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國陷芬太尼之亂 中國鬆散管制出口恐全球危機

民視新聞網
民視

止痛藥芬太尼在美國濫用情形相當嚴重,已經演變成動搖國本的現代「鴉片戰爭」。芬太尼屬於「類鴉片」藥物,因為效果快又強勁、加上價格便宜,而被醫學界廣泛使用,這種止痛藥靜脈注射後,1分鐘就能生效,效果能維持半小時,而且止痛效果是嗎啡的50到100倍,也是海洛因的50倍。但問題就出在,芬太尼不但容易成癮,光是2016年到2017年,就有2.8萬名美國人死於這種藥物。美國總統川普去年10月就曾痛批,中國違法出口芬太尼,迫使中國發出聲明,表示會列管類似藥品,也成為美中貿易戰另類的番外篇。

毒品、藥物濫用成癮 費城一天200多人湧入救濟站

美國第五大城、位於東岸的費城,離開繁華的市中心後,眼前所見人群個個行跡詭異,他們有的腦袋下垂,似乎站著進入夢鄉,也有人焦躁的來回踱步、左右搖晃。一旁有人數著鈔票,做著不可見人的生意,直到在地上看到一根根針筒,記者才恍然大悟、這些都是毒品或藥物的成癮患者。

因為藥物和毒品丟了工作、毀了人生,在費城這樣的人是越來越多,光是一天之內,就有200多人湧入救濟站。這位男子拉起褲管,腳上一塊塊黑斑,全是針孔,他一天會施打20多次,寧願沒飯吃、也不能沒藥注射。

這些依賴藥物無法自拔的人,不見得都是人生的魯蛇和毒蟲,有的只是可憐的病患,部分民眾因為精神疾病或情緒問題,尋求藥物慰藉,當中也不乏高社經地位的菁英分子,光是2017年,費城就有1200多人死於藥物過量,驚人數字在全國數一數二。當中超過8成,兇手都是名叫芬太尼的類鴉片藥物,而這還只是美國藥物濫用的冰山一角。

從2016年到2017年,藥物濫用就奪走七萬美國人的性命,比越戰陣亡美軍的人數還多。而其中高達4成、大約2.8萬人,死亡原因都是服用或注射芬太尼之類的鴉片藥物,人數已經超越海洛因,更凌駕槍枝暴力、車禍和愛滋病,名列美國致死原因的第一名。20年來,這數字已經成長40倍。

全球逾8成鴉片類藥物銷美 每天175人死於芬太尼

美國人口只佔全球5%,卻消耗世界8成以上的鴉片類藥物。部分原因就出在,美國人怕痛的程度真的超乎想像。曾有紐約大學的牙醫系教授表示,不論他們有多專業、技術多好,只要病人喊痛,那在病人心裡,他就永遠不是個好醫生。

對「無痛」的高要求,加上美國醫療費昂貴,沒有保險的民眾,習慣用成藥和止痛劑、解決一切毛病,讓「便宜又好用」的芬太尼成為藥品寵兒。這種類鴉片藥物,是在1960年由比利時化學家研發,並在1968年獲准進入美國醫療市場。在藥商不斷誇大功用,並遊說相關部門的狀況下,開始一步步侵蝕美國人的健康。

相對於海洛因必須種植罌粟來提煉,芬太尼是典型的「實驗室毒品」,可以人工合成,作用快又強烈,止痛效果是嗎啡的50到100倍、海洛因的30到50倍。肌肉注射7分鐘、靜脈注射1分鐘就能發揮功效,作用可維持30分鐘到2小時,最少只要2到3毫克就足夠奪人性命,而且它還有種進階版的衍生品、卡芬太尼,藥效更是芬太尼的100倍。

女子注射過量芬太尼致死 留下2幼子及母親

家住賓州的布莉安娜,18歲那年因為和男友分手,開始依賴藥物麻痺自己。三年前她在前往毒品勒戒所的前夕,不小心注射過量的芬太尼而死亡,留下兩個年幼的孩子,但他們並不是唯一因為這種藥物而破碎的家庭。根據統計,成癮者使用的芬太尼,大多來自黑市的非處方來源。部分是從墨西哥走私,部分從網購流入,而它們的成品或原料來源,都指向太平洋對岸的中國。

雖然中國政府早已列管將近30種類芬太尼化合物,去年底的川習會之後,更承諾將「整類列管」,也就是將結構和芬太尼類似的化合物全部列入管制名單,不再像以前一樣,發現一種才管制一種,但在中國鬆散的監管體系下,境內多達三萬家化學企業還是可以源源不絕、製造出芬太尼的變種藥物,繞過管制種類。

藥品市場本身,牽涉龐大的利益和政經關係,永遠不缺買家,也就永遠禁不了,美國警察和救難人員,甚至得練習如何急救用藥過量的病患,學習和這些案例共處。

根據美國政府調查,每年至少吸食一種毒品的人數,就佔美國總人口的6分之1以上,每年鴉片類藥物濫用、導致的醫療開銷、成癮治療和刑事調查成本,經濟損失約高達785億美元。這場綿延數十年、幾乎動搖國本的現代「鴉片戰爭」,終戰之日恐怕遙遙無期。

(民視新聞/謝郁瑩 專題報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