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人民最大的損失

文/葉萬安
旺報
1996年,台中港被規畫為境外航運中心。(陳世宗攝)
1996年,台中港被規畫為境外航運中心。(陳世宗攝)

發展亞太營運中心雖著眼於全方位的對外經貿關係,但大陸市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也是台灣未來長期經濟發展不能忽視的一項重要因素。無論是跨國企業或本地企業選擇在台灣設立區域營運中心,莫不格外重視兩岸關係的可能變化。本質上,兩岸經貿往來是一種互利互惠的關係。

其規劃藍圖主要如下。

計畫目標——

該計畫所謂的「亞太營運中心」,是指以台灣為根據地,發展與亞太各成員間全方位的經貿關係,以使台灣成為各種領域經濟活動,包括製造、轉運、金融、通信、傳媒等活動的中心。其目標在進一步提升台灣經濟自由化、國際化的程度,促使人員、貨品、勞務、資金及資訊的便利進出與流通,充分發揮台灣在亞太地區及兩岸間的經濟戰略地位,吸引跨國企業並鼓勵本地企業,以台灣在亞太投資及經營東亞市場包括大陸市場的據點,一方面可以凸顯台灣在亞太經濟整合中扮演的關鍵角色;另方面可以在先進國家與開發中國家間擔負承先啟後的「中繼者」責任。

放寬來台工作限制

在具體做法上,該計畫可分為兩大部分。

一.進行總體經濟的調整

1.促進貿易及投資自由化:逐步降低關稅,減少非關稅障礙,並擴大開放金融、保險、電信、運輸,以及律師、會計師等服務的國內市場。

2.減少人員進出的障礙:依國際規範,檢討放寬外國專業技術人員,短期停留及來台工作的限制。

3.放寬資金進出的限制:依「原則自由,例外許可」的精神,修正管理外匯條例,逐步放寬外匯管制。

4.增進資訊流通的便利:加速政府資訊公開,建立合理健全電波使用分配與監理制度,推廣國際網路,並加速寬頻資訊網路建設。

5.以「整體立法、個別推動」的方式,推動亞太營運中心相關法律的立法,並協調各部會對行政命令進行增修。

二.發展專業營運中心

依台灣優勢的經濟條件所做的評估,未來台灣最適合發展的是生產製造、貨物及旅客轉運,以及專業服務等三大類的經濟活動。這三大活動又可細分為製造中心、海運轉運中心、空運轉運中心、金融中心、電信中心、媒體中心等六種特定功能的專業營運中心。

規劃時程與進度建設亞太營運中心是一個綜合性、全面性的跨世紀經建計畫,其成敗攸關台灣經濟的前途。為掌握時效,亞太營運中心計畫以1997及2000年為分界點,區分為三個階段進行,並分別訂定階段性的目標與執行重點。

從現在至1997年,將以法令制度規章的調整,以及小規模硬體設施的興建或局部改善,作為優先推動事項。

1997年以及2000年之後,將配合各項大型硬體建設的完成,以及十二項建設計畫的積極推動,循序擴大營運中心發展的規模與格局,拓展台灣經濟領域。

發展亞太營運中心雖著眼於全方位的對外經貿關係,但大陸市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也是台灣未來長期經濟發展不能忽視的一項重要因素。無論是跨國企業或本地企業選擇在台灣設立區域營運中心,莫不格外重視兩岸關係的可能變化。本質上,兩岸經貿往來是一種互利互惠的關係。該計畫核定實施後,台灣對大陸經貿政策,已朝下列兩方向調整。

1.以市場為導向,減少不必要的交流限制,並循序漸進擴大開放兩岸經貿往來,促進互利互惠的兩岸經貿關係。

2.建立兩岸經貿交流秩序,使各種經濟活動能在合理的規範下,健全發展。

在上述政策調整下,台灣已設置「境外航運中心」,正在規劃設置「經貿特區」、規劃兩岸通航的技術問題及整體方案,以及考慮放寬台灣境外金融中心與大陸金融機構業務往來等等。由此看來,台灣在制定亞太營運中心計畫時,已對兩岸關係的政策方向,做了部分的調整。從以往縮手縮腳,跟著民間腳步追的情形,改為前瞻性的規畫,只要不涉及台灣安全與不違背台灣2100萬人民的生活福祉,均持開放態度。大陸方面如也能善意回應,必能有效改善兩岸關係的發展,將有利於亞太營運中心的順利推動。

大格局創兩岸雙贏

台灣自1984年宣布以「自由化、國際化、制度化」為未來經濟發展的基本方向後,1986年開始加速自由化、國際化的落實,不僅為加入GATT/WTO創備了有利的條件,而且由於爭取加入GATT/WTO,更加緊自由化推動的步伐,朝向高度自由開放的經建體系邁進;同時,台灣本身的經濟結構,也正朝向高附加價值及專業性服務業的方向轉變。此時,發起建設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應是最佳時機。

就建設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藍圖觀察,顯示台灣已充分掌握了國際經濟的脈動,有效利用台灣優越的地理區位與所具備的有利條件,不僅為台灣開創經濟新局,也增強亞太地區經濟成長的動力;尤其如能獲得大陸當局的支持與配合,更可創造兩岸經濟共同繁榮的前景,使中國人的經濟在21世紀世界經濟舞臺上立於不敗之地。但不可諱言的,台灣亞太營運中心能否順利建設完成,功能能否充分發揮,兩岸關係的穩健發展,實為關鍵所在。

目前兩岸經貿關係受到政治因素干擾,陷於停滯低迷的狀態,若因而使得亞太營運中心的構想不能落實推動,錯失大好時機,將是兩岸人民最大的損失。最後,本人由衷籲請兩岸領導者,多為這代中國人及後代子孫設想,以大智慧化解新怨舊恨,以大格局規劃兩岸雙贏,共同開創中國人的世紀。(系列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