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蔣日記」絕非一人一家之私

文/張作錦
旺報

中華民國是一法治國家,應該尊重任何人的著作權。但兩蔣日記事關國家與歷史,豈是一人一家之私事?兩蔣事業,與中國億萬人「血肉相連」,那些在辛亥時扛過槍的,抗戰時拉過炮的,徐蚌戰場上拚死肉搏的,古寧頭血灑沙灘的,這些人及他們的後代,對兩蔣日記就無半點「繼承權」?

蔣介石寫日記從一九一五年到一九七二年寫了五十七年。中國這大半個世紀,從苦難到復興,從希望到幻滅,從危疑震撼到平穩發展,大體都可從日記中找出線索,尋得答案。它不僅是中國近代史的寶貴資產,也是世界近代史的重要一環。

這樣有價值的材料,不應該早日向世人公開麼?但是蔣家後人說不行,認其「著作財產權是蔣經國先生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這樣一來,不僅蔣介石的日記現在不能刊印,還「禍延」蔣經國的日記也不能公布了。

兩蔣故後,台灣政局丕變,蔣經國幼子蔣孝勇恐其先人遺物有何不測,乃攜兩蔣日記移民加拿大,希望妥為保護,傳與後世。他病亡後,遺孀方智怡經郭岱君博士協助,與美國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接洽簽約,由「胡佛」代管,並製成微卷,供學者參讀研究。一時間門庭若市,大陸學者尤為醉心,已發表了不少著作。

蔣領導抗日 不容曲解

毋庸諱言,主宰中國命運數十年的蔣介石,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很多失敗的責任他固難辭其咎,但加在他身上的也有不少曲解與誤解。譬如:

有說他青年時代放誕失軌的,這是事實,但他皈依基督教後,就決心向善,生活簡樸有如清教徒。

世人每以為他是一介武夫,但他讀書甚勤,雖戎馬倥傯亦手不釋卷。

蔣介石早年所受最嚴重的誤解與批評,是他「不抗日」。但日記每天開頭兩個大字「雪恥」,及所記各種事實,也替他雪了恥。

對於抗日,大陸官方過去只提共產黨,沒國民黨的份。二○○五年九月二日,胡錦濤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大會上講話:「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隊,分別擔負著抗日戰爭中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的作戰任務」。這是大陸第一次讓其人民了解國軍在「正面戰場」抗日。胡的這一宣示,與蔣日記的公開不可能無因。

所謂繼承權 壞了歷史大事

但是到「胡佛研究院」看日記,僅為專業研究者,非一般人,且路途遙遠,閱讀時又僅可摘記,不能照相、複印,在五十七年日記的字海裏,東覓西找,所得一鱗半爪而己。因此很多人主張全套印行,公開發售,以收解釋歷史、見證時代之功。朝此方向努力的,至少有兩方面人士:

第一,中研院近史所決定刊印全部日記,且已準備就緒。

第二,蔣領導抗日勝利後,不旋踵即敗退台灣。從勝利的一九四五到撤台的一九四九,這五年的大轉折原因何在?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摘錄了這五年日記中有關軍事、外交之重大事件,並加以註釋、評述,由「天下文化公司」印行,原定於二○一○年底面世。

但就在這時,蔣經國的孫女蔣友梅委託律師公開聲明:兩蔣日記的「著作財產權」,為蔣家「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於是一切出版計畫都戛然而止。據說遠嫁英國的蔣友梅主要是不滿其家族某些成員「獨斷專行」,故出面干預,但一人之意氣卻壞了整個歷史大事。

據筆者了解,為調停此事,很多人盡過力:

捐款助印全部日記的航運鉅子彭蔭剛,親到倫敦訪蔣友梅,鎩羽而歸。

郝柏村任蔣介石侍衛長六年,任蔣經國國防部長和行政院長,出入蔣家,是「看著蔣友梅長大的」,他曾專函要求蔣友梅同意他摘注出版蔣的日記,得到的回答是一封「鐵面無情」的律師信。於是郝柏村的「解讀蔣公日記」,把「蔣公日記」全部刪除,僅留他自己的「解讀」。就像白話解讀《論語》,結果把《論語》原文刪除,僅剩自語一樣的莫名其妙。

馬英九總統在任時對此事亦頗關切,據說曾委請「蔣經國國際文教交流基金會」執行長朱雲漢「遠征」英倫,亦無功而返。

聲言有「繼承權」的蔣家後代,至少有九人。人多嘴雜,且有心結意氣,統一授權甚少可能。不僅出版遙遙無期,就是胎死腹中也非意外。

中華民國是一法治國家,應該尊重任何人的著作權。但兩蔣日記事關國家與歷史,豈是一人一家之私事?兩蔣事業,與中國億萬人「血肉相連」,那些在辛亥時扛過槍的,抗戰時拉過炮的,徐蚌戰場上拚死肉搏的,古寧頭血灑沙灘的,這些人及他們的後代,對兩蔣日記就無半點「繼承權」?只能任憑一個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外國之境,對中國和台灣可能毫無貢獻之女子,頤指氣使,說三道四?

常言道「富不過三代」,不僅是財產,難道知識、眼界和責任心也一樣?

日記是兩蔣寫的,但是由中國人如你我者以及我輩的先人,用心血和眼淚灌注成的。憑什麼要我們不生氣?我為了這件事,至少寫了十幾篇文章,當然是石沉大海,但至少表示有人還在意。

捐給國家‧便利典藏與流通

二○一一年五月十九日《聯合報》「民意論壇」刊登周靖遠先生投書,指蔣介石日記已有「地下版」。他說,到美國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閱讀蔣的日記,雖然規定只能手抄,不能複印、打字,但是部分讀者早有組織,以螞蟻雄兵的力量分批抄寫,繼而輸成文字。因為地下版已開始流傳,越來越多的人能看到日記,再過一年之後,日記能不能出版已不重要了。

筆者就此向美國方面打聽,據了解,日記內容龐大,估計有千萬字以上,個人或小團體不可能抄得完。不過,這不能阻止「偽日記」的出現。

由於一般人對蔣日記的好奇,市場的「供求法則」就發生了作用。遠在二○○七年,大陸「團結出版社」就印行了一套《蔣介石日記揭祕》,上下兩大冊,共七八二頁,可謂「巨著」。

但是大陸學者楊天石很快發現,這本書是古屋奎二《蔣總統祕錄》和毛思誠《蔣介石年譜長編初稿》的「綜合版」,與日記根本無關。楊斥之為「欺世之書」。

只要日記一天不出版,「欺世之書」就必然會繼續生產。而有些人真去胡佛抄了日記,但只抄了十頁,回來卻加了「材料」寫成一百頁的書。當世之人真假難辨,以訛傳訛,使事實失真;後世治史者則要爬梳核校,大費功夫矣!(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