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傷者故事二】上完廁所自己擦屁股 沒人相信他做得到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這也是他一直以來面對的質疑。很多人批評他自私,沒想過截後人生會有多困難嗎?沒想過截肢後會成為家人一輩子的負擔嗎?但他當下的想法就是不服氣。傷前他一直是個對自己充滿計畫且獨立的人,自己打工付學費,面對徬徨,自己思量後決定休學,拿休學單回家時,清楚說明未來規劃,直接免去爭辯過程。

然後去餐廳工作,看見學長戴著科技公司的識別證來吃飯,心生羨慕,又琢磨回原路,復學,20出頭就考取十幾張證照,甚至也進了那間科技公司實習,「本想說未來可以愈來愈好,然後你跟我說要離開,我就覺得憑什麼?為什麼這樣就要離開……」

【我已經很習慣失敗,就是要告訴自己,做不到很正常。】

也覺得還有人在等他,像當晚他在八仙樂園努力保持清醒,忍受劇痛也要踏著步伐去求援,就是因為知道爸爸會來找他,他不能讓爸爸找不到。在醫院裡,他也不想讓家人等不到。傷後2年多,他出書記錄下傷後種種,書名取為《但我想活》,只是活下來後,真正的困難才開始。

黃博煒傷後除了出書成作者,也成為演說家,循著澳洲海豹肢患者力克.胡哲的人生方向前進,但因持續復健,其實1週最多2場。(截自黃博煒臉書)
黃博煒傷後除了出書成作者,也成為演說家,循著澳洲海豹肢患者力克.胡哲的人生方向前進,但因持續復健,其實1週最多2場。(截自黃博煒臉書)

不同於多數傷患還能與嚴重攣縮的手腳拔河,他連這機會都沒有。對自己,他要學習的是翻身,像一個新造的嬰兒;對外,縱有陌生人的善意可仰賴,也遇過要他「長這樣不要出來嚇人」的猛烈惡意。劫後近3年,他開始找房子,要實現獨自生活的理想,卻頻頻碰壁,因為租房子給他,就得接受無障礙空間的改造。

但他說:「我已經很習慣失敗。就是要告訴自己,做不到很正常,沒關係,我多嘗試就好了。」這個習慣失敗論,他前後講了6次,畢竟誰能比他體會更深?他嘗試打保齡球,試了40次才擊中瓶子。自己上完廁所擦屁股,更是沒人想過他能完成的事。

【出院後就沒再哭了,珍惜平凡生活的樂趣。】

所以才變成了一個樂觀到彷彿戴著微笑面具做為保護色的人嗎?我們問:「上次哭是什時候?」他答:「出院後就沒再哭了。」生活如此不便,還會有真心感到快樂的時候嗎?他說:「哪怕只是喝個飲料吃個雞排,這些平凡的事情,可是我一想到原本是活不下來的,就覺得這些東西都是現在很珍惜的。」心理陰影面積趨近於零。

究竟為何能如此正向?黃博煒說:「其實這部分我比別人更好奇。」八仙之前,人生遇過最大的挫折是什麼?他說:「我覺得沒有所謂最大的挫折,而是小挫折不斷。比較明顯的特質應該是『務實』。如努力很久結果考試考不好,別人可能難過很久,我只會自我打氣『哼!下次考回來。』或者休學一年,在上班的地方有些被輕視,當時我也告訴自己沒關係,幾個月後一定追過你們。」

四肢僅剩手指無功能的左手,但駕著被戲稱為「寶馬」的電動輪椅,黃博煒大多時候並不需要看護協助移動。
四肢僅剩手指無功能的左手,但駕著被戲稱為「寶馬」的電動輪椅,黃博煒大多時候並不需要看護協助移動。

可見對他來說,真的沒什麼不可能。住在陽光之家,他一路和生活服務員、治師療發明各項設備,無手無腳的他,甚至可以自己掏耳朵。陽光之家生服督導溫大芳說,他是生理限制最多的人,但他像海綿一樣,很多事跟他說:「你可以的。」他都一律回:「好啊!我試試看。」陽光之家的傷者們互相照顧,但黃博煒並非都是受照顧的一方。她說:「他有被戲稱為『寶馬』的輪椅,能去到比其他傷者步行更遠的地方。有次他帶牛排回來吃,大家看了羨慕,結果下次再去,他就幫大家買。」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八仙塵爆傷者故事一】連葬儀社都找好了 截肢後5%存活率他要拚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