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認知、作法不同 包機喬很久

【記者鍾佩芳/台北報導】
台灣新生報

此次武漢包機返台,溝通的困難非常多,雙方對事情的認知不太相同、作法也有一些不同,雙方仍努力促成此事;指揮官陳時中表示,談包機返台為相關的官員,專業的對話相對地少,運作整個層級的方式,屬於行政單位的人員比較多;而認知上的不同,就會產生作法上的不同;專業對話稍嫌少了一點,可能會產生一些隔閡也不一定。

舉例,認知差距:需要能夠戴面罩,他們認為只要戴口罩即可,但擔心其防疫不夠;東方航空認為,已作PCR檢驗為陰性,有發燒不讓他上機,做得很確實,雖然溫度標準稍嫌低了點;認定已經是安全的,所以不用做什麼特別防護才對。

我們這邊的認知,因為聽過很多案例報告,有很多有陰陽變化,很難很明確,並不是檢驗不準,病毒特性好像在檢驗上常常有些變化在。認為,若要共同搭乘同一台飛機,機內安全很重要,能夠做得到就盡量做,寧可多做一些也不要因為少了一點而產生一些不必要的憾事。

對岸認為,是否因此不信任他們專業,其實並沒有不信任他們的專業,只是從流行期以來,看到病毒的變化。

比較幾個情況,在寶瓶星號時,篩檢有旅遊使、有症狀的分兩批檢驗一二八人,放了二千多人,從二月八日到現在潛伏起已過,也證明這樣的檢驗是對的。鑽石公主號返台國人,在日本雙採陰,有些是經確診治療好的,第一批雙採陰返台者,台灣做兩採後,出檢疫所之前再做一採,做五採後才放心讓他走。此次包機返台的台商也會再做雙採陰。

整體來說,能夠做得到的時候,應讓他盡量安全,尤其此次台商返台人數不少,若沒有差錯,大家就會認為很多東西可能是不必要的;有問題時,才會回想當時多做一些就好,不希望在事後再回想應該要多做一些就好,希望在事先能做就做,但做不到也沒辦法,可以測的當然要測、可以防的當然要防;若不可防、不可測的也就不用去憂心那些事情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