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脆弱的紅綠平衡

蘇泳霖
中國時報

1945年國共重慶談判達成一紙《雙十協定》,但歷史事實證明,雙方都做好了內戰的各方面準備。國共談判的作用,一方面是對內外展現和平姿態,爭取輿論主動,另一方面則是為軍事部署和調動爭取時間。

與之相似,今年蔡英文的520演說重申憲法和《兩岸條例》,強調「和平穩定」與「現狀」,陸方也沒有將520視為「台海重大事變」或「法理台獨」而點燃動武導火索。兩岸之間、紅綠之間看似取得了一種微妙的平衡,但這樣的平衡就如同當年《雙十協定》般脆弱。雙方嘴巴不說,表面相互留有餘地,但內心意志已經相當明確。

大陸國防部、外交部、國台辦在520當天發聲,主要目標是蓬佩奧的賀信,並非蔡或520演說本身,尤其是國防部、外交部採用的是「聲明」形式,而非一般發言人答記者問,但國台辦則是繼續採用發言人答問。這樣的警告分寸顯然經過斟酌。

不過,大陸沒有即時採取強硬政治手段,回應措辭也沒有達到過往最激烈的程度,並不意味未來台海情勢有所緩解。相反,緊張態勢的持續和升級,必將貫穿蔡政府第2個任期,其中又以今年底美國大選結果為重要觀察指標。

今後中美以台灣問題為焦點的博弈和交鋒,究竟會圍繞哪幾個方面展開?外交、軍事、經濟應是3個高風險領域。

首先在外交領域,觀察過去4年蔡政府的作為,並不以獨派的正名建國為目標,也沒有刻意耗費大量資源維繫邦交國,更強調台灣在國際多邊場域的實質參與。不可否認的是,疫情或許致使西方有意「另起爐灶」打造一個「去中國化」的「小國際社會」,蔡政府顯然認為台灣若能成為其中一員,才是實質台獨的最好時機、最佳途徑和成本最小的實現方式。因此,從這個背景去看習近平親自坐鎮WHA,就能觀察到北京對「再全球化」進程中「去中國化」問題的關切。

其次在軍事領域,正如520演說以較大篇幅闡述國防政策,清楚揭示了未來4年美台軍事合作、國防產業合作必將是施政重點。但大陸的軍事反制措施,歷經過去4年的實踐,已經能夠看出基本輪廓,包括繞島巡航、台海軍演、突破島鏈,中美在台海周邊軍事力量「扳手腕」的常態化未來將成為家常便飯。但蔡政府必須注意到,此舉會大大降低外資來台投資的信心和預期。

最後在經濟領域,大陸在520前頒布《新惠台11條》,主要受益面還是在大陸內部的台企,而且有臨時性紓困、因應疫情衝擊的意味。外界普遍評估,新11條或暗藏著「延續ECFA」的潛台詞,但這未免有些草率。因為未來4年蔡政府仍尋求經貿議題與國際空間議題掛鉤。原本ECFA對台灣的積極意義在於該協議能夠成為協助台灣參與區域經貿整合的橋梁,而現實是大陸未來對民進黨參與國際必然「零容忍」,這肯定會影響ECFA的命運。

回到蓬佩奧的賀信,其實可以看出從2016年「川蔡通話」到現在,美台政治性、準外交性的互動層級反而是下降了,這個下降並不意味著美台關係變差,但預示了一個這樣的情形:如果在蕭美琴的努力下,促成蔡英文與美官方互動實現突破,這個「突破」對象或許最高也只是國務卿層級,而非總統。(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