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死結還是得解開

本報訊
旺報

兩岸關係正處於一種棘手、無從下手的狀態。一是因為中美台大三角關係發生「質變」,自變項的中美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紊亂,依變項的兩岸關係自然就顯得更不確定。二是因為兩岸民意的直接、正面衝突,兩岸執政者都不敢輕易得罪民粹,兩岸關係死結因而愈綁愈緊。

無須諱言,最有可能、也最有魄力改變這一局面的還是在大陸,台灣只希望過小確幸的日子,也缺乏政治彈性。大陸的問題不在魄力與能力,而在於思維和方法。要改變兩岸關係現狀,應從過去40年大陸對台政策的總結的經驗擷取教訓。

40年來台灣民眾避談、畏懼統一,給了獨派政治操作的空間,尤其去年選戰,民進黨解讀中共對台政策目標就是統一,統一就是一國兩制,讓不願意接受香港模式的台灣人更畏懼統一,兩岸政治距離漸行漸遠。但人們忽略了習近平的兩岸統一,不同於香港模式,是經由「融合統一」路徑達成「心靈契合式統一」的模式。習近平的統一政策與胡錦濤、江澤民、楊尚昆等前任大異其趣。

時至今日,大陸對台政策中,還是看到許多「舊時代」的影子,比如說,一邊堅持僵化的「以經促政」、「以民逼官」、「(藍綠)區別對待」的傳統「統戰」手法,另一邊還在鼓吹「心理戰、法律戰、輿論戰」那一套。最近大陸涉台媒體有意無意鼓勵討論「武統」、重提《反分裂法》、放話「斷ECFA利大於弊」,這裡面當然有平息內部民粹的考量,但這些手法對兩岸關係有實質幫助嗎?只能坐實了大陸把一切兩岸交流當籌碼、視「台島」重於「台胞」的敵我思維。

這些年美國介入台海愈演愈烈,民進黨也錯誤走上了「全民皆網軍」的抗中不歸路。但美國和民進黨的做法是一回事,大陸的做法又是另一回事,大陸不需要跟著美國和民進黨的節拍跳舞。大陸常常強調「主導權」和「主動權」,不錯,兩岸實力對比已經天差地別,但大陸的「主導權」未必意味著要跳到第一線打泥巴戰。2018年台灣主流民意還是支持兩岸互利、反對統獨對立,這和大陸在年初頒布《31條》,塑造出「紅藍綠比賽愛台灣」的格局密不可分。但2019年「習五條」公布之後,台灣民意態勢竟能一夕翻轉,讓民進黨擺脫2018年敗選困境,2020獲得大勝,這段周折是關心兩岸未來的有識之士必須面對的。

融合統一,就是不能急,就是要潤物細無聲地形成兩岸利益共同體、情感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最後自然而然地實現心靈契合,即統一的最高境界。這和習「治大國如烹小鮮」的理念是一致的。習之所以提出這個論述,就是看出2008年之後兩岸原本希望通過自下而上,從經濟到文化、社會、政治,從事務性協商到政治談判的路徑實現兩岸融合發展,卻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後「踢到鐵板」。但這些年大陸的對台政策,在執行層面上,還是沉溺於各種定式思維,最後不僅事倍功半,而且適得其反。

所以,追求心靈契合式的統一,歸根到底需探究這樣一個問題:如何有效和台灣民眾溝通?如何真正做好說服人心的工作?坦白講,這些年大陸無論是官方論述,還是學者、媒體的發聲,都不盡如人意。就以台灣民眾最熟悉的「兩岸一家親」為例,這原本是一個非常感性、彈性、包容性、去政治化的概念,但後來逐漸變成唯恐不及的「紅帽子」,恐怕大陸應該做更多檢討。

大陸把「兩岸一家親」的內涵僵化、制式化,並納入官式話語體系之中,無異於作繭自縛。柯P表達認同「兩岸一家親」之初,民進黨並沒有太強烈反彈,但很快就有大陸學者出來說「(若蔡總統)只承認兩岸一家親還不夠、應該明確承認九二共識或一中」云云,這不是給柯文哲製造麻煩嗎?假如大陸當時表示,無論藍綠白陣營,無論是否主張台獨,只要認同兩岸一家親,都可以來大陸、都可以打交道,這可是民進黨務實派求之不得的契機。錯誤的論述造成的負面發展,大家心知肚明,無需贅述。

「兩岸一家親」的教訓不止一例,包括大陸的《31條》、同等待遇,這些立意良善的政策,都因為不善溝通而陷入了困境。兩岸關係更緊張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一個老問題又要擺在大陸面前:如何區分「少數台獨勢力」和「大部分台灣同胞」?這個問題大陸以前一直說不清楚,以至於「不放棄動用武力」的說辭,反而成為台獨手中的一張無限額信用卡。更重要的是,習近平的對台政策核心意涵,一定要用台灣人能懂的方式說清楚、講明白。

兩岸統一說到底其實很簡單,就是兩條道路的選擇:一曰戰,二曰和。第一條絕非中華民族復興之道,第二條路才符合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最有利於實現民族復興大業。那麼,大陸的對台工作、對台政策、對台論述,必須要全面反思、全面檢討,只有打破思維慣性、革除路徑依賴,「融合統一」才能獲得新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