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運國標舞餘波 冠軍組飽受網路霸凌

謝古菁
TVBS新聞網

全運會國標舞,之前第二名出面抗議不公,把冠軍留給地主隊,雖然教育處解釋,評分是依照評審排名總計,不是直接給分數,但是餘波未平。冠軍組在選拔賽脫穎而出,才代表苗栗出賽,他們說清白參賽卻遭到網路霸凌,還被批評是舞棍阿北藍衫姥姥涉及人身攻擊部分,不排除提告。


圖/TVBS
圖/TVBS

隨著旋律、踩著舞步,舞蹈應該是讓人拋開煩惱,但是他們卻為了舞蹈比賽噩夢連連,就是因為今年全運會中拿到國標舞冠軍。頒獎當時台下抗議聲四起,二、三名甚至拒絕上台,只站在台下受獎,指控評審給分不公、沒有公開分數,把第一名頒給地主苗栗代表隊。教育處曾解釋大會舞蹈類計分方式依照評審的排名總計,並非直接評分。但是網路上不斷有批評聲音,冠軍組說拿了獎盃卻遭受網路霸凌。


圖/TVBS
圖/TVBS

邱女士:「真的網路霸凌對我來講的話真的痛不欲生,覺得說我好委屈好無辜。」


兩人拿出獎盃獎狀,他們搭檔全台征戰比賽,得獎也不下50次,冠軍獎盃不是沒拿過。


溫先生:「屏東的公開賽,我們得到的是職業A組的冠軍。」


兩人都有20、30年的舞齡,為了提升舞技一直都在進修,這次拿到冠軍,卻成為箭靶滿腹委屈。


圖/TVBS
圖/TVBS

溫先生:「居然說我們是舞棍阿伯藍衫姥姥,國標舞不分年紀。」


兩人對於不理性的網路謾罵、人身攻擊言詞已經留證,不排除提告毀謗,最感慨的是,應該是忘憂的舞蹈怎會變成苦惱的源頭,他們希望一樣是愛舞之人,不該讓舞蹈界變了質。


更多 TVBS 報導
馬拉松主題曲 任賢齊師弟奪冠遭疑內定
國標舞者質疑「黑箱作業」 亞、季軍拒上台
嘉市新地標「彌陀映月橋」啟用 議員批黑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