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統一的民意距離

胡勇
旺報
2020年1月10日,民眾在凱道撐起大國旗。(實習攝影記者林益民攝)
2020年1月10日,民眾在凱道撐起大國旗。(實習攝影記者林益民攝)

14個月前,習近平正式發出探索「兩制」台灣方案的倡議。然而,剃頭挑子一頭熱,在大陸學者踴躍建言獻策的同時,台灣朝野卻一致橫眉冷對,知識界也多不以為意。前不久,王海良與黃年兩位先生曾圍繞「大中國與大屋頂中國」「中國的本體與實體」「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等議題隔岸駁火。解答這些兼具書齋與政策意涵的課題當然極為重要,卻與普羅大眾的一般認知存在隔膜。在辯論具體方案之前,或許應當首先探究兩岸統一的民意距離,而不是將統獨之爭視為理所當然,由此可能會產生一些理論或政策啟發。

台灣問題重中之重

對大陸民眾而言,只要上過學就讀過《日月潭》一文,作者開門見山「日月潭是我國台灣省最大的一個湖」。大陸教育部2018年審定的小學二年級下語文教科書還收錄了《神州謠》一文,其中包括「台灣島,隔海峽,與大陸,是一家」。至於歷史和政治教材更是將台灣問題的來龍去脈作為重中之重。因此,兩岸一中,祖國統一可以說是大陸人民根深蒂固的信念,連所謂極端自由派也不敢輕易挑戰。

但是,兩岸為什麼要統一,統一的標準是什麼,又如何統一,許多大陸人未必深思熟慮過,或僅僅視之為不言而喻。從普通人視角出發,也許有兩種心態可供揣摩。第一,統一是中國成為強盛大國的必需,也是中國人提升民族自豪感的要件。大陸官民在這一點上是有強烈共鳴的。大陸防長曾感歎,「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尚未實現完全統一的大國」。習近平更是從歷史的高度指出,「台灣問題因民族弱亂而產生,必將隨著民族復興而終結」。對大陸政府來講,統一事關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對民眾而言則是民族的尊嚴與面子。

第二,統一可以解除中國安全的一個心腹大患。許多大陸民眾之所以認為解決台灣問題迫在眉睫,乃至為武統論搖旗吶喊,除了源於「台獨」的蠢蠢欲動,台當局與外部反中勢力狼狽為奸也是重要原因。特別是近年來中美衝突加劇,蔡政府甘當美國牽制大陸的棋子,更令他們忍無可忍。至於1+1>2的發展利益,在不少大陸人看來,台灣經濟在走下坡路,對中國實力的助益不大。

因此,大陸一般民眾的認知大致可以概括為:只要統一能讓中國人有面子,統一後不危害大陸的安全,統一是低標準還是嚴要求,「兩制」台灣方案具體如何設計都是比較具有開放性的。

兩制方案具開放性

台灣的民意更加微妙一些。近年來的民調與選舉都顯示,嚴格意義上的統派與獨派都不是台灣民意的主流,新黨與台聯黨的泡沫化就是證據。國民黨空喊反「台獨」口號,卻在統一議題上躊躇不前,如今乾脆將其變成未來世代的選擇題。民進黨有「台獨」的信念,卻不敢明火執仗,更不敢為「主張統一就是叛國」背書。蔡英文817萬票中固然有鐵桿獨派,但更多選擇吞下「芒果乾」的支持者的真實心態可能是害怕喪失現有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因而拒絕被大陸統治。

總之,兩岸統一的民意距離真實存在,但也不是想像的那樣南轅北轍。如果主政者能夠問計於民,實事求是,而不是高高在上,作繭自縛,思路或可豁然開朗。比如,大陸政學兩界本能地對「中華民國」4個字如臨大敵,嚴防死守,實際上民眾並沒有那麼在意。對台灣而言,「中華民國」在國際上早已無人買單,在島內徹底淪為政爭的工具,很多人只是囿於政治正確不便說破而已。

(作者為大陸自由作家、大學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