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合作是抗疫勝利關鍵

本報訊
旺報

大陸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進入攻堅收尾期,但歐洲、亞洲多個國家及美國,確診病例數卻急速增加。疫情無國界,不能排除病毒回傳,造成大陸第二波大流行的可能。面對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國際合作非常重要。

大陸疫情吃緊之際,日本、南韓等多個國家曾提供支援,台灣的民間與宗教團體亦曾捐助口罩,如今大陸投桃報李對外提供援助,派出醫療隊及物資到義大利、伊朗、伊拉克等國。但國際社會也出現以鄰為壑、相互脫鉤、推卸責任現象,與國際合作境界相距遙遠。人類命運一體,增進國際合作既是抗疫緊急狀態的需要,也是重塑全球化進程、實現全球良治的需要,各國應從局部合作走向全域合作、主動合作。

首先,需重建新的國際領導力。此次新冠肺炎危機與此前人類社會面臨的幾次危機相比,一大變化是群龍無首、協調困難。這是川普厲行「美國第一」,造成全球治理失靈的後遺症,本質上是責任感與合作意識的缺失,亦有民粹主義的推動因素。然而,黑天鵝與灰犀牛頻頻出現,正是提醒人類步入了高風險社會,應對風險最好辦法是「確定性」,團結的領導力就是一種確定性。

疫情對全球經濟、金融市場的衝擊非常明顯,防範不力還會蔓延至其他領域。中美作為大國應發揮在全球醫療衛生合作方面的帶頭作用。疫情期間,兩國民間的合作與支援沒有中斷,說明兩國合作的民意基礎是存在的。儘管兩國的戰略博弈依然複雜,美國對華成見只增未減,但在人命關天的時刻,兩國恰恰需要超越現有的格局,為兩國與全球利益多做善事。防控疫情完全可以成為中美合作的先行面、支撐點。

其次,善用多邊機制,增進各國防疫進程中的政策溝通、資源協調、標準訂定。WHO在今年2月的一次媒體會上強調,全球協調是抗擊新型冠狀病毒這類危險敵人的關鍵。

當下各國政府的工作重心雖在國內抗疫,但應當看到,國際合作是應對疫情的正面助力。各國的經驗共用與探討、聯合研發藥物和疫苗、協調必要的戰略物資和醫療人員援助、協調各國金融和財政政策,將大大加快人類戰勝疫情的步伐,提高國際社會信心。

儘管各國採取的舉措不一,但科學應對疫情需要在檢測、診斷、治療、出院標準上進一步訂定,形成較為統一的國際標準,這都需要緊密的國際溝通與合作。近日召開的G20領導人利雅德峰會第二次協調人會議後發表了《二十國集團協調人關於新冠肺炎的聲明》,發出了團結合作的信號。G7領導人視訊會議的聲明中同意進行更密切的合作。各國應充分利用現有的多邊和國際合作平台,包括歐盟、東盟、金磚、APEC等加強溝通協調。

再次,改革現有防疫體系,提高全球在公共衛生等災害方面的預警性和應對能力。此次疫情蔓延的迅速和帶來的慌亂,暴露了全球在公共衛生領域的儲備力不足,這既有資金原因、機制原因也有重視不足的原因。當前的國際公共衛生平台雖然不少,但機制碎片化,需要整合形成機制合力;面對疫情通報不及時的問題,應借助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技術建立高效透明的疫情預警、通報與追蹤體系;應對可持續資金不足的問題,可聯合世界銀行、IMF和亞投行、絲路基金等金融機構以及社會公益力量共同建立全球傳染病應對常備基金;在「一帶一路」」平台上,亦可成立健康共同體網路,聯合沿線國家提高公共衛生事件回應與合作,緩解全球衛生治理失衡。此外,大陸在支援武漢抗疫和他國抗疫過程中形成的省對省、省對國的對口支援模式亦可以探索完善成為國際公共衛生對口援助的新方式。

《人類簡史》作者赫拉利近日發表文章,如果這場疫情帶來的是人類之間更嚴重的不團結和不信任,將是病毒的最大勝利。相反,如果疫情帶來的是更緊密的全球合作,這將不只是抗擊冠狀病毒的勝利,還將是抗擊所有未來病原體的勝利。病毒讓各國看到彼此不僅是經濟共同體亦是生命、安全共同體,合作才能愛護共同的生命,才能讓國際道義在其中良性循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