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車市大退潮!死最早的澳洲車業,復生後竟變當今救星?

商業 周刊

作者・邱碧玲/商業周刊

2018年,美中貿易戰喊打以來,汽車業就一路下行,不時爆出裁員、關廠消息。1月初,英國媒體《金融時報》建議,值此汽車業供應鏈重新設定路線之際,「澳洲經驗」是值得參考的轉型代表。 

好比「碳革命」(Carbon Revolution)——這個從命名揭露雄壯野心的公司,就是升級成功的代表。 

2016年終,美國福特(Ford)清空位於澳洲東南部大城、墨爾本近郊小鎮的工廠生產線後,碳革命創辦人兼執行長丁格爾(Jake Dingle)只能硬著頭皮,把所有資源押注原本僅微量試產的新世代碳纖維輪圈。

「碳革命」3年改革,領跑競爭對手5年 

經過3年多,它的一體成形碳纖維輪圈,不僅贏回福特的愛,還新增了法國客戶雷諾(Renault),甚至憑恃重量比標準品輕40%的優勢,圈粉義大利超跑法拉利(Ferrari),成為獨家供應商,工廠規模順勢擴大3倍,雇員數也從400人跳升至1千人。 

丁格爾自稱:「我們聽到的回饋是至少領跑競爭對手5年。」並補充,關鍵在於實現轉型目標:全球第一家有能力量產的自動化碳纖維輪圈廠。 

事實上《金融時報》說,這家高階技術商不只是第一,更是唯一,得歸功於突破產業天險:碳纖維輪圈是複合材料,目前最大應用市場是新台幣千萬元起跳的超跑市場,量輕且安全是唯一檢驗標準,但兩者往往互相牴觸,好比高速行駛產生高溫,對碳纖維這種脆性材料來說,屏障高溫以免燒框的技術是嚴苛考驗。 

碳革命的技術專員柯貝特(Tim Corbett)解釋,碳纖維輪圈原需人工一片片疊合碳纖布,中層塗膠黏著,再加壓、加熱成型。研發團隊花了10年開創兩道革命性突破:找出最適的樹脂濃稠度,解決複合材料的收縮問題;自主開發出自動化的工業生產流程。 

去年11月底,碳革命在澳洲證交所初次公開發行,至今漲幅逾50%,產業評論網「車業諮詢」(CarAdvice)說,投資人埋單的是「唯一始終遵從客戶標準生產碳纖維輪圈的製造商」金字招牌。目前客戶一共有5家車廠、旗下共9款高階車種。 

理財網站Motley Fool指出,研發的本質就是耗能、耗材的產業活動,但製造業升級或轉型的目標已不只是再造價值,還要著眼有利未來的貢獻,車體輕量化提高燃油效率,進而減排的做法還只是階段性成就,當今整條價值鏈中,專門回收複合材料的技術廠商也逐漸被看見。 

至於轉型,當地媒體《廣告人報》(Adelaidenow)認為,公理精密製造(Axiom Precision Manufacturing)堪稱促進南澳首府阿德雷德(Adelaide)就業與繁榮的標竿企業。 

2019年4月,公理精密興建新廠,專門接單生產國防精密零組件。截至年底,聘雇72名員工,汽車業務僅貢獻全年營收8%,其餘全都源自航空、國防事業;相較深陷車廠大退潮困境的2015年,員工40人,汽車零件占整體營收50%;10年前更高達9成。 

《廣告人報》指出,這家家族企業可說是南澳地區經濟發展的縮影:從2008年金融海嘯起算,國際車廠一家接一家撤守,日本車商三菱(Mitsubishi)第一家出逃,到2017年豐田(Toyota)最後一家說掰掰,整體汽車製造業幾近消亡,150家企業的5萬個職缺蒸發、損失澳幣210億元(約合新台幣4,770億元)。 

公理精密總經理梅納德(Craig Maynard)回憶:當時業界老手都跟著國際車廠轉戰中國,每天經營團隊坐下來開會就是在討論如何活下去。雖然他們都對自家加工硬質金屬的優勢技術有信心,但是就算琢磨出國防與航空是可能出路,卻不知道從何切入。 

最終,國際情勢成為他們的轉型明燈。 

汽車製造業衰亡,反倒催生新工業浪潮 

當時,中國與亞洲國家屢為南中國海島礁主權問題公開對槓,2016年初澳洲政府宣布.編列10年澳幣300億元國防預算,防杜中國勢力南下擴張。公理精密於是加入產業協會國防組隊中心(Defence Teaming Center),應從聘雇專業技師訓練學徒做起。 

這趟轉型之旅,一走,就是3年。 

好比公理精密想和英國國防產業龍頭英國航太系統(BAE Systems)做生意,光是競標相對不重要的小型鈦金屬精密零件就花上1年,包括無數次的規格討論、盡職調查和品質驗證;之後再花上1、2年做出符合客戶要求的5款零組件。最終它的產品套用在F35聯合打擊戰鬥機。 

除了航空與國防產業之外,阿德雷德當地的福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副校長斯博爾(John Spoehr),也從緩解氣候變遷的清潔能源,還有食品及飲料加工等領域看到新商機。 

好比福特位於澳洲西部海港城市費里曼托(Fremantle)的裝配廠,就曾轉型成釀酒廠,與美國合資的國產車通用-霍頓(GM-Holden)廠房,則改造成鋰電池生產據點。 

有些擁護製造業的人士更主張,某種程度而言,汽車製造業衰亡反倒催生新工業浪潮,堪為加拿大等其他已開發國家的榜樣。產研機構的新製造合作研究中心(Innovative Manufacturing Cooperative Research Centre)董事會成員格林(Roy Green)就說:「澳洲製造業不但沒死,還正在發生積極的變化。」 

他解釋,30年來,澳洲製造業雇員總數從110萬人降至85萬多人,占就業人口比率更是從16%大幅縮水至6.8%,不過整體而言卻是移往碳纖維材料、清潔能源等高附加價值那一端,尤其是昔日汽車製造大本營吉蘭(Geelong)正以碳纖維產業聚落的形象重新登上先進製造的國際舞台。 

代表業者之一「快步」(Quickstep)董事總經理伯傑斯(Mark Burgess)觀察,製造業一貫不是澳洲強項,因此全產業普遍信心不足。他期許,在這個高度關注天然資源,而且研發支出遠低於競爭國家的市場中,揪團打群架可以在這波復興中找到利基競爭點,躋身一流玩家。 

更多商業周刊文章

創業維艱時,他借5萬放皮夾,現營業額破億...「裝久了就像」原來是有道理的?

 ※本文由商周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