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崩解 台灣靠向何方?

游智彬
旺報

中國的經濟實力30年來在改革與開放下,已經凌駕德國與日本,變成僅次於美國,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全球「一超多強」外交格局下的美國霸權,因接連介入阿富汗、伊拉克等戰爭,加上財政赤字龐大,陷入困境。在這個大變局中,影響全球人類福祉的一件大事,就是過去20多年來「全球化」的快速發展,以及它帶來的正負面效應。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已令「一個平的世界」貿易體系一分為三,全球化浪潮進入崩潰階段,挾持817萬高票當選的蔡總統將會把台灣帶向哪一個世界?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提出:中美之間的關稅高牆已令「一個平的世界」貿易體系一分為三,即美國與除中國之外的全球其他地區(本文稱之為「第一世界」)、中國與除美國之外的全球其他地區(本文稱之為「第二世界」)、高關稅的中美之間(本文稱之為「第三世界」)。中美貿易摩擦令「第三世界」豎起了稅率超過20%的關稅高牆,但前兩個世界仍在低關稅下平穩運轉,面向這兩個世界足夠強的貿易多元化能力,台灣如何在中美兩強之間漁翁得利,既靠領導者卓越的智識,也靠領導者超群的智慧。

假設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先生不是「蔡黑+網軍」,蔡總統團隊確實需要察納雅言,再一次思考台灣在全球化產業鏈中所扮演的角色,如何因應中美相爭之間所帶來的不確定性,當然需要更深度思考中共在台灣選後的對台新政策。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揭露,總統蔡英文在1999年時曾做出「誤判的」兩國論報告,向前總統李登輝說明兩國論提出後美國將會諒解支持,大陸因為官僚機器很龐大,轉過來後兩國論已變成既成事實。蘇起認為這樣的論點十分驚訝,是太不瞭解國際情勢和大陸政府體制。

然而,兩國論確實已經成為李登輝之後綠營執政者的政治香火,論述一脈相承,不斷以切香腸的方式向中國大陸暗度陳倉。2020總統選舉綠營將兩岸的政治對抗推向一個新高潮,也激起台灣內部國家認同分化、世代分化的新高潮。兩岸選後若發生衝突,大陸可能作為包含外交制裁、經濟制裁、威脅動武;若是後者,可能就是中美交易,大陸逼美國談判,把台灣問題變1984年中英談判決定香港前途一樣,就真的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了。

台灣的經濟總量約為大陸的4%多一點,我們一年從大陸賺的貿易順差1000多億美金,若沒有大陸市場,不但台灣每年年進出口總量將不足4000億美元,且將出現超過1000億美金的貿易逆差,幾乎不可能維持現有機構運轉。台灣與大陸在經濟如此緊密,兩岸人員往來如密切的情況下,蔡總統陣營在此次選舉中完美實現政治與經濟的相互閹割,大陸對台灣的籌碼是否用盡?

蔡總統接受BBC專訪繼續胸有成竹的向中共吹起求戰號角,817萬選民會是蔡總統最光榮的後盾還是只能說抱歉的對象?當蔡總統和《反分裂國家法》對撞的時候,中共依然無動於衷的如同台灣法律對於陳水扁前總統的「趴趴走」,我們希望蔡總統沒有誤判第二次。

(作者為廈門大學金融學博士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