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探索 〉美日撐腰 就能確保台灣安穩?

·6 分鐘 (閱讀時間)

陳俊昇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左)與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右)二十一日會面討論烏克蘭問題,雙方仍未達成共識。(路透)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左)與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右)二十一日會面討論烏克蘭問題,雙方仍未達成共識。(路透)

去年,英國《經濟學人》將台灣列為「世界最危險地區」;最近,美國一九四五網站(19fortyfive)分析二0二二年可能爆發衝突與戰爭的五個地區,依序是烏克蘭、台灣、伊朗、朝鮮半島、中國大陸與印度邊界;台海局勢的衝突危機排名第二位。這五個衝突危機區,在地理上雖分布在世界不同地區,但卻因為美國的全球戰略利益考量與部署,彼此互有連動關係。

目前最緊張的,無非是一觸即發的烏克蘭危機。美俄的協調沒有共識,俄烏接壤的邊界長達一千多公里,俄羅斯十多萬的重兵已經三面包抄,明確表態不容北約進一步東擴。俄烏軍事實力懸殊,烏克蘭想憑一己之力抗俄,明顯毫無招架之力,現在僅能向西尋求美國與北約的奧援。但是,美國為首的北約勢力,除了警告俄國侵略烏克蘭將遭受經濟制裁外,迄今沒有承諾要出兵援烏。

目前日本政府的親美路線由前首相安倍晉三實質掌控。(路透,資料照)
目前日本政府的親美路線由前首相安倍晉三實質掌控。(路透,資料照)

拒北約東擴 俄軍包抄烏克蘭

美國不承諾出兵援助烏克蘭,主要著眼烏克蘭對美國的戰略利益順位,還在台海之後。美國當前的全球戰略利益,「抗中(中國大陸)」列為首要,美國從去年初起對日本、G7、歐盟、北約的每一場峰會,都在強調台海安全議題。眼前,打「台灣牌」的「抗中」政策,才是美國全球戰略的重中之重,如果兵援烏克蘭,恐怕會分散美國的心力。

觀察美國加強保障台海安全的做法,除了持續對台灣軍售之外,還包括兩大部署作為:第一,美軍自己的部署。目前有多達五艘美國航母級戰鬥群集結在東亞水域。包括在南海活動的卡爾文森號、部署在西太平洋的林肯號、停泊在日本橫須賀港的雷根號,以及鄰近中國大陸海域活動的兩艘準航母的兩棲攻擊艦埃塞克斯號、美利堅號。美國目前在東亞部署重兵的規模,是二戰以來罕見。

第二,靠日本擔起更多責任。首先,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於去年十二月在一場具有二軌安全戰略對話的台日座談會中,講出「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日美同盟有事」。安倍以前首相身分這麼說,在政治上已明確傳達美、日、台三角關係為實質戰略同盟的訊息。但何謂「周邊有事」?則是由美國依自己的戰略利益來定義,並非日本。

去年十月美國第七艦隊濱海戰鬥艦傑克森號與日本海上自衛隊驅逐艦驟雨號在南海舉行聯合演習。(取自美國第七艦隊官網)
去年十月美國第七艦隊濱海戰鬥艦傑克森號與日本海上自衛隊驅逐艦驟雨號在南海舉行聯合演習。(取自美國第七艦隊官網)

美日部署重兵 保障台海安全

其次,日本除了透過安倍在政治上表態外,軍事上也有所動作。去年九至十一月,日本自衛隊動員十多萬兵力舉行大規模軍演,區域涵蓋九州、南部沖繩列嶼等。現任防衛大臣岸信夫也曾於媒體受訪時表示,一旦台海發生軍事衝突,日本有「保護僑民」的義務;此外,日本也已破例派軍艦在南海舉行美日聯合演習。日本這些政策宣示與軍事行動都在刺激北京,背後都有美國的壓力。

然而,日本戰後憲法規定日本不得出兵海外,但去年十二月公開的日本外交文件卻顯示,一九九0年波斯灣戰爭期間,日本在美國的要求下,除了提供給多國部隊一百三十億美元支援外,日本自衛隊已經在波斯灣部署了掃雷艇。現在,美日所有的演習都是互為攻守同盟,未來一旦台海發生衝突,被美國認定符合美日安保的「周邊有事」時,日本在美國首肯或壓力下,也有可能以「保護僑民」名義採取動作。

審酌處境 日非毫無顧忌挺美

其實,日本審酌自己的處境,並不想毫無顧忌的選邊站挺美:

其一,中國大陸對日本具有重大經濟利益。從安倍內閣時期到現任的岸田內閣,對中國大陸的關係都想走「政冷經熱」路線。安倍任內的二0二0年還定為「中日友好年」,當時還策劃安排習近平訪日,但隨著疫情與美中對抗趨於白熱化,習訪日終未成行,日中關係也出現轉折。現今的岸田內閣,防衛大臣是安倍的胞弟岸信夫、駐中國大陸大使垂秀夫是安倍親信;換言之,日本的防衛與對華政策兩區塊,都由親美路線的安倍實質掌控。

岸田首相想要避免過度親美,任命親中派的林芳正為外務大臣,試圖在美中關係間尋求平衡,卻又不堪內部壓力,致林芳正被迫辭去「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一職,以避免親中背景帶來「不必要的誤解」。此外,日本自民黨三巨頭之一的政調會長高市早苗,也不顧今年是中日建交五十週年,高調公開力促日本國會通過譴責中國大陸侵犯新疆人權。

整體而言,日本的對台、對中國大陸政策,受到美國影響並持續往親美路線走。展望二0二二年,美日在軍事上仍會持續對中國大陸施壓,而日本將更難執行對陸政冷經熱政策。當日本愈親美、美日抗中的動作愈大,北京也不可能默不作聲,經濟制裁的可能性愈來愈高,在陸日商恐怕是首當其衝。

反制美日 陸恐拿北韓當籌碼

其二,日本需面對北韓軍事威脅與朝鮮半島危機。北韓向來視日本為美國的馬前卒,北韓飛彈對日本已具有軍事威脅。美國的抗中結盟行動,在東北亞不但向日本施壓,近期也要求南韓表態,但也促使已擁有洲際彈道飛彈的北韓蠢蠢欲動,積極發展極音速飛彈,進一步加大對南韓與日本的軍事威脅。

北京面對美日加碼抗中的力道,除了國內可能掀起反日潮致在陸日商受害外,不能排除有可能拿北韓當反制籌碼。一旦台海有事,當美、日、台展現戰略同盟的同時,也會相對驅使中國大陸、俄羅斯、北韓的戰略利益將更趨一致,台海、朝鮮半島同時發生戰事的連動性會增強,這對美、日、台也是不利的。

因此,台灣絕不能因為有美日撐腰就以為可以安穩無虞。在國際間美中對抗的戰略結構下,台灣非並單獨面對北京,美國也不只侷限在南海、台海面對北京;而是烏克蘭危機、台海危機、朝鮮半島危機,互有戰略利益的連動性,致使各別危機都有可能同時成為攻擊、分化敵對勢力的目標。

(高雄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台日經貿文化交流協會副秘書長陳俊昇口述,記者趙家麟採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