻反思自身歷史上的悲劇、禍亂,才能痛定思痛、醍醐灌頂,認識到暴政的可恥和人權的可貴,實現持久的民主與安寧。否則,歷史悲劇就會以各種形式重演,民族要不斷受到暴政的禍害,人民的尊嚴與利益也會一再被踐踏。正視歷史,是治癒民族創傷的前提;挖掘真相,是維護公民權利的基礎。相反,忘卻歷史,民族就沒有未來;無視真相,時代就會被謊言覆蓋。

正是在正視歷史、反思悲劇的前提下,韓國民主化才取得巨大的成功,讓全斗煥等人粉飾歷史、歪曲真相的目的落空。死者已矣,我們不需再對惡人加更多惡言。但我們更要緬懷的,是那些在抗擊內部暴政和外敵侵略中犧牲的先烈,這樣的逝者才更加值得紀念。無論韓國,還是世界任何國家,人民都要繼續努力,追求與捍衛民族獨立、民主政治、社會公正、民生富裕,讓逝者得以告慰,讓現在和未來的人民享受自由與幸福。

※作者為旅歐自由作家、國際政治研究者

更多上報內容:

高雄市政府財政局邀網紅拍宣導影片 傳遞網路販售菸酒是違法行為

《環時》總編胡錫進連發影片「證實」彭帥下落 卻被質疑時間過度刻意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