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防疫】利用線上支付慈善捐款 他們助人也療癒了自己

謝樹寬
鏡週刊Mirror Media
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大批在科威特的外籍移工,被迫結束工作等待返國。(東方IC)
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大批在科威特的外籍移工,被迫結束工作等待返國。(東方IC)


在疫情蔓延的時刻,許多實體的交流,從求學、交友、和商務活動都由網路所取代。甚至線上支付成了慈善援助的新管道。

由於疫情衝擊各行各業,越是弱勢的人影響可能越嚴重。例如按時薪計費的打工族可能因公司關門頓時失去收入來源。人們如今直接跳過了慈善機構的協助,以一對一的方式以線上捐款幫忙有迫切需要的人。


紐約時報報導,旅居台灣的美國人歐拉蘭(Adedoyin Oyelaran)從電視上得知武漢肺炎疫情在美國擴散的情況。他在推特上看到暢銷作家羅斯蓋(Roxane Gay)宣布,她願意幫助10名有需要的人每人100美元,購買防疫期間需要的日用品。羅斯蓋呼籲「期盼行有餘力者共襄盛舉」。

於是,歐拉蘭決定加入行動,他募集了400美元,捐給4個向他求助的人。他在紐約時報的訪問裡說:「這對我也有療癒效果。我不致因為坐看他人面臨困難而感到無助。」

美國暢銷作家瑟拉諾(Shea Serrano)坐在自家的沙發上看電視。他想到,如今武漢肺炎疫情擴散,許多低薪的打工族收入無著,他該如何幫助他們。

他想到的一個辦法:發推特。

他號召自己在推特345,000的追蹤者,三天內募集到了10000美元。任何有需要的人,只要貼出他的學生貸款聲明、或是醫療欠款帳單的螢幕截圖以及Venmo行動支付,他就從線上轉匯善款。

他的這則推文被轉發了一萬次。許多求救的貼文紛紛出現在他的推特上,瑟拉諾接受了部分捐贈者的錢,利用Venmo和Paypal這類的支付平台轉給了有需要的人。一個即將為人父的求助者,因此得以繳納他的汽車貸款,捐錢給他的JCSourWine留言說:「這個時刻,我們能依靠的只有彼此。」

以《籃球》(Basketball)和《饒舌年鑑》(The Rap Year Book)等書晉身暢銷作家的瑟拉諾,在紐約時報的訪問裡說,他知道「一旦商店紛紛關門,我們有必要馬上採取行動」因為對打工族來說,「少排一個班,他的生活可能就搞砸了」。

紐約時報注意到,一些線上眾籌募款平台的出現,似乎帶動了人們對線上求助者直接提供援助的風氣。特別是千禧世代與Z世代的年輕人,他們與傳統機構和社會救助做法已經脫鉤。如紐約大學公共服務教授萊特(Paul C. Light)在紐約時報的訪問裡說:「(年輕人)習慣的是『同儕對同儕』的方式,人們對使用這類工具的人也多半會做正面的回應。」

紐約時報指出,近年來的慈善餽贈的趨勢,和美國經濟發展有類似的模式。超級富豪們捐贈數額越來越大的捐款,但同時間,中低收入戶卻越來越需要慈善團體的幫助。幫忙繳帳單這類的事並不能讓捐款人抵扣稅款,但是對年輕人來說,有限的小額捐助卻可以讓他們看到實際的結果,和人與人之間實際的聯繫。喬治曼森大學的非營利管理、慈善與政策中心主任阿布蘭森(Alan J. Abramson)在紐約時報的訪問裡說:「要求的東西很具體,就是付張帳單。它邀籌募的數額很有限,但你會感覺自己的行動能讓結果有所不同。它不像其他非營利機構做的是大規模對抗貧窮這類重要的事。」

歐拉蘭在訪問裡說,他平時也會捐錢給傳統的慈善團體。不過他喜歡這種直接的援助方式,可以立即提供給有迫切需要的人。他捐款之前也會做必要的一些查證,例如用google查看求助者的資料和查看他們在社群媒體上的活動。有女性得到他的捐款之後,回傳了她拿這筆錢買尿布的照片,附上蓋了時間章的收據。歐拉蘭說這類的回饋並非必要,但確實讓他感到更安心一點。他說:「如果人們鼓起勇氣公開向陌生人求助,他們應該是真的有需要。」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更多鏡週刊報導
疫情大哉問 武漢肺炎痊癒後可能二度感染嗎?
中國動物實驗發現 武漢肺炎猴子復原後可免疫
【義大利疫情(上)】 1/4人口遭封鎖 義大利疫情為何如此慘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