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景氣趨緩 留意美元和商品價格影響

陳欣文╱台北報導

工商時報【陳欣文╱台北報導】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執行總監及資深經濟分析師Erik Norland 13日在以「世界經濟展望暨外匯與商品投資機會」的專題演講中指出,從目前長短天期利率指標來看,未來全球經濟成長已有趨緩跡象,而中美兩國景氣趨緩下,中美貿易的議題影響已微乎其微,更重要的是對貨幣市場和商品原物料價格帶來的影響。

Erik Norland表示,全球多國經濟成長都在趨緩中,例如美國經濟成長率從前年的3%到今年的2%,目前預估明年只有1%;歐元區景氣也呈現同樣的狀況且利率還是負的。本來負利率是為了刺激經濟發展,但現在反而是變相對銀行和存款人加稅。

對於未來景氣預測最好的指標就是長天期債券和短天期債券的利率狀況,也就是殖利率曲線。通常長債利率比短債高是表示景氣要復甦,但目前多國長短天期的債券利率差不多,表示景氣要趨緩。

未來七至八年美元可能走弱

另外,美國景氣對美元的走向有很大的影響。美元從2011年開始走強了近八年,據歷史經驗,過去美元幾次明顯的波段漲跌大多維持七、八年左右。他強調,影響美元走勢有兩個因素,一個是雙重赤字,也就是貿易赤字和政府預算赤字,另一個則是聯準會的貨幣政策相對其他國家是緊縮還是寬鬆。目前根據這兩項指標,Erik Norland預期未來七至八年美元可能走弱。

他以過去幾次為例指出,90年代柯林頓任職總統期間因預算赤字小,所以美元走強;2002到2011年期間景氣欠佳,布希總統實施降稅加上和伊拉克打仗,赤字大幅增加,此時美元就走弱;到了歐巴馬總統就任後景氣復甦,赤字下降美元就走強。

如今川普三年任內赤字已經從GDP占比2%增加到5%,還好目前失業率僅有3.5%,但萬一景氣再差,赤字就可能狂飆,目前美元只有小跌,是因為聯準會降息不如其他國家積極,預期2020年,聯準會將再降息,甚至可能降至0的水準,屆時赤字增加,美元就可能走弱,但相對來說歐元、日圓、瑞士法郎和英鎊則有機會走強。

另外,美元走弱時候,通常金價和銀價就會漲。從各國貨幣政策來看,目前需要觀察股市是否持續上漲,可能牽動未來聯準會的降息策略,不過市場預期降息的心理對於黃金來說是好消息。

負債是美國景氣重要決定因素

Erik Norland也從中美的負債,來分析未來利率可能的走向以及對市場的影響。他指出,過去40年美國利率直直落的主要原因就是通貨膨脹,但是過去22年以來美國通膨穩定但利率還是一直跌,最重要原因還是負債,這也是美國景氣的重要決定因素。

過去40年來美國公司部門債務總量從GDP的125%成長至250%,這麼大量的債務如果要繼續融資下去,就必須要有很低的利率支撐才行。而債務會如此大量且快速的成長,主要就是因為生產力大幅提升但薪資沒有提高,這也因此對經濟面和投資人帶來幾項重要的意義,包括:1.通膨會很低;2.利率會一直跌;3.本來資產多的人獲利會更多;4.薪資不成長下越來越多人向有資本的人借錢。

Erik Norland強調,另一個對原物料投資人很重要的資訊,就是現在大陸的負債程度已經和歐美差不多了,且這將讓大陸經濟成長遲緩近10年,未來對工業用金屬和能源價格可能會有很大的影響,加上未來10年大陸也將面對勞動力縮減的狀況,退休的人會比加入職場的人多出5%,這些都是不可忽視的事實。

貿易戰對貨幣市場影響較大

所以反映在大家最關心的中美貿易議題上,Erik Norland強調,貿易戰其實對中美兩國經濟成長沒有太大影響,反而對貨幣市場影響較大。2018年5月宣布要對大陸商品加徵關稅之後三個月,人民幣跌了9%,後來貿易戰高升之際又跌了7%,美國意外這樣的貶值效應讓美國想要達到的效果被抵銷,反而造成美國貿易赤字越來越多。這樣看來,要預測人民幣走勢就應該去觀察那些和美國沒有貿易往來的巴西、俄羅斯和印度等國家的獲利。

另外,大陸的經濟成長該如何去衡量也是重要的議題。Erik Norland指出,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過去七年大陸經濟成長的曲線相當穩定,但如果關心原物料的走勢就需靠其他的指標,他尤其以由鐵路貨運量、電力使用量和銀行放款等因子形成的李克強指數來看,波動幅度就相對大很多,且歷史數據顯示這指數和原物料價格,以及新興市場國家貨幣走勢就顯得息息相關。

Erik Norland認為,大陸景氣放緩對工業金屬來說是重大利空,包括銅、鐵等都會受到影響。過去礦產一直持續開採的前提是預期大陸因為經濟成長所需一定會大量採買,但一旦大陸經濟趨緩就可能造成重大影響,即便印度人口非常多,但因其經濟規模只有大陸的五分之一,也不可能有取代大陸。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