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伊波拉襲非洲延燒一年!奪逾1800人命

民視新聞網
民視

去年5月,剛果民主共和國西北部,爆發伊波拉疫情,造成33死,世界衛生組織去年7月,解除該地區的伊波拉警報,沒想到,隔月換到東部爆發疫情,至今一年多,依舊不見緩解,截至周二統計,共有2687確診病例,1866人死亡,過去6周,平均每周新增86例。疫情持續蔓延,不單因為當地持續中的戰亂,還有民眾的不信任,認為伊波拉是當局操弄的政治工具,拒絕就診或是接種疫苗,甚至不相信伊波拉的存在,造成致死率最高可達9成的伊波拉,持續擴散,鄰國的烏干達和盧安達也上緊發條,加強因應。

伊波拉風暴肆虐剛果 至今已經歷10次疫情

2018年8月1日,剛果民主共和國宣布爆發伊波拉出血熱疫情,這已是當地第10次經歷伊波拉肆虐。

今年7月14日,疫情擴散到第三大城果瑪,世界衛生組織終於宣布,這是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意味著這是嚴重、出乎意料、可能擴散到外國的公共危害,世衛至今總共宣布過5次,其中2次都是伊波拉疫情。

剛果伊波拉延燒邊境城 屬全球最緊急狀況

伊波拉是種罕見但極危險的疾病,被列為地球上最致命的疾病。1976年8月,當時稱為薩伊共和國,現為剛果民主共和國,境內一個小村莊亞布庫的一名校長,在接受瘧疾治療後病情加重,接著就出現多起類似病例,一名照料這些病患的比利時修女也染病,她的血液被送回比利時檢查。

伊波拉共同發現者皮歐特指出,「所以我們將樣本送到亞特蘭大的疾病控制預防中心,確認這是新病毒。」這個新病毒就是伊波拉,以首度爆發地周遭的河流命名,從1976到2019年爆發近30次伊波拉疫情,包括在蘇丹、加彭、烏干達、馬利,西班亞和美國等,共發現6個亞種,都是以爆發地命名。

最毒!「薩伊」伊波拉病毒 亞種中致死率最高

伊波拉亞種中死亡率最高的,就是首個發現的薩伊伊波拉病毒。這次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爆發的也是薩伊病毒,首位病患可能是從蝙蝠身上感染,之後經由人與人接觸傳染,像是觸碰到患者的體液或傷口,患者出現症狀後,便具有傳染力。

世衛發言人扎薩維克表示,「症狀包括高燒、嘔吐、喉嚨痛、肌肉疼痛,之後有時會出現內外出血。」

伊波拉基因組為也會造成麻疹、流感和SARS等的核醣核酸病毒,試著把伊波拉病毒,想成是一大窩的粒子組成,每隔18小時,粒子就會進行複製,過程中相互競爭,生存下來的「複製體」進入血液,感染更多細胞, 也就是說每隔18小時,就會產生新一代,優勝劣敗下的病毒粒子,不斷擴散到全身,進而傳染他人。

國際救援委員會CEO米里班德則說:「每發現一名感染伊波拉的患者,就需確保該患者接觸到的10或20人,都有採取必要預防措施。」

民主剛果病毒複製循環逾1年 病毒變異進化

而剛果民主共和國這波疫情,病毒複製循環已超過一年,病毒學家懷疑病毒已開始進化,可能變得更具傳染力,就會更難控制疫情。

伊波拉書籍作家普雷斯頓指出,「我想問題是伊波拉是否會變成常態性疾病。」

更棘手的是,伊波拉出血熱,目前還無法治癒,疫苗也是到2014年西非大規模爆發後,才出現首劑經臨床試驗的有效疫苗,由加拿大公衛局研發,後轉由默克藥廠接手,世衛數據顯示,默克疫苗有效率達97.5%,剛果民主正是使用這款疫苗抑制疫情,但數量短缺成一大問題。

姆巴拉拉研究中心局長姆汪戈說:「嬌生研發的疫苗旨在初步預防在民眾接觸病毒前。」

美國嬌生公司研發的疫苗,已試驗超過6千人,烏干達政府本月5號宣布,在國內進行嬌生疫苗臨床試驗,但剛果民主政府質疑其效力拒用,且無論是默克或嬌生疫苗,都需更多測試才能拿到許可證,市面上買不到,僅在疫區配發,如何有效配給高危險感染群施打,也是一大問題。

胡圖和圖西種族衝突進行式 阻礙疫情控制

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種族衝突已超過20年,1994年盧安達大屠殺,胡圖族和圖西族的戰火延燒到剛果民主東部,開啟該地區的戰亂局面,2004年演變成在東部基伍地區,剛果民主軍隊,和解放盧安達的胡圖族武裝團體間的衝突,持續至今,而該地區正是這波疫情的首發地。

第一起被確診的病例,出現在東部北基伍省的北部小村莊曼吉那,隨後上方的伊圖理省也淪陷,再往南蔓延到貝尼、布滕博和果瑪大城,傳染距離超過240公里。疫情難以控制,不單因為武裝團體攻擊醫療機構,疫情爆發以來發生至少132次,造成民眾不敢就醫,更嚴重的是,民眾對醫療機構的不信任。

抵制就醫!民眾質疑器官走私 診所蓄意殺人

布滕博部落客沙拉馬指出,「民眾相信醫療機構進行器官走私,診療所蓄意殺人。」診所偷器官的謠言四起,因為伊波拉病毒高度感染,患者屍體得包得密不通風下葬,引發懷疑埋的根本是空棺材。沙拉馬也說:「他們盜走棺材還打開甚至開封屍袋,檢查親人是否真被下葬。」

家屬開棺驗屍,更增加傳染風險,再加上總統大選,時任總統卡比拉以伊波拉疫情為由,延後反對派票倉地區投票,導致民眾認為,伊波拉根本是政治,甚至是屠殺工具。

伊波拉扯政治操弄 反對派票倉遭延後投票

有布滕博民眾說:「我不相信有伊波拉這件事。」

衝突、謠言加政治操弄,嚴重影響疫情防治和病患治療,剛果民主衛生部長,因防疫不力下台,近來還擴大成跨國問題,今年6月2名曾赴剛果民主的烏干達人,感染身亡,8月初盧安達一度短暫關閉邊境,引發世衛擔憂。

伊波拉擴散民意喊「封鎖」世衛:疫情地下化

世衛發言人哈里斯指出,「如果開始讓民眾恐慌關閉邊境,感染者逃跑躲起來散布病毒。」

盧安達當局隨後解釋,是因為「技術性問題」關閉邊境,世衛也表示開放邊境,可確實檢測往來民眾體溫,有效控制疫情。這波疫情已是伊波拉史上第二嚴重,何時終結還不見盡頭。

(民視新聞/專題報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