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筆讚〉重啟核四的地質問題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的核電廠都有一個特性:建廠評估草率、專制壓制專業,完全忽略地質、環境以及人民的感受。

八十年代台灣沒有缺電的危機,但核一、核二、核三電廠可以在短短的十年內一口氣地蓋完。蓋到核四電廠換成日本廠商繼續硬幹,但成為有目共睹的「拼裝車」。核四廠1982年開始建廠;1985年因為居民強烈反對而停建;1986年因蘇俄車諾比核爆事件,又再次停建至1992年;1998年立法院通過停建法案,但又覆議繼續興建;2000年民進黨宣佈停建,但國民黨又以大法官釋憲續建;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事件,經過一連串的反核示威、抗議,國民黨2014年宣佈封存至今;2018年3月一千多束核燃料棒運回美國,思考核四多元利用的轉型;但2018年「以核養綠」公投通過,現在又被利益團體發動「重啟核四」。停停建建的歷經總共耗費37年,虛擲2千多億,還沒有產生一度電就已經排放不少的溫室氣體。

台灣到底需不需要核四?貢寮附近的火山、斷層能夠平安承載核四?台灣還要繼續留下更多的核廢料給我們的子孫嗎?

如果我們真的要「重啟核四」,我個人以為火山的問題是我們要審慎重新評估的第一件大事。只要在人類歷史一萬年之內,曾經噴發的;或是火山底下的岩漿庫,仍然是在活動的;不管是地上的火山或是海底下的火山,都符合活火山的定義。1970年代以前,我國的海洋研究和調查能力幾乎是零。所以我們完全忽略了鄰近海底火山的存在。由於火成岩定年方法的限制,過去對於陸上的火山(包括大屯山、基隆山、基隆嶼、花瓶嶼、棉花嶼、彭佳嶼、釣魚台、龜山島、綠島、蘭嶼和澎湖),根據定年得到的評估都是1-15百萬年的死火山。近年來,更多先進定年方法的應用,才得知龜山島在7000年內曾經噴發至少四次以上,由於有人、無人潛水艇的深入海底探樣和地球化學、地球物理實驗方法的應證,臨近龜山島的海底活火山總數,從過去粗估的12座,增加至一大片數百座的海底火山群,每一座海底火山噴發都有製造海嘯的可能性。而龜山島只距離龍門核四電廠不到25公里。難道我們還可以安身立命繼續「重啟核四」?我國北方四島的海域,因為有現代多音束測深儀的全面調查和新地球化學的鑑定,一座又一座被證實是岩漿庫仍然在活動的活火山。我們可以視而不見新的事證嗎?

大屯火山群過去評估為死火山,但近期地調所解釋為「休眠的活火山」,透過地震研究現在確認是「每18分鐘就會產生一次地震」的活火山。北台灣的西邊有大屯火山群,東邊有龜山島,北邊海域也滿布海底活火山。試問我們還可以「重啟核四」嗎?還要讓我們子孫擔心核電廠及核廢料的安全嗎?豈不是大言不慚的說:「我要核電,不要兒孫?」

貢寮的好山好水,一向是我們九孔、鮑魚的養殖重鎮;台北、基隆、新北市人的水源地;發展的福隆、東北角海岸觀光等難道要再次被核電廠破壞?分散式的綠能(風能、太陽能、地熱能、沼氣能和海洋能)可以提供我們更多零碳能源的選項,而且「綠能減碳」是更符合國際潮流的最佳解方。

如果要重啟核四,核四廠址與雪山隧道頭城段之間的斷層關係必須重啟調查評估。雪山隧道頭城段距離核四龍門電廠僅25公里。雪山隧道的頭城段經過密集分布的斷層帶、剪裂帶和出水帶,導致整個工程多次延宕十多年,才得以完成。若這些斷層帶有延伸側核四龍門廠,在沒有任何公開調查評估下,怎可能由民眾公投「重啟核四」的議題?日本福島核災的經驗告訴我們,萬一核災發生,最嚴重的狀況下,一半的台灣(延伸至台中和彰化地區)都要變成核災區。

相反的,我們努力發展綠能發電,雖然還在起步之中,但其他成功的國家,例如肯亞、德國、丹麥、冰島、印尼、土耳其、和菲律賓都已經建置很多綠能產業鏈加速綠能發展,值得我們效法。

※〈全民筆讚〉為公開投稿平台,投書言論不代表《民視新聞網》立場。

作者/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地球科學研究所 名譽教授 李昭興
責任編輯/劉致綸

更多民視新聞報導
降低車禍發生 電動機車業者辦「小小騎士訓練營」
快新聞/馬英九誇「中國將成核能大國」 王定宇諷:除了吹捧、顛倒黑白還會甚麼?
影/福島核災10年後見當地慘況 他深思「核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